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4章 陆家母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卡车失控往往只有一种下场,就是车毁人亡!

    李元霸比车毁人亡幸运一些,他只是撞在一堵墙上,撞得砖块

    乱飞,撞得灰尘四起,也撞得自己头晕目眩。

    李元霸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陈强前面根本就没有展示自己真

    正的本事,他不过是在想办法激怒自己,消耗自己,这样让他的

    胜算提高,果然是个狡猾的家伙。

    可惜,一个人醒悟的时候,往往已经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接

    受失败的结局。

    “臭小子,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认输吗?你休想!”李元霸气沉

    丹田,双拳重新握在一起,灰头土脸向着陈强扑过来。

    陈强气定神闲地抬起双拳,在李元霸双拳落下之前,两只拳头

    精准地打在了他的腋下,李元霸瞬间感觉到体内的力量被打散

    了,快速地从体内流失了。

    砰砰砰!

    陈强并没有收手,拳头像是雨点般落在李元霸的身上,直到李

    元霸脖子一歪,晕死过去了,他才停手站了起来。

    路边还有几十个围观者,不方便将他当场打死,要不然陈强会

    毫不犹豫结果了他。

    就算李元霸不死,从今以后也是个废人了。

    “大家替我作证呀!这个人想要杀了我,我是被迫反击,这是

    正当防卫呀!”陈强笑呵呵地说道,朝着众人拱拱手。

    “我们都看到了,陈医生,你是正当防卫,我们会给你作证

    的。”有认识陈强的人说道,其余人纷纷跟着响应。

    陈强上车之后,让王智开车继续走,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

    样。

    回到村子里,陈强直接去了诊所,又在诊所里忙乎了多半天,

    一直傍晚时分才忙完,正要和马翠芸回家的时候,看到两个人朝

    诊所走过来。

    陈强仔细一看,两个人是马小倩和陆欢欢,他想起来今天是星

    期六,学校放假了。

    “强哥,你怎么都没有去学校看我呀!”马小倩撅着小-嘴说

    道。

    陈强笑道:“我不是前段时间才去看你了吗?诊所里病人这么

    多,我要是走了,你姐肯定忙不过来的。”

    “就是,你个臭丫头,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你姐,天天想着你强

    哥。”马翠芸笑着说道。

    马小倩的小心思当场被说破了,而且陆欢欢还在这里,顿时羞

    得小-脸通红,像是快要熟透的红苹果。

    “陈医生好!”陆欢欢轻声说道,马小倩说周末要回家,她想

    要来看看陈强,便跟着回来了。

    陈强说道:“不是说了不要叫我陈医生,就跟小倩一样叫强哥

    好了。”

    “嗯,强哥!”陆欢欢怯生生地叫道,心里美滋滋的。

    几个人正说话的时候,李春岚打电话让回家吃晚饭,陆欢欢说

    是要回家,被陈强给留住了,最后在陈家吃完晚饭,陈强骑着电

    毛驴将她送回了南山村。

    两个人路上有说有笑,陈强将一些诊所里的事情,陆欢欢则是

    分享学校的趣事,诸如同学们背地里都叫马小倩小辣椒,因为谁

    也不敢惹她,还有班里转校来了一个叫枫少的富二代,喜欢欺负

    女学生,特别可恶。

    欢快的时光总是短暂,他们很快就到陆家门口了,远远地就看

    到陆母在门口等着,陆欢欢给村子里的人带话,说是自己要回来,陆母天还没有黑就等着了,大半天没有看到人,都快要急死

    了。

    “妈,我回来了!”陆欢欢从电毛驴上跳下来,飞快地跑到了

    陆母的身边。

    陆母脸色冷冰冰地说道:“学校早放学了,你怎么现在才回

    来?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妈,是我不好,我去诊所看陈医生,后面在他家吃了饭,我

    以后不敢了。”陆欢欢抓着陆母的手说道,两只眼睛红红的。

    陈强连忙上前说道:“阿姨,真的对不起,你错怪欢欢了,是

    我留她吃饭的,所以回来的晚了。”

    陆母朝着陈强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她并不是

    嫌陆欢欢去陈家吃饭了,而是担心她路上遇到危险。

    “陈医生,快请屋子里坐!”陆母说道,转身将门推开了,陈

    强没有犹豫进去了。

    屋子里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地上两排盛开的菊-花,透着淡淡

    的清香,桌子上摆着两副碗筷,还有几样精致的菜,一看就是专

    门做给陆欢欢的。

    “阿姨,你最近脚有没有再感觉到不舒服?”陈强看着陆母问

    道。

    陆母点头说道:“有时候有点酸痛,不过不碍事了,上次多亏

    陈医生,要不然我已经成瘸子了。”

    “就是,强哥,你帮我们太多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的恩

    情。”陆欢欢跟着说道,她的脑子里忽然跳进以身相许四个字,

    脸色一红,羞得她连忙将头转过去,蹲下-身子看菊-花,用来掩

    饰自己的失态。

    陈强微微笑道:“阿姨,你坐下来,我给你再针灸一下,你气

    血比较虚弱,我前两天抓了几副补血益气的汤药,这几天太忙,

    也没有机会给你送过来!一直放在电动车的箱子里,等下拿给

    你。”

    话音未落,陆欢欢就起身说道:“我出去拿药!”

    陆母也没有拒绝陈强的好意,随后坐在凳子上,将鞋袜脱去,

    陈强拿出银针给她针灸了两下,她感觉到脚踝位置传来一阵暖

    流,原本冷的像冰块的脚,也迅速暖和起来了。

    “妈,强哥,药拿回来了!”陆欢欢手里拎着汤药袋子,从外

    面走进去了。

    陈强站起身来,陆母也迅速穿好了鞋袜。

    三个人随便聊了两句,他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告辞离开了。

    陆母和陆欢欢将他送出门以后,陈强跳上电毛驴,回头朝着两

    个人笑笑,一溜烟的消失在冰冷的夜色里。

    陆家母女心头却是暖洋洋的,陈强让这个原本冷如冰窖的家,

    像是春天一样温暖。

    “欢欢,你一定要好好念书,长大了要做陈医生这样的好

    人。”陆母微微感慨道。

    陆欢欢坚定如山地说道:“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成为陈医生那

    样的人。”

    母女两个又在门口站了片刻,才转身进了屋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