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5章 药效猛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唇-瓣温柔如水,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窜进了鼻子里。

    陈强的身体瞬间起了反应,某处滚烫如火。

    “别,我们不能这样,嫂子”

    陈强拼命用手推开了柳月蓉,用仅存的意志说道,他可不能让张大海的奸计得逞。

    “给我,给我,我好难受,好难受”黑暗中,柳月蓉双目赤红,像是烧红的炭火,身子更是散发出一阵阵热气。

    她又再次朝着陈强扑过来,凶猛简直如同一头动情的母老虎。

    陈强躲开了,凭借着男人天生力量优势,将柳月蓉两只手压在床-上。

    “嫂子,你冷静,冷静点啊!”陈强喘着粗气喊道。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服过春-药的女人,简直比老虎还要凶残啊。

    隔着陈强的衬衫,柳月蓉的指甲陷进了他的肉里,疼的他龇牙咧嘴。

    “不行,要尽快想办法解决问题,要不然自己也撑不了多久

    了!”陈强猛烈摇摇头,扭过头,不敢朝着柳月蓉看去。

    小帐篷越支越高,眼看就要爆裂了。

    “给我,我想要,我难受,大海”柳月蓉已经失去了理智,把陈强当做张大海了,双手紧紧搂着陈强的腰。

    张大海这个畜生,嫂子对他始终念念不忘,这王八蛋不但在外面拈花惹草,勾三搭四,而且为了离婚,居然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在农村,女人的名节大于天,要是今天他真的中了张大海的圈套,最后倒霉的人是柳月蓉。他最多就是被人说酒后乱-性,过段时间就会被忘了,照样可以娶妻生子,至于柳月蓉就会被攻击不守妇道,勾-引男人的骚-货,名誉扫地,名声肯定比李香兰还要不好,改嫁也没有什么希望,基本上就是孤独终老的结局了。

    陈强轻声安抚道:“嫂子,你再忍一忍,等下就会好了。”

    “大海,我不要,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每天晚上都想你驰骋在我的身上”柳月蓉的手不断在陈强的身上游走,口里喊着张大海的名字。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张大海去而复返,此刻就躲在门口,等着两个人发生苟且之事。

    站在门口,可以把里面说话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没想这小子耐力这么强,早知道再多下点春-药好了!”张

    大海很是后悔说道,竖起耳朵继续听着里面的动静。

    当他听到柳月蓉情深不已喊着自己的名字,并没有半点动容。

    张大海低声骂道:“贱人,我看那小子能撑多久,老子要去城里做驸马爷了,你想拖老子的后腿,门都没有!”

    房间里,柳月蓉还是在不断挣扎着,呜咽哼唧之声,此起彼伏。

    陈强看到她就像是冬日里烧得火红的炉子,整个人都变成了赤红色了。

    这春-药的药效越来越厉害,柳月蓉恐怕抵挡不主。

    “呜呜呜,我要,我真的想要”柳月蓉居然发出了哭腔,

    双-腿打开,下面的风光全部露在陈强的面前。

    顿时,陈强感觉到一阵晕眩,他不是什么柳下惠,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一双冒着金星的眼睛,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几乎就要沉沦下去。

    “艹,我不能这样,不能毁了嫂子。”陈强一巴掌狠狠抽在自己的脸上。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ШШШ.Ζhui sΗu Вang.СОΜ/

    火辣辣的疼痛,让他顿时清醒了不少。

    狗-日的张大海,也不知道给柳月蓉下了多大剂量的药,看样子要是不发泄-出来,能不能活过今晚都是问题。

    春-药过量,是会死人的,这方面陈强很清楚的。

    卧-槽,差点忘了,自己不是在上衣口袋里装了一盒银针吗?

    陈强现在一手扎针的绝活,已经名扬全县城了,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来找他扎针治病,很多时候,路上也会遇到病人,他作为医生,悬壶济世,便在身边随时带了银针,方便救治病人。

    就在陈强想要过去将上衣拿过来的时候,脸上却露出十分尴尬的表情。

    下面的东西,被柳月蓉给抓-住了。

    “给我,你要做什么都可以,快点给我啊”柳月蓉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一直发-情的母狗了,丝毫没有理智。

    柳月蓉虽然常年在村子里,但是手并没纤纤五指,如同弹琴似的来回抚-弄。

    要不是陈强意志坚定如山,这会儿早就饿虎扑食,大干一场了。

    可是,陈强还是忍不住发出几声舒服的声音,毕竟他不是一块死木头。

    “妈的,还跟老子装清高,还不是被那个贱人拿下了,就让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好好爽一把,待会儿就有好戏看了!”张大海一脸阴狠说道,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和柳月蓉离婚,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城里去。

    从今夜开始,他就再也不是农村人,摇身一变,就是城里人了。

    张大海转身向外走去,不小心将门口的水桶踢翻了。

    咚的一声,陈强立即知道张大海刚才就在门口,这个衣冠禽兽肯定去叫人来捉奸了,真他妈是心狠手辣。

    陈强使劲将上衣拿到了,多亏张大海不知道自己有这手绝活。

    银针在手,包治百病!

    没有几下,陈强便将柳月蓉身上的春-药给解了。

    “啊!你怎么在这里?”柳月蓉尖叫一声,随即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连忙裹着被子,朝着床里面躲去。

    陈强连忙说道:“嫂子,这都是张大海那个王八蛋想要害我们,他给我们喝的东西下了药,你快将衣服穿好,要不然到时候真的就说不清楚了!”

    柳月蓉虽然对陈强的话半信半疑,但是要被张大海看见自己这样和陈强共处一室,自己指定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她飞快穿好了衣服,看到陈强高高隆-起的部位,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张大海的资本相当雄厚了,不过和陈强的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的。

    “呸,你在想什么,你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柳月蓉不由自责道。

    陈强手里拿着银针没有放下,朝着门口看去,心里忽然有了主意。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