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9章 和嫂子一起守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们在说什么啊?”这时马翠芸拿着装满开水的水杯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两兄弟挨得那么近在那里嘀嘀咕咕的,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没啥,你们都还没吃晚饭吧,要不先去吃了吧。”

    陈刚对着陈强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对马翠芸说道。

    陈刚是下午四点过出事儿的,手术出来后折腾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差不多八点钟了。

    而陈强他们一接到电话就往医院赶,左右忙活到现在,哪有心情吃饭,所以现在都空着肚子呢。

    “嫂子在这儿照顾哥,你想吃啥跟我说,我去给你打包回来。”

    陈强只好先将心里的事儿压下,笑着对马翠芸说道。

    大哥腹部中刀,刚做完手术还不宜进食,不过他现在输着液,有吊葡-萄糖,也不会饿着。

    留着嫂子在这儿照顾大哥,陈强下了楼去对面的街上点了两份儿炒饭带上。

    “陈医生,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趁着还在炒饭的时候,陈强找了一处人少的地方给徐世严打了个电话过去。

    “你帮我查一下刘二虎最近有什么动作没?我怀疑这事儿是他干的。”

    陈强把自己大哥被人砍的事情说了一遍,很明显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但却祸及陈刚。

    他刚才在脑子里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自己得罪的人,王发财算一个,但是这家伙已经被定罪关起来了,而且这家伙也就是个无赖光棍儿,没听说过有啥背景的,所以王发财叫人做的可能性很小。

    刘二虎的嫌疑是最大的,当陈强听到陈刚的话时,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干的,因为刘外山的事情,这家伙曾经跑来向他求情,可却被他严词拒绝,虽然这家伙后来在酒吧的时候又出奇地对自己服软,但这并不能排除他的嫌疑。

    所以陈强才会给徐世严打电话,让他先查查刘二虎,虽然刘二虎是临江县的地头蛇,但是徐世严的能量可不是他能比的。

    虽然他已经报警了,但有时候用道上的人调查要比警察的侦查来得更快更有效。

    此外他也收拾过王杰、邓强这两个人,不过邓强早就对自己心悦诚服,应该是不可能干这种事儿的。

    至于那个王杰,倒是也有嫌疑,不过现在主要调查嫌疑最大的刘二虎,如果调查后刘二虎没干这事儿,再来查王杰不迟。

    “好,我马上找人去查查,如果真是这小子干的,要不要让我直接把他给做了。”

    徐世严很是干脆地答应,现在他身体里的蛊虫受陈强控制,虽然蛊虫潜伏着没有发作,但是却在潜意识地影响他的意志,只要是陈强吩咐的事情,他都不会拒绝。

    “查出来先告诉我,具体该怎么办到时候再说。”

    陈强顿了一下,然后嘱咐道,这徐世严果然是狠茬子,动不动就要人性命,看来以后他要好好了解一下徐世严到底都做的哪些生意,如果有严重违法犯罪的还是及时洗白吧,免得受牵连。

    挂了电话,陈强的脑子里忽然又想起一个人,那就是李坤,那个穿白色西装的傲慢家伙,自己扮演的可是这家伙的情敌,而且那天又在林家当面说这家伙肾虚,令他大失颜面,如果这家伙怀恨在心,那还是有可能干这事儿的。

    毕竟据说李家的能量可一点不比林家弱,想要干这种事儿还真不算什么。

    不过林若雨他们似乎已经离开临江县回去了,那家伙身为林若雨的追求者,能不一起跟着离开?

    “帅哥,你的炒饭好了。”

    这时小吃店老板的声音打断了陈强的思绪,陈强甩了甩脑袋,

    付了钱走人。

    一切还是等徐世严的调查结果出来以后再说,现在想再多也没用。

    本来像这种守夜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但是陈强怕那些人又回来报复,所以决定留下来跟嫂子一起守夜。

    原本他是想叫嫂子回去的,但嫂子不愿意想要留下来照顾陈刚,另外天色也黑了,嫂子一个人从城里赶回去路上也不安全,所以陈强也就没有再勉强。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不过问题也就来了,县人民医院的条件很有限,病床也紧张,这间病房比较小,只有两张床,陈刚占了一张床,剩下的一张病床虽然空着没人,但是陈强和马翠芸却是两个人。

    “强子,你明天还要去诊所,你睡床吧,我就在你哥的床边靠着睡就行。”

    马翠芸是个贤惠的好女人,很懂得体贴人,主动把床让给陈强睡。

    但是陈强作为一个男子汉,怎么可能答应这样的事情呢?

    “嫂子,你睡床吧,这段时间你要照顾我哥,肯定很辛苦,晚上得休息好才行。”

    陈强婉言拒绝道,他怎么忍心嫂子一个娇滴滴的女人靠着床边睡呢?

    更何况陈刚的遭遇也是受了他的牵连,现在他心里愧疚还来不及,是绝对不可能再让嫂子委屈着的。

    “行了,都别争了!翠芸,你就听强子的睡床吧,强子到底是男人,身体结识,靠着床睡一晚没啥的。”

    看到马翠芸还要推辞,陈刚忍不住开口说道。

    “刚子,这样不好吧。”马翠芸一愣,然后看了陈刚一眼,低声说道。

    “嫂子,没啥不好的,这里除了我哥是个病号,就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你靠床边睡呢,都是一家人你就甭再客气了。”

    陈强笑了笑,说道。

    推脱不过,马翠芸只好接受,陈刚今天身受重伤,又动了手术,虽然醒来了,但是没过一会儿就感觉累了,没过一会儿就呼呼大睡。

    “强子,你哥要是待会儿有啥事儿,你就叫我一声哈。”

    关了灯,马翠芸小声对陈强说道。

    “好嘞!”陈强点点头,然后搬来个凳子靠着陈刚的床边睡。

    由于房间小,两张病床都是各自靠着墙根儿的,所以陈强现在的位置在两张病床之间。

    靠着床边肯定是不好睡觉的,再加上脑子里在想今天的事儿,

    所以陈强是怎么也睡不着,又悄悄出去走廊晃荡了一会儿,这样折腾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回来的时候,陈刚不用说,早就睡得死死的,还打着鼾。

    嫂子也睡着了,不过这天气热,病房里更热,陈强正准备走过去睡觉,晃悠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现在他也困了。

    不过当他走过去的时候,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却看到香-艳的一幕。

    这天气穿得本来就少,马翠芸睡觉的时候可能身体感觉热,无意识地把衣服扒-开一些,露出大半雪白的饱满,看得陈强呼吸都不由得急促起来。

    陈刚就在旁边睡得死死的,而嫂子却在这边衣衫不整地睡着,这场景让陈强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都有点儿沸腾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