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4章 强人所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黄成愣了一下,朝着陈强看过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

    药。

    陈强转身从两个卖药材的人的药篓里,分别抓了一把药材,转

    头说道:“黄先生可能有所不知,药材之间的药性都是相生相克

    的,两种没有毒的药材,混合在一起可能就会变成剧毒,要是韩

    龙能一口说出这两种药材的名字和药性,我就让他替王小六做了

    药材收购站的站长,怎么样?”

    “陈医生,你这是强人所难,韩龙怎么可能认识这两种药材,

    更不知道它们的药性了,再说做药材收购站的站长,需要懂这些

    做什么?”黄成黑着脸说道。

    本以为搬出林天阳这座五指山,肯定能镇住陈强这只孙猴子。

    陈强不慌不忙地说道:“黄先生此言差矣,药材收购站的站长

    可不是每天来转转就完了,他们需要辨别这些药材的药性,将药

    材分门别类的,要不然药性相冲,可能制造出毒药的。”

    他并没有危言耸听,这些药材收购站的站长都是有多年采药经

    验的,其中有一些还是医学院毕业的,王小六就是个老药农了。

    “你少吓唬人,我就不相信王小六能够说出药材的名字和药

    性?”黄成很不服气地说道,这是自己抢班夺权的第一仗,可不

    能就这么输了。

    陈强微微一笑看着王小六,他立即明白陈强的意思了。

    王小六指着陈强左手里的药材说道:“这是鸡骨草,促进消化,清热利湿,散瘀止痛效果很好。”

    他又指着另一种药材说道:“这个是蟾蜍草,治疗痔疮的效果

    很好,我看黄先生可能需要吧!”

    “你”黄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脸色涨红。

    他身后的韩龙说道:“黄先生,我们不要跟这些乡野村夫计较

    了,还是先回去吧!”

    随后,黄成恶狠狠地瞪了陈强一眼,两个人灰溜溜的走了。

    “黄先生,你要是需要蟾蜍草的话,我可以多送你一点

    的。”陈强笑道。

    他不动神色地化解了一场危机,众人纷纷鼓掌叫好。

    “强子,你是越来越毒舌了,那小子恐怕今晚要气的睡不着

    了。”刘川笑的肚子痛。

    陈强向前走去说道:“嘴巴这么臭,估计嘴里也长了痔疮,我

    这也是为了他好呀!”

    两个人回到县城以后,陈强看时间还早,想着是不是要回村子

    里,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陈医生,我是陆欢欢,我妈说要晚上请你吃饭,你有时间

    吗?”电话里响起陆欢欢有些青涩的声音。

    陈强想了一下,是时候去看一下陆母脚伤有没有留下后遗症,

    像这种伤很有可能会有血脉补偿等后遗症的,反正也差不多到了

    吃晚饭的时候。

    “好呀!我等下就回去。”陈强笑道,挂断电话之后,又去超

    市买了一堆补品和学习用品,这才让王智送自己去南山村。

    刚到村口,就看到陆欢欢骑着一辆白色的自行车,看样子是要

    去镇里。

    陈强让王智停车,他从车上下来喊了一声,陆欢欢回头看到是

    他,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

    “陈医生,你先去我家,我妈让我去镇上买瓶酒回来。”陆欢

    欢说道,转身又要骑着自行车离开。

    陈强大声说道:“等一下!”

    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抓住了自行车的后座,陆欢欢身轻如燕地

    跳了下来。

    “你把自行车放在这里,我们坐车去买酒!”陈强说道,便从陆欢欢手里拿过自行车,停在了路边的农田里。

    陆欢欢想要拒绝,王智已经把车开过来了。

    “快上车!天色也不早了,你一个人骑自行车去镇里,我也不

    放心。”陈强说道,便将陆欢欢塞进了车里。

    陆欢欢还是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车,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欢

    喜,生怕弄脏了车。

    “学校不是开学了吗?你怎么还没去学校?”陈强问道。

    陆欢欢说道:“本来打算今天去上学的,我妈说要请你吃饭,

    谢谢你对我们的帮助,她脚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我就留下来帮

    他了。”

    陆欢欢从小缺少父爱,陈强这么关心和爱护她,如兄如父,而

    且陆母受伤,也是陈强在帮忙照料,让她心里很感动,想要亲自

    道谢。

    “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来了。”陈强说道。

    陆欢欢连忙说道:“不行,你要是不来了,我妈就白忙乎多半

    天了,我可是很多年没有见到她下厨做这么多的菜了。”

    两个人又东拉西扯聊了一些事情,买好酒以后,回到了陆家。

    隔着老远的距离,他们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饭菜香味,肚子也很

    配合的咕咕咕叫了起来,两个人快步向里面走去。

    一进门,就看到饭桌上摆了十几道菜,上面都用碗盖着,这是

    为了防止菜凉了。

    “妈,我回来了!”陆欢欢一边说着,将酒瓶放在了桌子上。

    陆母还在炒菜,她转过头正要说陈医生怎么没有来,看到陈强

    已经站在地上了,脸上露出一丝欢喜的笑意。

    “陈医生,快走,我这道菜马上就炒好了。”陆母说着,转身

    继续炒菜了。

    陈强笑道:“阿姨,你不用这么客气,这些菜我们已经吃不完

    了。”

    陆欢欢将盖在碟子上的碗拿开,一道道菜露出了本来面目。

    蘑菇炒肉,红烧鸡块,麻婆豆腐,酸菜鱼都是一些家常菜,不

    过陆母做的很精致,让人一看就有了食欲。

    这些菜至少也要花两百多块,这对陈强来说九牛一毛,可是对

    陆家母女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了,还有桌子上的一百多块的西凤

    酒,陆家母女算是破费了。

    很快,陆母便将最后一盘菜炒好了,随后也坐在了桌子上。

    她拿起酒瓶,给陈强斟了一杯酒,眼眶泛红地说道:“陈医

    生,这次真的要多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现在肯定还躺在床

    上,你帮了我和欢欢那么多,来,我敬你一杯酒。”

    话音刚落,她端起眼前的酒杯,跟陈强的酒杯碰了一下,眼镜

    也不眨喝了下去。

    坐在一边的陆欢欢嘴巴张的老大,能塞进去一个鸭蛋,因为她

    从来没有见过老妈喝酒,而且还喝的这么豪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