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 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表爷毛大春的话虽然看着是劝陈强好的,但却是拿自己儿子跟陈强做比较,自己儿子眼光挑,要找个好的,可到了陈强的头上,就是别挑,找个普通点的女人就得了,哪怕丑点儿,

    但只要踏实顾家就成,当然,这最后两句话倒是没毛病。

    但任谁都能听出毛大春这话是在贬低陈强,看不起陈强。

    而且还什么在市里给他儿子买了套房子,花得也不多,就四十来万,这又是赤-裸裸的炫富,因为知道以陈强的家庭条件,别说是在市里,就算是在县城里买房都不可能,哪怕是在乡下盖一座新的,估计也是够呛,得把家底儿掏空了。

    “嗯,那表爷我就先走了,谢谢姑老辈的药酒!”

    陈强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这家亲戚的刻薄嘴脸他早就知道,他才懒得去计较,话不投机半句多。

    “行!”表爷摆摆手,也没有说句挽留的话。

    “嘿,还说这小子是从什么市里的三甲医院回来的,没想到陈大山这样的老实人也会吹牛皮了,要真是在市里的三甲医院工作的,能丢掉那么好的工作回来开个破诊所?这陈大山也学会在脸上贴金了…”

    等陈强走得远了,才隐隐约约听到毛大春说的这些话。

    陈强摇摇头,这样刻薄的亲戚总是自以为是,觉得别人就比不了自己,不过平时也没有多少走动,等以后老一辈的去了,小一辈之间又没啥来往,以后渐渐地就更淡了,搞不好逢年过节都不用走动了。

    回到村委会,给苏月上药。

    苏月的小脚丫白-嫩又可爱,能给这样的美女按摩脚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嗯,你轻点儿…”苏月脸蛋通红,她还是第一次被男生揉脚,这种又痛又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以前就算是谈过男朋友,那也仅限于拉手,恐怕连陈强都不会想到,这位美女大村官居然还是个雏儿。

    “对了,大村官还没谈男朋友吧?”陈强一边揉着,忽然想到刚才表爷说的毛田星的相亲对象也是个女村官,不由得随口问道。

    “怎么?难道你想追求我?”听到陈强的问话,苏月不由得想起在诊所陈强说她没谈男朋友,痛经才会那么厉害的,顿时没好气地白了陈强一眼。

    “抱歉,向来都是别人追我。”陈强撇撇嘴,虽然这个苏月真的很漂亮很有气质,但是还真没到陈强要死乞白赖追求的地步。

    “呕——!”苏月顿时做出一副呕吐状,然后一脸鄙视地说道:“就你还让人倒追?能不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哼!哥的魅力你不懂!”陈强嘴角掀起一丝坏坏的弧度,这一点你可比你玉兰姐差多了,她就懂。

    “为什么总感觉你笑得这么邪恶?”苏月歪着脑袋看着陈强,说道。

    “那是因为你的内心充满邪恶,哥可是正直善良好青年!”

    陈强撇撇嘴,一本正经地说道。

    然后拍了拍苏月的脚,道:“行了,这药酒就给你留在这儿,每天擦个两三次,自己按摩按摩,过不了几天应该就好了,我就先回去了,这会儿都快九点了,我得赶去诊所了。”

    出来的时候才七点过,没想到这耽搁一会儿就过去快两个小时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那个,今天谢谢你了。”看到陈强要走,苏月犹豫了一下,低声谢道。

    “你说什么?大点声儿,我没听到。”陈强挠了挠耳朵,故作疑惑地问道。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说谢谢你,陈大医生,这样听得到吗?”

    苏月顿时瞪了陈强一眼,然后猛地提高音量。

    “行了行了,你这样子像是谢人吗?我怎么感觉你像是要吃了我似的。”

    陈强连连摆手,忍不住撇嘴道。

    “去你的!”看到陈强那副欠抽的样子,苏月忍不住抓起地上的鞋子,作势欲扔。

    “我靠!”陈强吓了一大跳,赶紧闪人。

    房间里,苏月看到陈强跑得比兔子还快,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低声喃喃道;“这家伙就是欠抽!”

    “这小妞看着清纯可人,没想到这么野蛮。”

    从村委会走出来,陈强看了一眼楼上,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一路快跑回家,骑上电瓶车,在路边随便吃了点儿包子就去诊所。

    关于王发财和刘外山的案子,有黄局长亲手抓,这效率就是快,没几天的功夫结果就出来了。

    在巨大的审讯压力和王发财的供词下,刘外山终于承受不住,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绑架罪加迷-奸罪等等,最终两人都被判了十年。

    “黄局长,这个真是辛苦您了,要不是您,刘外山这家伙可真就要逍遥法外了。”

    陈强接到黄局长的电话,不由得感谢道。

    “瞧你说得,陈医生,这都是我的职责所在,说起来应该是我说对不住,是我们内部人员的腐败,给你造成了不必要的困扰。这个事情非常严重,接下来我们会对内部进行整顿,严肃纪律!”

    黄局长在电话那边带着歉意的口吻说道。

    “黄局长客气了,我现在基本每天都在诊所里,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什么时候过来给我打电话就是,你腰疼的问题得尽早治疗。”

    陈强笑了笑,然后对黄局长说道。

    “行行,那我明天下午就过来,到时候就有劳陈医生了。”

    一提到自己的老-毛病,黄局长的心情就有些激动,他被这老-毛病折磨了这么多年,这下终于看到治愈的希望。

    挂掉黄局长的电话没多久,陈强的手机又响起来了,看到居然是个陌生号码,皱了皱眉还是接通。

    “是陈医生吗?”电话那头是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韩大山?”陈强惊疑不定地问道。

    “没错,是我!我们徐总有请!”韩大山沉声说道。

    “我现在诊所忙着呢,要不晚上吧?”陈强皱了下眉,然后说道。

    “不行,现在就得过来。”韩大山的语气很坚决,也有些冷。

    陈强眉头皱得更深了,韩大山的语气让他有些不舒服,他感觉以他现在的力量和关系,真的没必要理会这徐世严了。

    “你如果不来,恐怕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徐小姐了。”

    见陈强不吭声,韩大山不由得冷冷一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