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7章 李家的震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家上下一片哀嚎!一片震怒!

    “什么?家主被人杀了,这不可能……”

    “到底是谁?狗胆包天,居然敢暗算家主,我们现在去将他们

    连锅端……”

    “家主,家主,你怎么就这么离开我们了,你不能……”

    “这个仇,我们李家一定要报……”

    ……

    众人乱成一团,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李振之死。

    短短的时间,李家一连死了两位家主,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情。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纷纷喊着要报仇雪恨的时候,坐在大堂中

    央的中年女人却是一言不发,脸色冰冷,浑身透着一股子千年寒

    冰的气息,眼中的哀伤遮天蔽日,可是她却没有流一滴眼泪,因

    为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心里的血也流干了。

    儿子死了!

    丈夫死了!

    一个女人人生里最悲惨的两件事情,她都遇到了,而且是连在

    一起的。

    杜秋红的心已经死了,要不是丈夫儿子大仇未报,她已经追随

    他们去了。

    她现在不能死!

    她要好好地活着,看到仇人死!

    “夫人,家主的仇我们不能不报,这口气我咽不下去,请夫人

    允许我带人杀到云海市,将那个老东西和姓陈的小子碎尸万段,

    给家主和少家主报仇。”一个光着膀子,露出一身腱子肉的光头

    说道,他的脸上有一道疤,不但没有让人觉得毁容,而是平添了

    几分草莽英雄的气息。

    这个光头绰号“鲁智深”,叫做李元霸,是李振的堂弟,道上

    有名的大力士。正是因为他从小神力,一只手可以轻轻松松地举

    起一百八十斤的铜锤,因此改成隋唐第一英雄李元霸的名字。

    “我愿意跟谁三爷,一起前往云海市,给家主和少家主报仇,

    此仇不报,我们绝不回李家。”这次说话的是个面容俊秀的白面

    书生,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中山装,浑身上下散发着勃勃英气。

    白面书生叫做余无缺,乃是李振手下的智囊,向来以心狠手

    辣,善于布局而出名,这次李振孤身前往云海市给李坤报仇,他

    几番阻拦。可是李振报仇心切,没有听从他的建议。

    杜秋红还是没有说话,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嘴角露出一丝冰

    冷的笑意,可是在众人的眼里,这就是杀机!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才是李家真

    正的家主,因为李振向来对她的话言听计从。

    李家的很多事情,都是杜秋红在背后操控的。

    “元霸,我知道你为家主报仇心切,可是我们不能再犯同样的

    错误,他们杀了家主,现在一定是全面戒备,就算你们去了,也

    只是自投罗网,被他们干掉。”杜秋红不紧不慢地说道,她比谁

    都想要报仇,可是她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顿时,刚才喊着要去报仇的人,纷纷闭上了嘴巴,因为杜秋红

    说的很有道理,谁也无法反驳。

    “你们对外称家主突发急病去世了,家主被杀之事不许传出去,也不许在李家私下讨论,要是让我知道有人乱嚼舌根,我保

    证将他的舌头拔下来祭奠家主。”杜秋红面无表情地说道,俨然

    一副李家新任家主的样子。

    众人服服帖帖地说道:“是,夫人!”

    李振死了,李家现在是内忧外患,已经成了一盘散沙,虽然一

    个个都喊着给李振父子报仇,其实不少人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

    众人离开以后,杜秋红朝着身边的女仆问道:“小姐还有多久

    才能回来?”

    女仆躬身说道:“回夫人,小姐今晚就能到家。”

    杜秋红点点头,朝着李振的灵堂微微躬身,上了三炷香,脸上

    神色悲戚,目光幽怨凄凉,瘫坐在蒲团上,泪如雨下。

    刚才,她是李家的新任家主,也是李家的主心骨和精神支柱,

    她不能倒下,要表现的强悍,要镇得住那些心怀叵测的人。

    现在,她终于可以卸下伪装,变成那个丧夫丧子的普通女人,

    心如刀绞。

    “坤儿,阿振,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你们泉下有知,保佑我

    送姓陈的一家老小,下去陪你们!”杜秋红一字一顿地说道,双

    目之中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这几天,陈强一直留在诊所里照顾李春岚,她的精神算是稳定

    下来了。

    可是一直喊着要见陈刚,他只好故技重施,请人给李春岚打电

    话,撒谎说是去京城考察市场,过段时间就回来看陈大山夫妇。

    李春岚没有读过多少书,心思也没有那么深沉,居然相信陈刚

    去京城出差了,精神逐渐恢复了稳定,可以正常生活了。

    “强子,你这几天也没有休息好,快回去好好睡个觉,诊所里

    面有我呢!”马翠芸看着憔悴的陈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疼惜。

    陈强躺在病床-上说道:“我没事,嫂子,你说我哥他到底在

    哪里?”

    话刚出口,陈强就觉得自己的问题太愚蠢,这个问题把自己智

    商拉到猪的水平线,马翠芸要是知道陈刚的下落,还用自己问,

    她早就自己去找人了。

    马翠芸倒是不介意,神色恍惚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可我总

    觉得他就在我们的身边,好像一直在暗中看着我们。”

    现在只要提到陈刚的名字,马翠芸像是老年痴-呆症前期,反

    应要慢半拍。

    “嫂子,你太敏感了,我哥要是在我们身边,我早就发现

    了。”陈强无奈地笑道,再这样下去,马翠芸估计也要成精神病

    了。

    马翠芸苦笑道:“也有可能是我太紧张了,他既然不想见到我

    们,就算我再想看到他,也没有什么用的。”

    这个世上,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很难找到一个逃避自己

    的人。

    陈强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大家好不容易才从李春岚的病情里

    解脱出来,应该谈一些轻松有趣的事情。

    “嫂子,我们明天去学校看小倩吧!然后一起出去吃个饭,你

    觉得怎么样?”陈强转移话题,抬头朝着诊所外面看去。

    “你们要去县城吃饭,是不是也要带上我呀!”一个银铃般悦

    耳动听的声音,从诊所外面传进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