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1章 高手过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中年人忍着指尖的剧痛,贼心不死,咸猪手再次向着许娇的胸

    口落下,他要看看许娇胸口是不是藏着一只刺猬,这么扎手。

    许娇并没有睡着,她紧张的身子微微颤抖,整个人像是狗皮膏

    药一样贴在陈强的身上了,胸口起伏不定,碰在陈强的手臂上。

    可是陈强睡得十分香甜,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好像梦到

    了什么好事一样。

    那只咸猪手越来越近,许娇正要大声求救的时候,她看到陈强

    的手忽然抬起来了。

    紧接着,机舱里便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中年男人像是被

    毒蛇咬了一样,浑身抽-搐,口吐白沫,从座位上掉下来,身子起

    起伏伏,像一只胖乎乎的龙虾,直翻白眼。

    顷刻之后,机舱里的灯再次亮了,两个空姐风风火火朝着这边

    跑过来,所有的乘客都被中年男人给吵醒了,一脸不悦地朝着他

    看过来。

    “这家伙是不是神经病,大半夜鬼叫什么,搞得我现在一点睡

    意都没有了,真是晦气!”

    “看样子像是羊癫疯发作了,不会死了吧!要是和死人坐同一

    趟飞机,估计要倒霉一整年了!”

    “活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

    就在众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里,陈强还是睡得四平八稳,根本

    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许娇也没有打扰他,因为她知道刚才就是陈强出手惩戒这个

    流-氓的,她没有看清陈强的手法,就看到中年男人痛苦倒地。

    “这小子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厉害!”许娇心道,怪不得刀叔会

    如此看重他,这么重要的事情会交给一个外人。

    很快,飞机上的医护人员过来给中年男人诊治,看过以后,脸

    上露出古怪的神色,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羊癫疯发作,也不是急性

    心脏-病之类的病,根本找不出病因。

    就在他们打算将中年男人抬走的时候,中年男人忽然睁开了眼

    睛。

    哇的一声!

    一口污秽之物喷出来,溅的空姐和医护人员满身都是,机舱里

    顿时臭气熏天,众人纷纷捂住嘴巴,要不然很可能会被熏得晕过

    去。

    中年男人暴跳如雷地从地上站起来,便要朝着许娇冲过来。

    可是脚刚抬起来,膝盖一软,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嘴巴正好对

    准地上自己吐出来的脏东西,看的其他人也忍不住作呕。

    见过不少恶心的人,像中年男人这么恶心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奇葩一朵。

    两分钟之后,一个戴着口罩的空姐,手里拿着清洁工具,迅速

    将地上的脏东西打扫干净,又喷了空气清新剂,整个机舱的空气

    才逐渐能呼吸了。

    中年人从地上爬起来,一脸郁闷地朝洗手间去了,他知道许娇

    旁边坐着一个高手,要是再纠-缠下去,吃亏的还是自己。

    只要到了河内,他就让许娇和陈强跪在地上叫爸爸,别说摸许

    娇的腿和胸,就算把她扒的精-光,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谢谢你,陈先生。”许娇一脸感激地说道,陈强还是一副迷

    迷糊糊的样子。

    过了半天,陈强才睁开眼睛,朝着她看去说道:“许小姐,你

    不会武功吗?我听说河内那边治安很差,要是大半夜遇上……”

    陈强一脸坏笑的样子,许娇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是

    道听途说吧!河内的治安好的很,你去了就知道了。”

    “哪里有没有人妖呀!”陈强伸了一个懒腰,刚才要不是那个

    可恶的中年男人打扰自己,估计一觉醒来就到河内了。

    许娇笑道:“没想到陈先生的口味还挺重的呀!你要是想找人

    妖,我们可以去泰国,反正又不远。”

    陈强嘿嘿笑道:“我忽然想起来刀叔喜欢越南咖啡,这次回去

    的时候要给他买点做礼物。”

    “你说错了,刀叔最喜欢喝茶,而且是龙井茶,他喜欢来自巴

    西的咖啡豆,然后自己磨成粉泡咖啡。”许娇很认真地纠正道。

    高手过招,无声无息,谈话之间,两个人又过了一招。

    陈强当然知道刀叔喜欢什么,要是许娇真的是刀叔的秘书,这

    些细节她应该一清二楚,她说的很正确,却让陈强心里多了几分

    疑惑。

    许娇也知道陈强这是在试探自己,不动声色地便应付过去了。

    “还有两个小时才能到河内,我再睡会儿。”陈强说着,便又

    睡着了,仿佛上辈子是猪转世为人的。

    许娇折腾了半天,也是一阵疲惫袭来,便靠在陈强的身上睡着

    了。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也睡得很安心。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飞机刚好到达机场,陈强还在睡-觉,

    她叫醒了他,两个人随后下了飞机。

    出了机场以后,便朝着酒店走去。

    他们来的时候,刀叔已经派人把酒店全都订好了,陈强只要入

    住即可。

    “陈先生,后面有人跟踪我们!”许娇有些紧张地说道。

    陈强不是瞎子,下了飞机以后,就发现有尾巴跟着自己了。

    要想不让尾巴跟踪,两种选择,一种是甩掉尾巴,另一种是砍

    掉尾巴。

    陈强决定选择砍掉尾巴,他要看看这个尾巴是什么来头,是不

    是他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我们先不回酒店,向那里走。”陈强说着,抬手指向前面一

    个黑灯瞎火的巷子。

    这个时间,河内的天还没有亮,巷子里面静悄悄的,只能听见

    他们的脚步声。

    前行没有多远,就看到前面冲出来五六个肌肉发达的中年人,

    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把砍刀,刀光在黑暗的巷子里,寒光逼人,

    杀气腾腾。

    “陈先生,我们快走,他们是河内当地的帮派混混。”许娇说

    道,转身便想原路返回。

    很可惜,她想的太天真美好,身后跳出来七八个同样凶神恶煞

    的壮汉,手里看到明光闪闪,仿佛饥-渴难耐,想要喝血一样。

    “陈先生,现在怎么办?”许娇一脸紧张地说道,两拨人已经

    越靠越近了。

    “人是你惹的,当然是要你处理了。”陈强风轻云淡地说道,

    他不相信许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