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3章 人生是条不能回头的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药材公司。

    黄成气得跳脚,指着眼前的中年人破口大骂:“废物,这么点

    小事都办不好,我要你干什么,要是不能将那些药材站的站长留

    下来,你就别回来了。”

    中年人愁眉苦脸地说道:“黄总,那些人像是吃错了药,一个

    个全都要闹着离职,有很多人离职手续也不办,就走掉了。”

    “好呀!那些补办离职手续的人,这个月的工资一毛钱也不要

    发给他们。”黄成怒声说道,肺都要气炸了。

    陈强被辞退之后,先是药材公司的骨干纷纷离职,现在那些站

    长,也一个个都不干了,不到半天的时间,整个药材公司成了一

    个空架子。

    “黄总,那些人说钱不要了,就当”中年人低声说道,后面的

    话没有敢说出来。

    黄成也没有追问,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自从上次他在药

    材站搞得那档子事之后,很多药材站的站长,就对他心生不满

    了。

    要不是陈强一直压着,这帮大字不识一个的站长,早就闹翻了

    天。

    “你回去跟他们说,我愿意给他们涨工资,每个月比前面高出

    两千块,马上年底了,还有分红给他们。”黄成脑子转的也快,

    现在总公司成空壳了,要是下面的站长再走的一个不剩,自己就真的成光杆司令了。

    中年人唯唯诺诺地说道:“涨工资和年终分红的事,我都跟他

    们说了,可是根本就没有什么用,他们说什么也不要了,就是不

    想干了。”

    “真是一群疯子,陈强那小子也不知道给这帮乡巴佬灌了什么

    迷魂汤,这帮蠢货居然跟他穿了一条裤子。”黄成脸色铁青地说

    道,心急如焚。

    总公司没有骨干,底层没有员工,药材公司就成了摆设。

    林天阳对药材公司可是很看重的,现在临江县的药材,源源不

    断送往林家的药厂里,要是收不到药材,药厂就要停工,麻烦就

    大了。

    据他所知,林天阳上个月刚和国内几个药品销售巨头公司谈成

    了几笔生意,这时候没有药材送到药厂,就等于生意黄了。

    这么一想,黄成的脑袋沉重如山,甚至有些后悔接手药材公司

    了。

    “你跟我一起去找那些药材收购站的站长,药材一定要按时收

    购上来。”黄成脸色苍白地说道,心里对陈强更是恨之入骨。

    两个人刚出药材公司,就看到外面下雨了。

    “黄总,下雨了,我们等会儿再走吧!”中年人说道。

    黄成瞪着眼睛说道:“等个屁,药厂等着药材进行生产,要是

    耽误事情,林先生怪罪下来”

    话没有说完,黄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林天阳打

    来的。

    “林先生,这么晚了,您打电话有什么事吗?”黄成小心翼翼

    地说道,隔着手机屏幕,他都能感觉到林天阳的怒气。

    林天阳厉声说道:“今天什么情况?为什么药材没有按时发

    货?”

    自从上个月签了大单子以后,林天阳不敢掉以轻心,一直亲自

    盯着药厂的生意。

    黄成眉头一皱,决定将这个锅甩给陈强。

    “林先生,您不知道呀!”黄成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陈

    强那小子忌恨你早上解除了他药材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便鼓动下

    面的人辞职,现在公司的骨干大部分已经离职了,下面的药材站

    站长也要离职,我正要去给他们做思想工作。”

    说完之后,黄成屏气凝神,等着林天阳的雷霆之怒。

    “好的,我知道了,明天无论如何,要将药材顺利送到药

    厂。”林天阳声音平静地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黄成轻轻拍了一下胸口,悬着的心总算是慢慢放下了。

    “还愣着干什么,我们现在就去挨家挨户拜访那些站长,快去

    开车!”黄成冷声说道,中年人立即向前跑去。

    两分钟之后,两个人开着车下乡去了。

    迎宾大酒店。

    陈强和朱龙还有刘川三个人正在喝酒,追忆往昔。

    明天可是一场硬仗,就算不死,也要伤筋动骨,甚至变成废

    人,自然要趁着现在好好享受一番了。

    “强子,怎么最近没有听你说起徐蕾?”刘川端着酒杯说道。

    陈强跟他碰了一下杯,微微笑道:“我今天去给她老公看病,

    听说徐蕾去东南亚旅游了,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这种鬼话你也信,那个老家伙骗你的,我听道上的朋友说,

    徐蕾是被派去东南亚做生意了,那个老家伙不知道搞什么鬼,这

    两个月足不出户,对外宣称,身体不适。”朱龙说道,朝着陈强

    看了一眼。

    徐世严的话,陈强本来就不信,就连标点符号也不信。

    他已经隐约猜到徐蕾被派出去办事了,朱龙的话更加验证了自

    己的猜想。

    “我说你现在是包打听呀!什么事都知道。”刘川嘿嘿笑道。

    朱龙有些得意地说道:“多谢夸奖,你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

    内-裤,是不是!”

    刘川呸了一下,跟着说道:“我穿什么内-裤,关你屁事,徐

    蕾的老公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你都不知道,看来你一点也不关心我们的班花。”朱龙接

    着说道:“徐世严可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徐蕾这次去东南亚,

    就是去收货了。”

    刘川白了他一眼说道:“就算关心班花,也是陈强要关心才是。”

    两个人一脸坏笑地朝着陈强看过来,陈强装作什么都没有听

    到,三个人又继续喝酒了。

    酒一直喝到了十点多,朱龙和刘川才起身回房间休息了,他们

    知道明天要是一场恶战,也不敢喝的酩酊大醉。

    两个人离开之后,陈强在床-上躺着,想了一会徐蕾的事情,

    又想起明天和周家的战斗,忽然觉得有些心累。

    要是自己没有回到村子里,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其实留在省城找个小医院,做个小医生也挺不错的,至少不用

    过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

    可是人生没有回头路,只要硬着头皮走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