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3章 冤大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翠芸心地善良,人单纯,看到这么贵的菜根本就不敢点,这吃一顿下来上千块。

    不过,马翠芸不好意思,这旁边不是还有个陈强嘛,有土豪请客吃饭,不宰白不宰。

    “哎强子,你别瞎闹,这菜这么贵,你吃着不咯得慌啊?”

    马翠芸没有想到陈强会把菜单抓过去,不由得暗暗瞪了他一眼,嗔怪道,这死强子,怎么不知道客气。

    “好东西吃了咋会咯着,向东哥既然能请你来这里吃饭,这点小钱又算啥,是吧向东哥?”

    陈强完全没有理会马翠芸的眼色,而是笑容满面地看向周向东,称呼也干脆改成跟马翠芸一样的了。

    听到陈强忽然转变的称呼,周向东感觉浑身不自在,曾经的青梅竹马,现在的美丽少妇这样叫他是一种享受,但一个大男人这样叫他就让他心里咯得慌了。

    不过周向东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看到陈强把菜单抓过去也没有在意,只是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乡巴佬就是乡巴佬,见到好吃的就跟什么似的,没见过世面。

    “还是小兄弟放得开,翠芸啊,出来吃饭就是图个高兴,贵不贵真没啥,这点小钱对你向东哥来说真不算啥!”

    周向东脸上带着平淡的笑容,仿佛这对于他来说就跟家常便饭似的。

    “就知道向东哥这样的人最豪爽,难怪生意做得这么大,那我可就不客气喽?”

    陈强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在周向东眼里还真就像没见过世面的乡下穷小子。

    “可着劲儿点,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别跟我客气!”

    周向东冲着陈强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得嘞,那我要这个刺身大鲍-鱼,澳龙,还有这个…”

    陈强咧嘴一笑,然后指着菜单上那些贵得要死地猛点。

    “强子!”马翠芸悄悄看了两眼,差点没吓个半死,这臭小子都是照最贵的点,光是其中一个菜就是两千多。

    旁边,周向东听着陈强点的菜名,也是不禁嘴角抽-搐,这小子下手可真他娘的狠哪。

    “噢,对了,再来瓶红酒,拉菲的。”

    陈强总共点了四个菜,也不算多,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末了,还点了一瓶三千多的拉菲。

    “强子,你点这么多咋吃的完?”

    看到陈强这一通点下来怕是都八-九千了,马翠芸气得直瞪眼。

    “嫂子,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这点的真不多,这君悦饭店的菜品走的是高端精品路线,分量很小,我点的这些,加上向东哥事先点的,还不一定够咱们三个人吃呢。”

    陈强微笑着解释,要不然嫂子能把他撕了,他虽然想宰这周向东一顿,但也没有太过分,虽然点了四个菜,但菜品的分量的确

    如他所说,很少。

    但是,陈强点的这四个菜,普遍价格都挺高的,算得上这里的最贵的菜品。

    “翠芸,小兄弟说得没错,来君悦饭店吃饭的人不是图吃饱,而是图的味道,图的档次。”

    周向东诧异地看了陈强一眼,心都在滴血,这特么一顿下来得吃上万啊。

    虽然他号称自己一年要赚几十万,但赚得多,相应的花销也更大,一年下来,他能有个十万的结余就算不错了。

    而这一顿饭,就要吃他一万块,这样的水平在君悦饭店虽然算不得高档,但也在中等档次,就算是请县长吃饭也不过如此。

    “向东哥,这让你破费这么多真不好意思,强子不懂事儿,要不还是退了吧。”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但马翠芸还是感觉很不好意思,她总觉得这是在宰人家,太不-厚道了。

    不过,马翠芸的这番话却更加刺激到周向东,周向东显然是个很好面子的人,从一开始装大尾巴狼就看出来了。

    “翠芸你这说得啥话,都已经点的菜咋能退?你这不是打你向东哥的脸吗?”

    周向东虽然心里在滴血,但面子上还是要硬撑着。

    “嫂子你就安心等着吃吧,咱不能不给向东哥面子不是?”

    看着周向东那一脸便秘的表情,陈强心里就忍不住想要发笑,让你装,装逼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从一开始陈强就一直注意周向东的神色,自从看到马翠芸,这家伙眼睛里的亮光就没熄过,要是今天嫂子一个人来,保不准要被这家伙给吃了。

    马翠芸白了陈强一眼,无奈地看着那一道道价格贵得要死的菜品被端上来。

    “翠芸,别客气,咱俩都是老相识了,吃菜吃菜!”

    虽然心里在滴血,但这饭还是要吃,周向东连忙招呼,然后给马翠芸倒上红酒。

    “我不会喝这个。”

    马翠芸抿了抿嘴唇,这么贵的酒喝下去她怕被呛到。

    “嫂子喝吧,这么好的酒不喝多浪费,红酒不醉人的。”

    陈强在旁边劝道,马翠芸看着这一桌子的酒菜心里发慌,但他可不管这么多,该吃吃,该喝喝。

    最终,马翠芸在周向东的软磨硬泡下喝了几口,她没喝过红酒,还以为酒都一个样,没想到几口红酒下肚,她忽然发现这红酒还蛮好喝的。

    不过马翠芸从来没喝过酒,哪怕红酒不醉人,但喝了几口下肚,脸蛋上也飞起两朵红云,看起来更加娇艳动人。

    旁边的周向东看得眼睛都直了,暗自后悔当年为啥放弃这么漂亮的女人。

    “强子,你这大学生现在在干啥呢?”

    三人边吃边聊,了解到陈强还是个大学生,周向东不禁问道。

    大学生而已,这年头大学生就是遍地的大白菜,不值钱,周向

    东心里不屑,现在很多大学生找工作都难。

    “强子可是医生,在镇子上开了个诊所呢。”

    马翠芸连忙帮陈强回答道,在她看来,大学生又是医生,这可是很有前途的。

    “哦,想不到你还是个医生啊,不过这年头诊所可不好经营,开死的多的是,你那诊所现在啥情况?”

    周向东脸上有着一丝不屑,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自己开诊所?一没医术二没社会经验的,不开死才怪。

    “凑合吧!”

    陈强淡淡地应了一句。

    “强子的医术可好了,咱们邻里乡亲好多都去他那里看病呢。”

    不过马翠芸却觉得陈强很厉害,她知道陈强的诊所现在弄得有

    声有色的。

    但是周向东并不信,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能有多好的医术?还敢开诊所,也不怕医死人。

    “医生现在虽然吃香,但更注重资历,需要一个很长的积累过程,你现在还年轻,还是该多出去打拼打拼,要不来跟着我,不敢说多了,一年挣个十来万不是多大的问题。”

    周向东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牛逼哄哄地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