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4章 一张大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拿出手机一看,是陈刚打来的。

    “喂,哥!”陈强喊道。

    电话里传来陈刚无精打采的声音,他打着哈欠说道:“强子,昨天是我不好,你能不能跟你嫂子说一下,让她接我的电话,我打了好几通电话,她都没有接。”

    听陈刚的意思是要给马翠芸道歉,陈强心里还是很欣慰的,他跟着说道:“她估计昨晚没有睡好,可能还没有起床,你晚点给她打就好了,我现在在药材收购站。”

    他没有把药材被抢的事情告诉陈刚,免得他替自己担心。

    陈刚叹了一口气说道:“嗯,那好吧!我过两天忙完了,就回家,到时候我们兄弟两个好好喝两杯。”

    道歉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只能用这种方式委婉表达自己的歉

    意。兄弟连心,陈强一听就明白他的心思了,其实陈刚跟自己道

    歉不道歉都没关系,只要他和马翠芸能够和好如初。

    “行,家里有我,你好好忙工地上的事情,你回来之前打电话

    给我。”陈强笑着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林若雨抬头看着他说道:“你现在打算做什么?我们要不要去

    其他药材收购点看看,也许会碰上那些抢药材的家伙。

    “我先回诊所,刚才回村子的时候,看到有不少病人向着那边

    去了。那些王八蛋就算再蠢,也不会大白天抢劫,要动手,肯定

    也是趁着天黑动手的。”陈强微微笑道。

    林若雨被说的哑口无言,她这是急昏了脑子,大白天抢药材目

    标太大,那些家伙稍微有点脑子都不会动手的。

    可是接下来一连三天,再也没有发现药材被抢的事情,那些人

    好像凭空消失了。

    “陈强,那群人是不是已经离开临江县了,他们把药材处理掉

    以后,就溜之大吉了。”林若雨若有所思地说道。

    陈强摇头说道:“不可能的,临江县能够一次性吃下两车药材

    的人只有我们,我让人盯着了,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所以那两车药材肯定还在临江县的,人也没有离开。”

    这件事也让陈强有些意外,抢药材的人居然没有再下手,他已

    经撒好网了,这些家伙居然没跳进网里。

    “我看还是报警吧!这种事情交给警察办更快。”林若雨说

    道。

    陈强笑着说道:“不能报警,就算警察找到了那两车药材,也

    会惊动抢药材的劫匪,我们给它来个一劳永逸,将他们一网打

    尽。”

    “怎么一劳永逸?那些家伙很狡猾的。”林若雨一脸不解地问

    道。

    陈强走到林若雨的身边,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听得她频频

    点头,最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要是药材真的被抢走了,我们岂不是亏大了!”林若雨还是

    有些担心陈强的主意,风险有些太大了。

    陈强嘿嘿笑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再说我的主意天衣

    无缝,保证他们一根药材都拿不走,还要把另外两车给我吐出

    来。”

    看到陈刚这么有把握的样子,林若雨也决定跟他冒险了,不找

    到那群抢药材的人,始终都是一个心病。

    临江县城。

    “狼哥,我听说那小子明天晚上要有五车药材运走,我们是不是再干-他一票?”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说道。

    刀疤脸眉头紧锁,随后盯着他问道:“消息准确吗?从哪里出

    发?”

    “都打听清楚了,就在我们上次抢药材的地方出发。”中年人

    躬身说道。

    刀疤脸冷笑一声:“那还等什么?让兄弟这两天吃饱喝足了,

    我们明天晚上动手,上次那小子不在场,要是这次在现场的话,

    一并做了他。”

    原来上次刀疤脸并不是冲着药材去的,他知道陈强每晚都会去

    药材收购站的,想着带人去干掉他,可是没想到陈强在县城,最

    后便命令手下抢走了两车药材。

    “狼哥,那我们要不要跟坤少说一声!”中年人低声说道。

    刀疤脸一听到坤少两个字,脸上立即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抬头

    说道:“不用跟他说,废物一个,让他将姓陈的小子骗到县城,

    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们做了他,半天也没有个音信。”

    “是,狼哥,那我去安排了。”中年人低头哈腰地说道。

    刀疤脸点点头说道:“嗯,去吧!”

    上次抢回来的药材,刀疤脸藏在临江县西边的一个废旧仓库

    里,虽然没有敢出手,可是他派人打听了这两车中药材的价钱,

    一车可以卖十万。想到既能干掉陈强,又能大赚一笔,他的心里

    美滋滋的。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掉进陈强的网里了,陈强就等着

    收网了。

    工地上。

    陈刚这两天心情一直都很郁闷,打了一晚上的麻将,就把两年

    的积蓄给输了。他虽然是个建筑小老板,其实赚钱也不容易,一

    年到头也就能存六七万的样子。

    他没有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要是被陈大山夫妇知道了,陈

    大山肯定会把自己打个半死的,李春岚估计能气的晕过去。马翠

    芸刚原谅了自己,他更加不能说了。

    “老周,你这两天有没有见过赵明呀!”陈刚问道,自从那天晚上以后,他就没有见过赵明的影子,就跟失踪了一样。

    老周是工地钢筋工的头子,赵明平日里就是他管的。他露出两个大黄牙说道:“那狗-日的孙子,还欠我一百块钱呢!鬼知道他去哪里了?不过我听黑炭头说他好像发了一笔横财,回家娶老婆去了。”

    陈刚立即感觉到不对劲,追问道:“什么?发了一笔横财,他平常跟你们一起干活,一个月也就那么点工资,从哪里发横财呀!”

    老周一边干活一边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那种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兴许是骗人或者抢来的,你还是去问问那两个年轻人,他们以前经常混在一起的。”

    陈刚越想越不对劲,这两天他就一直在想那天晚上是不是太巧了,赵明平常不怎么喝酒,那晚偏偏找自己喝酒。他们刚到麻将馆,那两个人就来了,这明显是有鬼的。

    可是他没来得及想太多,几个人从外面走进来,打断了他的思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