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3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莲花村,陈强一把将青年从车上拽下来,朝着他的屁股上就是一脚。

    “快走!”他很不耐烦地说道,整个人都显得很狂躁。

    青年回头笑道:“兄弟,不用这么着急的,我有件事要跟你说,我老婆可是一匹烈马,好多人都没有骑成,今晚你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废话真多,你他妈还不快点走!”陈强骂道,一想到照片上少妇哀伤无助的眼神,他的心里就像是针扎一样疼。

    青年咧嘴一笑,还想再说什么,看到陈强的拳头抬起来了,立即闭上了自己的臭嘴,转身向前走去。

    两个人没有走多远,就进了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巷子里面一盏路灯都没有,冷风吹过来,有些阴森恐怖。

    很快,他们就到了一家独立小院前面,大门已经上锁了,青年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瞬间就把门打开了。

    就在同时,原本已经熄灯的房间,灯突然亮了,老式的灯泡散发出昏黄的光,从窗户里透出来,整个院子显得静谧而美好。

    陈强看到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和一些经常吃的蔬菜,院子里打扫的很干净,这个季节,居然只有零星的几片叶子。

    “兄弟,我先走了呀!你好好玩,玩爽快了下次再找我……”青年不知羞耻地说道,仿佛房间里的女人不是自己的老婆,而是可以随意出售的物品一样。

    就在他转身的瞬间,陈强从后面抓住了他,冷声说道:“你老婆多少钱卖?”

    “八百块一个晚上,你不是已经付过钱了吗?如果你想包早,再给五百块好了。”青年恬不知耻地笑道,只要有人给钱,什么事都好说。

    陈强脸上怒气腾腾地说道:“我想你买你老婆,多少钱?你说个价,这天也冷了,我需要一个暖被窝的。”

    青年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摇着头说道:“不行……不行,你要玩可以,买就算了,买卖人口是犯法的,我可不想蹲班房。”

    他老婆是棵摇钱树,要是卖给陈强,自己以后拿什么赚钱,这个亏本的生意他是不会做的。

    陈强再次厉声问道:“你老婆我是买定了,你出个价钱吧!多少钱我都买了。”

    他抬头朝着房间看了一眼,眼里透着一丝心酸,没有想到秀秀姐居然落得这种下场。

    其实陈强看到照片的瞬间,就认出来照片上的女人是她表姐李秀秀。陈强读高中的时候,李秀秀在县城打工,经常带陈强出去改善伙食。其实她打工也赚不了多少钱,可是给陈强花钱却很是舍得,两个人的感情特别好。

    李秀秀也算是陈强少年时的梦中女神了,她那时候个子小小的,细胳膊细腿,一张清秀的瓜子脸,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经常在午夜时分走进陈强的梦里。

    高中毕业以后,陈强去上大学了。就在那一年,他听李春岚说李秀秀出嫁了,陈强的心里还难过了好一阵子,后来听说她嫁给了一户家境不错的人家,男人也挺靠谱的,他才慢慢打开了自己的心结。

    可是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混蛋,陈强刚才杀人的心都有,后来想到为了这样一个渣子赔上自己的前途,根本没有必要。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青年抓耳挠腮大半天,随后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兄弟,你也看到了,我老婆长得那就叫一个绝色,而且你看这院子,就知道她是个能干的女人,说句实话,我是真的不想卖了她,可是看在你一片诚意的份上,这个价卖给你,怎么样?”

    他将两个食指放在一起,盯着陈强脸上露出一丝志在必得的笑意,而且身上瞬间多了一股凶狠的气息。

    “十万吗?”陈强笑着说道。

    青年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咧着嘴说道:“二十万,少一块钱我都不卖!”

    “你他妈怎么不去抢银行?就算买个十八岁的姑娘,也花不了这么多钱。”陈强看着青年利欲熏心的嘴脸,就想冲上去揍他一顿。

    李秀秀这几年跟这么一个混蛋过日子,生活过的有多么煎熬,可想而知了。

    青年凑过来说道:“兄弟,我卖这么贵可是有原因的,实话跟你说,也不怕你笑话,我那玩意一直没有用,老婆娶回家还没有用过,前面来了几波客人,都被我老婆以死相逼,什么事都没有干成,也就是说,她现在还是个雏儿,这个价格绝对不亏!”

    “刚才给你的一千块算是订金了,我明天再给你补剩下的钱,怎么样?”陈强听到李秀秀现在还是一块完璧,心里总算是好受一些了,最起码没有让这个畜生欺负。

    “不行,这可不行,那一千块是包夜费,你再给我两千块当作押金,怎么样?”青年干瘦的脸上露出一丝坚决的笑意。

    “还不给我滚!”陈强从钱包里掏出一把百元大钞,数也没有数,就丢在了地上。

    青年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趴在地上,一边捡钱,一边说道:“兄弟,你可要小心呀!那臭娘们性格刚烈,祝你好运呀!”

    陈强转身朝着房间走去,房门没有关,他轻轻一推就开了,走了进去。

    整个房间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破旧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最里面有一个布衣柜,旁边就是一张床了,床上坐着一个女人,背对着自己。

    虽然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可是陈强从背影里,一眼就认出了李秀秀,他想要张口叫秀秀姐,喉咙里像是被鱼刺卡住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鼻子酸酸的,眼泪呼之欲出。

    过了半天,他正要鼓起勇气说话的时候,李秀秀先开口了,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动听,却又透着一股子的冰冷和坚决。

    “我们家那口子是个没有人性的畜生,可我不是,我是个人,你想要碰我可以,如果你不介意玩弄一具尸体的话。”

    随后,李秀秀转过身朝着陈强看过来,她的脸色煞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样的日子她已经麻木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