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6章 夜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条僻静的巷子里,幽暗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看的让人想要睡觉。

    杜威和黄毛从清音阁出来,马不停蹄地向前狂奔,实在是累的跑不动了,前面就是黄毛租的房子。

    “总算没有被追上!”杜威双-腿发软坐在地上,脑门上的汗水一大-片,湿漉漉的。

    黄毛也是扑通一声坐下来,还不放心朝着巷子另一头看去,随后说道:“吓死老子了,这小子局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人?居然这么快就出来了?”

    “真他妈见鬼了,进局子就跟回家一样,我们是不是要让飞爷打听一下?”杜威气喘吁吁地说道,他现在越来越看不懂陈强了。

    两个人在地上坐了会儿,终于有点力气了,扶着墙站了起来,打算回黄毛的房间里休息一下。

    “也不知道飞爷知不知道这小子被放出来了?”黄毛皱着眉头说道。

    杜威听到这句话,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这是自己向飞爷表

    现的机会,肯定不能错过的。

    “你要去哪里?”黄毛看到他转身向前走去,从后面追上来问道。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去办!”杜威担心黄毛和自己抢功劳,不想带他一起去,黄毛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转身便离开了。

    杜威哼着小曲向巷子外面走去,想到以后就要飞黄腾达了,心里更加嘚瑟了。

    “小子,你不知道我是谁……”杜威正要模仿电影里老大的口气,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向前摔了一个狗吃-屎。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杜威脸色变得煞白,比见鬼还要害怕。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就是那个没皮没脸龌龊下-流卑鄙无耻贪财好赌的杜王八!”陈强一口气骂完,根本没有给杜威站起来的机会,一只脚结结实实踏在他的背上。

    “陈先生,不,陈爷……求你放过我,我也是被逼的,以后再也不敢了!”杜威浑身发抖地说道,他现在真的怀疑陈强是不是人,他们都跑了这么远,还能被他找到。

    陈强是跟着两个人的脚印追过来的,清音阁没有在市中心,周围很多地方都没有硬化,那会儿刚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地上会留下脚印。

    “你们不是跑的很快吗?你倒是跑呀!”陈强冷声说道:“带我去找你们说的飞爷,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杜威也想跑呀!可是他没有土行孙的遁地术,只能垂头丧气地说道:“飞爷在金马泰ktv里喝酒,就在清音阁的附近。”

    陈强听说过这家ktv,也长岭县城也算是颇有名气,听说长岭县的很多地下交易都是在这里举行的,因此深受道上的人喜欢。

    “你他妈给我带路!”陈强随手从路边的柳树上扯下一根柳条,抽在杜威的身上。

    柳条虽然细,可是柔韧性很好,抽在身上火辣辣的疼,杜威发出一声惨叫,从地上爬起来了,乖乖在前面带路。

    很快,两个人就到了金马泰ktv楼下,ktv里面灯红酒绿,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陈强将手里的柳条丢在地上,然后把自己的外套给杜威披上,因为他的背上被柳条抽的伤痕累累。

    “他们在哪个包厢里?”陈强拍着杜威的肩膀说道,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杜威没有敢乱说,连忙说道:“在一个叫做天上人间的包厢里,你一个人进去吧!要是飞爷知道是我带你来的,肯定会打死我的!”

    “看来你是不怕我打死你了呀!”陈强冷笑说道,拳头在杜威的腰部打了一下,痛得他龇牙咧嘴,就差哭爹喊娘了。

    “还不快走!我可没有功夫跟你耗着!”陈强催促道,许大警花还在等自己回去吃饭,他可不想浪费这样的好时光。

    他一只胳膊搭在杜威的肩膀上,两个人像是好兄弟一样向里面走去,杜威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陈强则是喜笑颜开,见到人都会点头问好。

    “那小子是家里死人了吗?”一个认识杜威的小混混骂道,他哪里知道杜威是为挟持了,心里有苦说不出。

    忽然,一个穿着皮夹克的中年人走过来,看着杜威说道:“我说飞爷给了你们两万块,你是不是应该请兄弟们喝两杯呀!”

    陈强笑着说道:“杜爷就是想请大家喝酒,特意回来的。”他说着从杜威的口袋里掏出几十张的百元大钞丢在地上。

    “杜爷,你小子也敢叫爷!”

    “就是,我看着这小子是膨-胀了!”

    “哈哈,管他呢,有钱花就行了!”

    ……

    几个小混混一边用嘲讽的眼神看着杜威,一边低头捡地上的钱。

    杜威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这陈强是要害死自己,就自己这点本事还敢称爷,不给人做孙子就差不多了。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天上人间的包厢前,陈强听到里面传来就跟杀猪一样的嚎叫,这他妈是唱歌吗?简直是鬼哭狼嚎。

    陈强忍不住想把耳朵塞起来,可是想到等下还有事情要办,只好勉为其难地听着了,而且当着门口的两个打手也不好这么做。

    “杜威,你怎么来了?”一个大块头的打手问道,他和杜威认识。

    不等杜威开口说话,陈强便抢先说道:“听说姓陈的小子从警察局里逃出来了,我们过来给飞爷报信,两位兄弟抬抬手!”

    他嘴里说着,手已经从杜威的口袋里拿出十几张的钞票,塞给了两个人。

    大块头见钱眼开,笑着说道:“进去吧!飞爷正在里面唱歌。”

    杜威看着自己的钱被陈强送给人,心早就痛得滴血了,可是什么话都不能说,只能认命了。

    “多谢两位兄弟了!”陈强笑着说道,杜威也不得不配合他,脸上挤出一丝笑。

    他们推开包厢的门,包厢里的灯光缭绕,沙发上坐了十几个人,看不清楚长相,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进来了。

    杜威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被陈强捂住了嘴巴,两个人坐在了靠近门口的沙发上。

    陈强目光犀利如鹰,朝着最里面看去,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