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8章 风衣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砰砰砰!

    包厢瞬间变成了保龄球馆,那些家伙的脑袋就跟球瓶一样,啤

    酒瓶像是保龄球,无情的落在他们的脑袋上。

    啊啊啊!嗷嗷嗷!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个个应声倒地,然后像是疯了一

    样向着门口爬去,恨不得从门缝里钻出去。

    咚咚咚!

    一个个脑袋在门上撞得叮咚作响,门早就被陈强抢在前面给反

    锁了。

    “都他妈给我老实点!”陈强爆喝一声,如同石破天惊,吓得

    众人瑟瑟发抖,全都低着头,正眼也不敢看他一下。

    砰的一声!又一个啤酒瓶被陈强砸在了墙壁上,黄色的啤酒混

    合着雪白的沫子,溅在众人的头上和身上。

    杜威吓得蹲在一边,动也不敢动,他没有想到陈强一个人,居

    然把这些老大打的抱头鼠窜,落花流水。

    “全都给我去那边蹲着!”陈强厉声说道,地上的众人乖乖地

    蹲在了墙角的位置,不少人的手被玻璃渣子割伤了,鲜血喷出,

    也不敢喊一声痛。

    陈强真的太暴力了,他下手快而准,准而狠,这些人喝了不少

    酒,战斗力本来就有所下降,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看来《神农真经》没有白练呀!”陈强低头看着自己的双

    手,脸上露出满意的笑。

    虽然打了这么多人,陈强却没有感觉到累,浑身精力充沛,就

    算再打十几个人也不是问题,他发现《神农真经》正在改造着自

    己的体质和力量,而不是单单的打对手的穴道,自己变得越来越

    强。

    陈强坐在沙发上,抬头朝着众人看过去,脸上有几分微微笑

    意。

    “杜爷,谢谢你呀!带我找到飞爷。”陈强回头拍着杜威的肩

    膀,搞得两个人很熟似的。

    杜威急的脸色涨红,恨不得撞墙而死,陈强这是不把自己坑

    死,决不罢休呀!

    这些大佬被陈强打的没脾气,等下少不了把恶气出在自己的身

    上。

    果然,众人纷纷朝着杜威看过来,一个个双眼冒火,恨不得将

    杜威挫骨扬灰。

    “秃子,告诉我是谁让你阴我的!”陈强还等着回去吃宵夜,

    站起身厉声说道。

    飞爷吓得向后退去,他哪里敢把那个人说出来,脑袋摇的像是

    拨浪鼓一样,两只手紧张的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见过凶的,也见过狠的。

    可是像陈强这么凶狠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人打了十几

    个人,就跟拍苍蝇一样,轻而易举。

    “不说,是吧!也不知道是你的嘴硬,还是这些玻璃硬。”陈

    强的声音更加阴冷,上前一把抓住飞爷秃头上仅存的几根毛,将

    他从人群里拖了出来。

    飞爷痛得哇哇乱叫,明光闪闪的脑门上,布满了红色的血珠,

    缓缓流下来,一张脸也变成了血红色,面目狰狞,看的众人瑟瑟

    发抖,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不想说是吗?”陈强冷笑一声说道:“很好,那就尝尝玻璃

    渣子的味道,平常大鱼大肉吃多了,让它给你开开胃!”

    他抓着飞爷的秃脑门,将脸朝着桌子上的碎玻璃撞去,脸上露

    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其他人吓得纷纷向后缩去,就跟龟儿子

    一样。

    眼看着飞爷的脸就要和玻璃渣子接吻了,他吓得大声说

    道:“李……老板……是李老板…,让我暗中给你找麻烦的。”

    陈强在他的秃脑门拍了一下,发出两声闷响,笑道:“李老板

    是谁?”

    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李坤被老虎吓死的事情,林天阳

    已经跟他说过了,这个李老板很有可能是李家派来的人。

    李坤是李家的独苗,他死了,李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可是陈

    强没有想到他们的手,居然伸到了长岭县。

    飞爷哭丧着脸说道:“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穿着一件

    黑风衣,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看不清他的长相……”

    陈强知道这个时候,飞爷早被吓破了胆,不敢骗自己的,拍着

    他的肩膀说道:“算你识趣,后面要是听到什么动静,知道应该

    怎么做了吧!”

    飞爷吓得连忙点头,众人也跟着点头,他们在长岭县横行霸道

    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过陈强这种狠角色。

    “杜爷,你和大家是熟人,就留下来和飞爷他们叙旧吧!”陈

    强一脸坏笑地说道,转身向外走去,脑子里想着后面如何对付李

    家,李坤死了,这就意味着他们之间成了死仇,不是自己干掉他

    们,就是被李家吃掉。

    陈强抬脚出了包厢,走廊里站着几十个手持棍棒砍刀的混混,

    一个个脸上杀气腾腾,看到他的瞬间,这些家伙更是一副蠢蠢欲

    动的样子。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要不然你们

    老大可能要挂了!”陈强一脸淡然地笑道:“还不让路!”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却又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那些人不由自

    主让开了一条路,身后的包厢里,那些老大也没有人敢吭声。

    陈强笑容满面地朝着众人挥挥手,扬长而去。

    杜威欲哭无泪,起身想要追出去,却被关在了里面,那些人估

    计陈强走远了,纷纷起身向他扑过去,一阵拳打脚踢,揍得杜威

    哭爹喊娘,多半条命都没了。

    清音阁。

    许晴等了大半天没有看到人,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想要给陈强打电话,可是陈强的手机关机了。

    “你知道他去做什么了吗?”许晴抬头看着领班,一个多小时

    过去了,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领班笑着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陈先生说是有点要紧事出

    去一下,让许警官等他回来,要不先给您上菜?”

    “不用了,再等等他吧!要是还不回来,我就要回去了。”许

    晴朝着包厢门口看去,然后看到陈强从外面走进来。

    陈强看到许晴冷若寒冰的脸,就知道她这是生自己的气了,连

    忙说道:“我不是让你上菜,让许警官先吃的吗?”

    “你不来,我怎么敢吃!”许晴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大半夜

    到底去哪里了?这满头大汗的,去跑马拉松了吗?”

    “刚才看到两个老朋友,在一起聊的高兴了,差点忘了时间,

    真是不好意思呀!”陈强当然不会傻到告诉一个警察,他刚才去

    打架了,而且把人家打的头破血流。

    很快,领班便将菜上全了,陈强又要了一瓶红酒,两个人酒足

    饭饱之后,离开了清音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