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9章 解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难怪自己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徐世严的影子,原来那家伙也中了蛊毒,但这家伙不露面,而是让自己先给徐蕾治,如果自己把徐蕾治好了,再给他治,这简直就是把徐蕾当作试验品啊。

    “陈医生你想多了,徐小姐是女人,情况最严重,所以让你先给她治。”

    韩大山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随即说道。

    “哼!走吧!”陈强冷哼一声,他可不是三岁小孩,刚才自己说有办法或许可以治疗徐蕾,但却没有把握,结果韩大山直接就让他试试。

    从这里他就看出,他们根本没把徐蕾的命当回事儿,而是把她当成了试验品。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韩大山亲眼看见自己把徐蕾给治好,所以自己也不可能不给徐世严治,否则他恐怕走不出这栋别墅。徐世严的情况的确要比徐蕾好,至少他还没有昏迷,此时他正躺在床-上,由专人看护。

    “陈医生,你总算来了!”徐世严示意旁边的护工把他扶起来,脸色苍白如纸,根本没有一点血色,而且明显比以前瘦了两圈。

    蛊虫吸食人的精血,能不变瘦才怪了!

    “徐总怎么会惹上这蛊虫的?”看到徐世严,陈强不动声色地问道。

    现在他有治疗蛊毒的办法,说起话来也有分量。

    果然,徐世严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然后挥手让那名护工出去,又看了韩大山一眼,韩大山微不可察地点点头,徐世严脸上的神色这才微微放松。

    “陈医生应该知道我是个生意人,这次我去了趟云南,生意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不小心中了这蛊毒,哎,说来也是我大意了。”

    徐世严说得很简单,透露的信息很少,不过很显然,这徐世严是得罪了人,蛊虫这种东西可是人为施放的。

    “没想到陈医生居然能解蛊毒,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次要麻烦陈医生了,只要陈医生帮我解除蛊毒,事后定有重谢!”

    徐世严看向陈强,眼睛里闪烁着精光。

    “陈医生把徐小姐都给治好了,想必治疗徐总不是问题。”

    韩大山在一旁说道。

    “徐总先躺下把衣服脱了,我先给你诊一下脉,看看是否跟徐蕾的情况一样。”

    陈强心里冷笑了一声,然后不动声色地对徐世严说道。

    徐世严照着陈强的吩咐躺下,然后陈强给徐世严诊了一下脉,

    发现他的脉搏跳动居然比徐蕾的还要强烈,很显然,徐世严体内的蛊虫要更加厉害。

    但奇怪的是,徐世严的状态却比徐蕾要好得多,当时陈强赶来的时候,徐蕾已经算是奄奄一息了,可这徐世严倒好,看起来也只是虚弱一些罢了。

    “嗯?这徐世严应该是服用了某种特殊药物,暂时性地压制住了体内的蛊虫。”

    陈强仔细给徐世严诊脉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让他心里不禁冷笑,很明显这徐世严就只顾自己,完全不顾徐蕾的死活了。

    不过陈强表面却不动声色,开始给徐世严施针。

    由于有了之前的实践经验,这次陈强施展针灸第四式就要轻松许多了。

    接下来,徐世严的蛊毒发作,身体里的蛊虫感觉到不安从而变

    得狂躁,不过徐世严体内有某种特殊的药物,在针灸的作用下被最大程度激发出来,所以徐世严体内的蛊虫虽然更加厉害一些,但治疗起来却比徐来要轻松一些。

    “哼!”然而就在这时,陈强脖颈后的那个印记忽然发作,不过这次并没有像先前那样出现剧痛,而是滚烫发麻的。

    一股肉-眼不可见的气流从这个印记里释放出来,然后游走陈强的全身,顿时他便感觉身体变得轻-盈起来,而且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

    而且他能够感觉到体内那股特殊的气流,通过他的手指,银针,然后钻进徐世严的体内。

    忽然,陈强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奇异波动从徐世严的身体里传递出来,那是一种微弱的精神意志,似乎在向陈强求饶。

    “难道是那蛊虫?”陈强心头震动,感觉很荒谬。

    但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波动却传递进他的脑海里,顿时他就读取到一些关于蛊虫的秘法信息。

    “真是神奇!”陈强感觉只要意念一动,就可以通过那缕特殊的气流控制徐世严体内的蛊虫取得联系。

    控制蛊虫意味着什么,陈强再清楚不过,到时候自己就可以间接控制徐世严了。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徐世严到底是做什么的,但这家伙肯定有很大的能量,连刘二虎听到他的名字都乖乖让步。

    “陈医生,怎么样了?”看到陈强停顿下来,徐世严不由得担心地问道。

    看到眼前的家伙,想起命运坎坷,遇人不淑的徐蕾,陈强心里下了一个重大决定,然后在韩大山和徐世严不解的目光中拔掉所有银针。

    “陈医生,你这是干什么?徐总体内的蛊虫还没解吧?”

    韩大山可是亲眼看过陈强给徐蕾解毒的全过程,最后徐蕾可是把蛊虫给吐出来的,可徐世严却根本没反应。

    “放心吧,徐总因为服用过某种特殊药物,体内的蛊虫被压制,很好对付,所以我刚才直接用针灸把那蛊虫在徐总体内化成

    一滩血。”

    陈强早有所料,不紧不慢地笑着解释道。

    蛊虫在体内化成了一滩血,韩大山的脸色变得怪怪的,而徐世严就跟吃了苍蝇似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止不住的干呕。

    “陈医生,为什么不让徐总把蛊虫给吐出来?”韩大山神色不善地盯着陈强,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想你们误会了,其实蛊虫没有那么恶心,相反这是一种很罕见的灵物,能够化在身体里,被身体吸收那是极好的,不信你看徐总的脸色已经好转!”

    陈强嘴角掀起一丝诡异的弧度,淡淡地说道。

    “嗯?”这一听,徐世严立刻停止了干呕,抬起头来,果然他的面色变得红-润起来。

    “徐总,您感觉怎么样?”韩大山有些震惊,前一刻徐世严的脸色还苍白如纸,这几针下去面色就这么红-润,看起来精神比以前还要好。

    这个陈医生的针灸未免也太厉害了吧,韩大山一副见鬼的神情。

    “我感觉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哈哈!”

    徐世严直接从床-上站起来,感觉身体里充满了活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