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8章 苗疆蛊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韩大山脸色一阵变幻,甚至陈强都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丝惊恐,这就让陈强更加感觉奇怪了,这家伙可是堪比刘二虎的狠角色,甚至还更胜一筹,一直以来给陈强的感觉就是冷冰冰的,狠辣。

    惊恐这种情绪出现在韩大山的脸上真的不科学。

    “你最好还是照实说,不然我真没办法解毒。”陈强往旁边一坐,叹道。

    见状,韩大山咬咬牙,然后沉声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蛊虫?”

    “蛊虫?难道是传说中的苗疆蛊虫?”陈强一怔,这玩意儿他只是在小说里看到过,难道这现实世界也有?

    “没错!”韩大山诧异地看了陈强一眼,然后点点头道。

    “你们怎么惹上这种玩意儿的?”陈强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传说中的苗疆蛊虫可是很难缠的,他就是一个开诊所的医生,怎么可能解蛊虫?

    “这段时间徐总去外地办事儿,徐小姐也去了,不想却遇上一些意外,徐小姐不幸中了这蛊虫。”

    韩大山沉吟了一下,然后言简意赅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陈强无语,这特么说了不是跟没说一样嘛。

    “别废话了,我看你扎的这几针似乎刺激到了徐小姐体内的蛊虫,说不定真有效…”

    韩大山不耐烦地催促陈强,也不知道他是在着急徐蕾还是其他什么。

    陈强别无他法,只能先尝试用一般的针灸解毒法,这些都是那本破医书里最基本的东西,

    以前给李玉兰,还有嫂子两姐妹解毒的时候就是用的这种针法,但是陈强不知道对这种传说中的蛊虫有没有效果。

    “嗯,哼…”徐蕾的脸上忽然出现一抹潮-红,痛苦的表情越来越强烈,陈强甚至能看到她的皮肤下来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光看着就让他头皮发麻。

    “怎么样?”哪怕是韩大山这样的血性汉子看到这种情况也感觉到心惊肉跳。

    “不行,这针法不对,她体内的蛊虫已经被被刺激得狂躁起来,如果继续下去,很可能会鱼死网破。”

    陈强连忙将徐蕾身上的银针拔下来,没了银针刺激穴位,徐蕾体内的蛊虫渐渐变得安静下来,而徐蕾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渐渐退去。

    不过这一次,徐蕾的鼻息却更加虚弱了。

    “陈医生,你再想想办法啊,刚刚都有点效果了,再想想…”

    韩大山一愣,然后走过来抓着陈强的肩膀,脸上的焦急比刚才还要强烈,用急眼来形容都不为过。

    “你真的是在担心徐蕾吗?”陈强奇怪地看着韩大山,这家伙今晚上的反应不正常啊!

    “你这不是说得废话嘛,徐蕾怎么说也是我们徐总的老婆。”

    韩大山似乎也感觉自己的态度有些夸张了,随即放开陈强的肩膀,说道。

    “是吗?”陈强不置可否,看到床-上的徐蕾,不禁又皱起眉头,那本破医书上的基本解毒法对付这种蛊虫看来是没办法了。

    “不过这蛊虫,也可以看做是一种毒,只要是毒,就有可解之法!”

    陈强忽然眼睛一亮,那本破医书里有基本的解毒法,但却不属于那六式针灸秘法。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而在那六式针灸秘法里,还有一式是专门解毒的,叫百毒不侵,这才是那本破医书里最正宗的解毒针法。

    先前那些基本的解毒针法只是为这一式百毒不侵打基础,只有学好了基础的解毒针法,才能入门学习这一式针灸秘法。

    前三式陈强已经完全掌握,而这百毒不侵就是第四式,原本陈强就准备研究的,因为那些基础解毒针法他已经彻底领悟和掌握。

    但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这种难题,需要百毒不侵这一式针灸法才能解毒。

    所谓百毒不侵,顾名思义便是可解天下任何毒,包括蛊虫之毒。

    “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行?”陈强忽然站起身来,然后对韩大山说道。

    “能不能行先试试,试试看就知道效果了。”韩大山闻言,不禁眼睛一亮。

    “你就不怕我这方法不行,把徐蕾给治死了吗?要不还是先问一下徐总吧?”

    然而陈强却不由得皱起眉头,这韩大山刚刚还一副着急的样子,可现在却毫不犹豫让他试试,这等于是把徐蕾当作试验品嘛。

    不管怎样,徐蕾都是徐世严的老婆,这能不能治还得先问问那家伙的意见,就像医院里动手术,都得患者家属签名。

    “不用问徐总了,徐总交代过,一切全凭你做主,我们都相信你的医术!”

    韩大山面色变幻了一下,然后赶紧说道。

    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徐蕾现在的情况很危急,于是陈强也顾不了这么多,就开始对徐蕾施展他从来没有实际操作过的针灸第四式,百毒不侵。

    这要是把握准了,那真就是百毒不侵,可要是出现偏差,那就是催命符。

    陈强深吸一口气,努力回忆针灸第四式,然后在脑子里过了不下十遍,确认无误才开始动手。

    一开始真的挺顺利的,毕竟陈强今非昔比,身体的反应能力和眼力都提升了一大截,每一针都扎得很准。

    但是徐蕾体内的蛊虫是活的,感觉到危机可不会坐以待毙,于是开始在徐蕾的身体里乱蹿,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到陈强施针。

    有一次陈强差点就扎偏,好在他反应快,及时纠正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强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就跟下雨似的,眼睛瞪得死死的,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半个多小时,当最后一针落下,陈强眼前一黑,感觉到一针天旋地转,幸好抓-住旁边的

    凳子,否则真会倒下去。

    “噗!”床-上的徐蕾忽然睁开眼睛,发出痛苦的声音,然后猛地吐出一滩鲜血,那摊鲜血里有一条小拇指一半粗细的虫子在蠕动。

    韩大山见状,赶紧从旁边攥过来一把凳子,然后把那虫子砸了个稀巴烂。

    “陈医生,没想到你的针灸连蛊虫都能解,真厉害!”

    韩大山看了一眼床-上已经清醒的徐蕾,不由得对陈强赞叹道。

    “有惊无险吧!”陈强靠着凳子喘气,看到蛊虫被吐出来,他也算是松了口气了。

    “陈医生,既然你能解蛊虫,那现在快跟我去见徐总吧!”

    韩大山忽然两步走过来抓-住陈强地手臂,脸上又喜又急。

    “你不是说徐总正在休息吗?”陈强一愣。

    “不瞒你说,其实徐总也中毒了!”韩大山急忙说道。

    “你说什么?原来你们竟然拿徐蕾当试验品!”

    陈强闻言脸色骤变,异常愤怒地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