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7章 被陷害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西山市,一栋独立的别墅里。

    李振双腿翘着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支雪茄,慢悠悠地吸了一口。

    “爸,这次一定要弄死陈强那小子,只要他死了,林天阳在临江县城失去依靠,整个西山市的药材市场都是我们的。”李坤一脸阴狠地说道。

    一想到陈强剥夺了自己作为男人的权利,他就恨不得将陈强碎尸万段。

    李振轻轻地吐了一口烟圈,语气平静地说道:“这个不用你说,我心里有数,你昨天跟着癞子去看病,医生怎么说的?”

    一提到看病的事情,李坤立即萎了,十分沮丧地说道:“赵医生给我开了两副汤药,说是过两天再去。”

    “他有没有说,是不是能够治好?”李振追问道,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李坤的问题。

    李坤叹了一口气,一句话都没有说,摇着头坐了下来。

    就在此时,看到癞子从外面走进来。

    “老板,我们在山上放的野兽,都被陈强给干掉了,我们的人在山上发现了那两头大黑熊和野狼的尸体,最早的一头黑熊不知所踪。”癞子低着头说道。

    “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难道非要我亲自出马不成?”李振暴跳如雷,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砸在了癞子的头上。

    砰地一声,烟灰缸在地上摔得粉碎,鲜血沿着癞子的光头流下来。

    癞子虽然感觉到一阵剧痛,但是一句话都没有敢说,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李坤上前说道:“爸,大黑熊和野狼不行,我们在山上放两只老虎,我就不信姓陈的那小子还能干掉它们。”

    李振眉头皱了一下,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冷声说道:“还不去按照少爷的意思办!这次要是再搞砸了,你也不用回来了。”

    “老爷放心,我一定把姓陈的脑袋带回来。”癞子连忙说道。

    李坤脸上一喜,咧嘴笑道:“爸,你放心,当年武松打虎也不过一只,我就相信他小子能把两只老虎都给打死,这次他死定了。”

    李振没有理会他的话,他这次不仅是冲着陈强来的,也是冲着林家的药材公司来的。以前不知道临江县的药材公司这么赚钱,

    这两天打听下来,他已经决定吃掉林家的药材公司。

    “你给我留在市里好好看病,别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李振厉声说道,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

    陈强接到刘川的电话之后,便带着朱龙回到了临江县城。回到公司之后,三个人立即召开了一个小会议。

    “川子,你调查清楚了吗?这是西山市那帮药材商搞得鬼?”朱龙问道。

    刘川拍着胸脯说道:“我保证调查清楚了,那帮药材商看到我们的生意红火,便想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搞垮我们的公司,

    然后他们趁虚而入。”

    朱龙忍不住骂道:“真他妈的卑鄙,别让我遇到那帮孙子。”

    陈强嘴角露出一丝淡定的微笑,只要狐狸尾巴露出来,想要抓住并不是什么难事。“强子,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林先生或者报警?”刘川脸色沉重地说道,这可不是小事,要是真的死了人,药材公司肯定会受到牵连的。

    陈强笑着说道:“这点小事,不用惊动林先生,更不用麻烦警察叔叔。他们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后面肯定还有动作,你让兄弟们给我盯死了,只要他们有动作,就立即告诉我。”

    “恩,他们一共来了八个人,就住在安宁宾馆。”刘川点头说道。

    陈强跟着说道:“这样就更好,我们只要掌握他们的动向,后面我保证让你们有好戏看。”

    三个人在一起又合计了一下,随后便分手了。

    陈强担心村子里的有什么变故,便让王智开车送自己回到了诊所里。

    刚到诊所,就接到了马小倩的电话,可是说话的人却是陆欢欢。

    “陈医生,你在家吗?这会儿要是有空的话,麻烦你去我们家一趟,给我妈送点药,我傍晚吃饭的时候,遇到村子里的同学说,她中午的时候晕倒了。”陆欢欢带着哭腔说道。

    这会儿差不多已经十点了,他一个大男人去陆家恐怕有些不合适,可是听到陆欢欢就要哭了,便只好答应了。

    陈强在诊所里给陆母配了两副汤药,又拿了两盒西药,骑着电动车朝着南山村而来。两个村子离得不是很远,虽然是夜路,陈强骑了半个小时的车就到了。

    他把电动车停在了南山村的村口,这么晚了,要是自己骑着电动车去陆家,很容易引起村民的注意,到时候肯定又是一堆流言蜚语。

    两个村子离得近,很容易传到苏月的耳朵里,引起误会的。

    下车之后,陈强提着装药的袋子,大步流星地走向陆家。

    快到陆家的时候,他看到有人站在门口,使劲的敲门,陈强没有着急走过去,藏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后面。

    “你倒是开门呀!你男人都走了这么多年,你那块地荒着多可惜。”门口的中年男人一边拍门,一边说道。

    房间里没有什么动静,中年人越来越起劲了。

    “你就别装什么清白了,村子里谁不知道你女儿和隔壁村的陈医生在一起勾勾搭搭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背地里不知道偷了多少汉子,老子愿意帮你犁地,那是你的造化”很多不堪入耳的话,从中年男人的嘴里迸出来。

    陈强差点要冲出去揍他了,自己和陆欢欢清清白白的,这个王八蛋却信口开河。

    “王秃子,你不要污蔑人,我们家欢欢不是那种人,就算我男人死了,你也休想碰我一下,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要喊人了。”陆母再也忍不下去了,回了两句。

    中年人冷笑两声说道:“你喊人呀!你倒是喊呀!让大家看看你的本性,水性杨花的婊-子。”

    房间里传来陆母的剧烈的咳嗽声,听得陈强心里一阵阵的紧张。

    可是中年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看样子他是吃定了陆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