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5章 酒后吐真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医生,我再敬您一杯!”陆母又端起酒杯,向陈强敬酒。

    一个女人向自己敬酒,陈强当然不能拒绝了,而且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因为酒精的缘故,陆母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上,几多妖-娆的红云飞上脸庞,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睛碧波荡漾,唇角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让人觉得陶醉。

    她和柳月蓉以及李玉兰那种熟-妇不同,她们身上已经没有少女气息了,不知道陆母是因为独守空房的缘故,还是她有些孤傲

    的性格导致。虽然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骨子里却透着一丝少女的青涩和倔强,让人觉得怜惜和心动。

    “妈,你不能再喝了!”陆欢欢看不下去了,陆母平常不喝酒,一喝就喝这么多。

    “妈没事,今天我心里高兴,多喝两杯没事的。”陆母说话之间,又举起了酒杯。

    陆欢欢看到她不听自己的劝告,转头向陈强求助,陆母再这样喝下去,肯定会喝醉的。

    陈强并没有理会陆欢欢,她还是个孩子,不懂成年人的世界,陆母喝的哪里是酒,而是生活里的痛苦和委屈。

    人清醒的时候痛苦难以排解,喝醉了什么也不去想,可以从痛苦里解脱出来。陆母苦了太久,让她醉一场,也是好事。

    “再喝!”

    “我们再来一杯!”

    ……

    陆母越喝越起劲,陆欢欢只能在一边干着急,她甚至对陈强有些生气,一个大男人和女人喝酒,也不知道让着点。

    陆母的酒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大概喝了二两酒的时候,就醉倒在桌子上了。

    陈强和陆欢欢将她扶到床-上,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被陆母一把抓-住了手。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等的好辛苦,我的心……”

    “女儿都这么大了,你在哪里?”

    ……

    陈强忽然明白了,刚才自己当了陆父的备胎,陆母把自己当成离别多年的丈夫,至少喝到后面是这样的,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灼热,像是有火在心里燃烧。

    陆欢欢听的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陆母平日里总是表现的很坚强,她从来没有听老妈说过这样的话,她也几乎忘记了父亲的存在。

    陈强没有把手抽回来,不是为了占便宜,他的心里对眼前的女人钦佩万分,也心疼万分。

    半个时辰之后,陆母总算是平静下来了,昏昏沉沉地睡着了,陈强给她盖好被子,转身看到陆欢欢哭成泪人了。

    他伸出手抹去陆欢欢脸上的眼泪,笑着说道:“不要哭,以后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们受人欺负和受苦的。”

    陆欢欢忽然冲进了陈强的怀里,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她紧紧靠在陈强的怀里,像是一叶在惊涛骇浪里的扁舟,找到了停靠的港湾。

    “陈医生,我不知道我妈心里原来那么苦,我以前还经常惹她生气,都是我不好……”陆欢欢说着泣不成声,瘦弱的身子不停地颤抖,听得他也心酸。

    陈强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说道:“欢欢,你做的已经够好了,你-妈妈今晚说出心里压抑多年的痛苦,后面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朝着床-上的陆母看了一眼,不知道她是不是梦见一家人团聚了,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就连眼睛都跟着笑了。

    随后,两个人坐在一起享受了一顿丰富的晚餐,刚才忙着陪陆母喝酒,陈强也没有怎么吃菜。

    他一直以为李春岚的厨艺已经算是顶尖的了,可是吃完陆母做的菜,他觉得更胜一筹,这些菜食材虽然简单,可是被她做出了很有层次的味道,也许与她人生的经历有关。

    “欢欢,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陈强吃完饭之后,给昏睡中的陆母针灸了一下,随后向陆欢欢道别。

    陆欢欢心里还有一丝不舍,想要和陈强多聊会儿,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可是想到要是陈强太晚离开,村子里的人肯定会有闲言碎语传出来的,只好送他出门了。

    陈强出门以后,便和王智开车去了云海市,因为刀叔打电话让他去一趟家里,说是身体不舒服。

    十一点多的时候,陈强出现在了刀叔的房间里,他的脸色十分难看,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脸色黑沉沉的,两只眼睛充-血,嘴唇干裂出-血,整个人也消瘦了很多。

    “刀叔!我给你针灸一下!”陈强说着,便要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给刀叔进行针灸。

    刀叔看到银针的瞬间,脸色微微一变,朝着陈强身后的霸哥使了一个眼色。

    “霸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强一脸懵逼地说道,他的脑袋上顶着一把黑漆漆的枪,正是霸哥所为。

    霸哥厉声说道:“刀叔待你不薄,你居然利用针灸的机会给他下毒,姓陈的,你的心也太黑了吧!”

    “陈医生,我对你不错吧!你为什么要害我?说,这是不是林天阳的意思,他想要吞并我在云海市的势力,对不对?”刀叔一

    把掀开身上的被子,左手拿着枪,原来他早有准备,这是给陈强设的圈套。

    陈强一脸委屈地说道:“刀叔,这中间肯定有误会的,我怎么会害你?有你在云海市做我的靠山,我才能高枕无忧的做生意。”

    要是别人对着两把枪,就算不吓得魂飞魄散,恐怕也要浑身哆嗦了,陈强显得很是淡定,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身正不怕影子斜!

    “好一个高枕无忧,我要是死了,林家成为云海市地下势力的

    主宰,你岂不是更加可以为所欲为了!”刀叔冷声说道:“你小

    子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你既然说自己是无辜的,我就让死的

    明明白白!”

    他的话刚说完,霸哥便从陈强手里拿走了那根银针,随后又将

    所有的银针取走。

    “陈医生,你先坐会儿,等下自有分晓。”刀叔笑着说道,手

    里的枪却始终没有挪开,眼里透着一股难以窥测的神色。

    几分钟之后,霸哥拿着一个盒子走进来了,身后跟着文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