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8章 引火烧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周韬要得手的时候,有人从外面走进来了,周韬的两个手

    下连忙说道:“刘局长!”

    周韬听到是刘铁柱,连忙停了下来,转头说道:“刘局长,你

    怎么来了?”

    刘铁柱脸色铁青,很不好看,冷声说道:“周老板,你还真的

    把我这里当成你们家是吗?”

    马翠芸听到周韬叫刘铁柱刘局长,她已经吓得六神无主,连忙

    说道:“刘局长,救我,救我……”

    刘铁柱抬头朝着马翠芸看了一眼,转头说道:“周老板,人情

    我已经卖给你了,不过你要在我这里干那种事情,恕我不能答

    应!”

    这里毕竟是警察局,要是传出去,他的脸上也不光彩。

    “是吗?刘局长这句话说的有些见外了,我只是逗她玩玩而

    已,你不用这么紧张。”周韬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一边整理自己

    的衣-服,色-眯-眯地盯着马翠芸。

    马翠芸吓得浑身发抖,用手紧紧抓着身上被撕扯成布条的衣服,才能勉强保证不走-光。

    “周老板,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人带走?”刘铁柱问道,马翠芸

    现在是一块烫手山芋,他想尽快丢给周韬。

    周韬哈哈笑道:“我相信再有两天时间,姓陈的小子就会来西山市找她的相好,等刘局长帮我抓-住了陈强,我就将她带走。”

    黑-道上的势力对付不了陈强,他就动用自己在白道上的势

    力,不相信收拾不了陈强。上次大渡江边恶战之后,周家死了好

    几个混混,只要陈强落在警察手里,判他一个死刑是绰绰有余

    了。

    现在陈强没有落网,他要是将马翠芸带走,就等于引火烧身,

    周韬要让这把火在警察局熊熊燃烧,把陈强烧成灰。

    刘铁柱想了一下,点头说道:“那好吧!我再给你两天时间,

    那小子要是还不来,这个女人你就带走吧!”

    “美女,我就先走了,等我将你的老相好杀了,就带你出去享

    福。”周韬笑道,离开牢房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马翠芸。

    马翠芸早就吓得不知所措,看到周韬离开了,心里才松了一口

    气,向着刘铁柱看去。

    “刘局长,强子到底犯了什么事?”马翠芸低声问道,她听到

    周韬要用自己做诱饵,想要抓-住陈强。

    刘铁柱眉头一皱说道:“他杀了人,最重要的是他不应该得罪

    周韬。”

    马翠芸还想问话的时候,刘铁柱已经转身离开了。

    几分钟之后,一个女警察送进来一身干净的衣-服,让马翠芸

    换上了。

    随后,牢房的门被再次锁了起来。

    马翠芸双目空洞地看着黑漆漆的铁门,两行热泪缓缓流下来,

    她现在想着什么时候出去,更加担心陈强的安危。

    村子里。

    陈强刚回到家里,就听陈大山夫妇说马翠芸被警察抓去问话

    了,顿时脸色大变,转身就向外面冲去。

    “强子,你要去干嘛?”陈大山追出来问道,马翠芸被抓走以

    后,他们也是急得六神无主,担心电话被警察窃-听,一直没有联

    系陈强。

    陈强回头说道:“我去西山市救我嫂子,你和我妈在家里好好

    待着,我们明天就回来了。”

    陈大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注意安全,有什么问题要跟警

    察好好说,不要冲-动!”

    他一个半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百姓,警察在他的眼里是神

    圣不可侵犯的,要不然就会挨枪子的。

    “我知道了,爸。”陈强说道,一边给王智打电话,一边风一

    样向着诊所冲去。

    李春兰看着儿子的背影,叹气说道:“当家的,我们要不去庙

    里给菩萨上上香,保佑全家平安,这一年的倒霉事情太多了。”

    “嗯,那你准备一下,我们就去!”陈大山说道,农村人对封

    建迷信还是很相信的。

    陈强在诊所里重新拿了一些银针之后,王智的车也开到了诊所

    门口,这次他不打算告诉朱龙和刘川,决定单枪匹马去闯一下周

    家的龙潭虎穴。

    “周韬,老子这次不弄死你,我他-妈就不姓陈!”陈强心

    道,脸上的神色冰冷如冬,他们居然敢用马翠芸做诱饵,简直就

    是找死。

    两个半小时之后,陈强便赶到了西山市,他让王智在郊区的宾

    馆开个房间,等自己的笑意,郊区人少,行踪不容易被发现。

    王智离开之后,陈强决定先去找个饭馆填饱肚子,然后再去找

    周韬算账。

    陈强刚进餐馆,就看到一群混混从外面走进来,他连忙将头低

    下,担心被这些人给认出来。

    那些混混在楼上坐下来,陈强想到也许能从他们嘴里得知马翠

    芸的消息,便上了二楼,找了一张旁边的桌子坐下来。

    “武哥,听说你上次差点把那个姓陈的小子砍死,是不是

    呀!”一个奶油小生说道。

    坐在最中间的胖子说道:“是呀!要是刘师长的人晚到几分

    钟,那个臭小子早就被我砍成肉泥了!”

    陈强认出了胖子,当时在大渡江边追杀自己的,就有这家伙,

    今天算是冤家路窄。

    “武哥威武,姓陈的小子,在您这里屁都不是,他肯定是被你

    吓得不敢来西山市了!”另一个小混混拍马屁说道。

    金钱穿,银山穿,铜墙铁壁穿,马屁不穿!

    胖子被拍的浑身舒服,反正陈强又不在这里,随便自己怎么吹

    牛都可以。“你们不知道,那小子也是个狠角色,一个人干翻

    了,后来被我一刀砍在手臂上,差点把整个膀子都给砍断了,要

    是下次让我遇到他,不用周老大出手,我就能做了他!”胖子越

    说兴致越高,搞得像是真的一样。

    “武哥牛-逼,武哥厉害呀!”几个小混混继续排胖子的马

    屁,一个个一脸崇拜的样子,恨不得跪-舔胖子。

    陈强在一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手里的酒杯在桌子上砸了一

    下,几个小混混朝着陈强看过来。

    “你他-妈-的不想活了,连我们武哥说话都敢打扰,找死

    呢!”一个留着锅盖头的青年混混说道,向陈强走过来。

    顷刻之后,青年一个倒栽葱倒在了地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