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8章 凶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医生!我儿子没事儿吧?”

    李春岚一上来就抓-住医生的手臂,紧张地问道。

    “放心吧,那三处刀上并不致命,现在病人已经脱离危险,麻药效果还没过,还在昏睡中。”

    医生解下口袋,说道。

    闻言,陈强一家人都不禁松了口气。

    “谢谢医生。”陈强跟医生道了声谢,然后很快陈刚就被推出来,被安置在事先订好的病房里。

    由于麻醉效果还没过,陈刚现在还在昏迷之中,一家人就这样守在旁边,马翠芸红着眼睛在那里默不作声,小心翼翼地给陈刚擦拭脸上的血迹。

    “爸,要不你跟妈先回去吧,大哥现在也没事儿了,这里用不着这么多人,家里也得有个人。”

    亲自给大哥切了一下脉,确定没事儿后陈强轻手轻脚地把父亲拉到病房外,说道。

    陈刚才做完手术,需要多休息,医院病房空间本来就小,四个人围在这里反而会让空气流通不畅。

    而且这么多人一直守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家里总得走两个人回去。

    “等下我跟你-妈商量一下吧,哎,出了这么个事儿,她回去咋呆得住。”

    陈大山叹了口气,点点头道。

    老两口商量了一下,也知道这么多人围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但不管怎样都要等到陈刚醒来再说。

    “要不爸妈现在这儿,我跟嫂子先回去给哥拿点换洗的衣服还有洗漱用品。”

    陈强看了一眼马翠芸,建议道。

    陈刚这伤怕是要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才能下地走路,肯定是要换洗的。

    “行,那翠芸你们俩回去收拾收拾。”

    陈大山点点头道。

    “强子,你说你哥这是得罪了什么人呀?好好的一个人就被砍成这样了。”

    回去的路上,马翠芸终于忍不住伏在陈强的背上哭起来,这些天她虽然跟陈刚置气,但现在陈刚都成这样了,她那气啊也就消了。

    “放心吧嫂子,这事儿我一定会查清楚的,我们陈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陈强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虽然这事儿已经报警,但他绝不可能就这么坐着等结果。

    等到陈强和马翠芸收拾好东西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陈刚已经醒了一会儿了。

    “刚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马翠芸赶紧走过去,蹲在病床前,关切地问道。

    “翠芸,你不生我气啦?”陈刚失血不少,现在还有些虚弱,看到马翠芸主动跟他说话,他的脸上不禁露出笑容。

    “别说了,都是我不好。只要你好过来,我们就好好的。”

    马翠芸微低着头说道,嫂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然后又问陈刚想吃点啥之类的话,各种关切体贴。

    看到陈刚醒过来,老两口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刚子啊,到底是什么人对你下这么狠的手啊?”

    李春岚双眼通红地问道,既是愤怒又是心痛,这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就这么被人伤害,她心里难受得很。

    被问到这个问题,陈强看到大哥的脸色明显僵了一下,而且还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模棱两口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啥情况,那几个人冲上来不由分说地就砍我。”

    “咋会这样啊?疯了吗?快告诉妈,你是不是在外边得罪人了?”

    李春岚感觉无法理解,继续追问,如果不是事出有因,怎么会平白无故砍人。

    →免←

    →费←

    →首←gnabuhsiuhz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妈,我真没得罪人,现在我也不清楚到底咋回事。”

    陈刚无奈地说道。

    “行了,孩子刚醒过来,需要多休息,反正不是已经报警了嘛,咱们还是等警察的消息吧。”

    陈大山在旁边看着不由得插嘴道。

    “爸妈,要不你们就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嫂子呢。”

    陈强看了神色有些不对劲的陈刚一眼,然后对父母说道。

    “强子说得没错,爸妈,家里得走个人回去,我现在已经没事儿了,有翠芸和强子在这里就够了。”

    陈刚见状,也赶紧说道。

    “走吧,让孩子多休息,咱们可以明天再来。”

    陈大山拉起还不想走的李春岚说道。

    “好吧,刚子,那妈跟你爸就先回去了,妈今晚上回去就给你炖只鸡,明天给你带来哈。”

    李春岚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对陈刚说道。

    “强子,翠芸啊,照顾好刚子啊,有啥事儿给家里打电话。”

    走的时候,李春岚还不放心,对陈强和马翠芸好一番叮嘱。

    “哎呀走吧,强子和翠芸知道的。”

    看到李春岚还唠唠叨叨个没完,陈大山赶紧把她拉走。

    “翠芸,我想喝口水,你能不能去给我接一杯白开水来?”

    看到父母回去了,陈刚忽然对马翠芸说道。

    “好!我这就去!”马翠芸赶紧拿起从家里带来的被子走出去,医院走廊上有专门供应白开水的。

    “哥,你告诉我,这到底是咋回事?那几个砍你的人你认识不?”

    看到马翠芸走出去,陈强连忙走过来问道,他看出陈刚是故意将马翠芸给支开的。

    “不认识!”陈刚轻微地摇了一下头,看着陈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哥,你有啥就跟我说,可千万别瞒着我,这事儿可不小。”

    看到大哥这副表情,陈强就知道刚才陈刚对父母隐瞒了什么,于是赶紧追问道。

    “强子,你是不是得罪了啥人?”

    陈刚犹豫了一下,然后盯着陈强,神色严肃地压低声音问道。

    “什么意思?”陈强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几个人我根本没见过,而且我也没得罪什么人,但是那些人砍完我之后留下了一句话。”

    陈刚露出苦涩的神情,道。

    “他们说什么?”陈强隐隐间感觉有些不对劲,明明是自己问大哥有没有得罪人,结果大哥却反过来问他,难道是……

    “他们说要怪就怪你弟弟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次是给你的一个警告。强子,你老实跟哥说,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陈刚抓过陈强的手,低着声音问道,因为外边已经响起马翠芸的脚步声。

    “哥,他们还有没有说别的什么?”陈强闻言,脸色骤然一沉,没想到大哥被砍的背后还跟自己有关联。

    一瞬间,陈强的脑子里就闪过几个人的影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