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4章 河内攻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青年冷冷地看着陈强,挥手示意小弟退下,开口问道:“你找

    我什么事?”

    陈强不慌不忙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能换个地

    方说话吗?”

    “你他-妈以为你是……”一个小弟怒声说道,上前又要找陈强

    的麻烦。

    话未说完,他感觉到腋下一痛,想要叫出来,嘴巴张了两下,

    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变成了哑巴。

    蛇哥脸色微微一变,他看出来陈强是个高手,便点点头向前走

    去,陈强和许娇跟在后面。

    很快,他们就进了一个包厢里,蛇哥让手下的人全都出去了。

    “蛇哥,是刀叔让我来找你的,我叫陈强。”陈强坦诚布公地

    说道,也没有什么值得隐瞒。

    蛇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忙起身说道:“你就是刀叔说的

    陈先生,很高兴见到你,这位是?”

    他的目光在许娇的身上停下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虽然每天

    泡在脂粉堆里,不过都是些胭脂俗粉,论长相和身材没有一个能

    和许娇相提并论的。

    不等陈强介绍,许娇便说道:“我叫许娇,是刀叔派来协助陈

    先生工作的,刀叔的货到底被什么人抢了?”

    青年说道:“原来是许小姐,倾慕已久,早就听刀叔说过许小

    姐……”

    他本来还想拍一波许娇的马屁,没想到拍在马蹄子上,被许娇

    简单粗-暴地打断了。

    “到底是谁抢走了刀叔的货?”许娇再次问道。

    陈强不由皱眉,脸色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并没有着急说话。

    “许小姐不要着急,我们坐下来慢慢聊。”青年笑着说道,眼

    神有些飘忽不定,朝着门口看了一眼。

    很快,从外面走进来两个打扮妖-艳的陪酒女郎,笑吟吟地坐

    在陈强的身边。

    “陈先生,刀叔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是他的人,我今天一定要

    好好招待你们。”青年说着,便给陈强倒了一杯酒。

    陈强毫不犹豫地将酒杯举起,正要喝下去的时候,却被许娇给

    拦住了。

    她朝着陈强眨巴了几下眼睛,示意他不要轻信青年的话,可是

    陈强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一饮而尽。

    他才不担心青年是不是要灌醉自己,或者在酒里下毒,有些事

    喝醉了,也许才能看的更清楚。

    许娇坐在沙发上,冷着一张脸,像是木头人一样,面无表情,

    就这样看着陈强和青年喝酒。

    陈强也是只顾着喝酒,眼睛朝两边的陪酒女郎没有看一下,他

    想要看看青年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两个人一连喝了两瓶洋酒,陈强装作头晕眼花地说道:“蛇

    哥,不能再喝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青年看了他一眼,便在陈强的耳边低声说道:“是阮文抢走了

    刀叔的货,那批货就藏在城南码头,明天晚上要运到中国去了,

    听说中国有买家出了高价。”

    许娇立即坐了过来,想要听两个人在说什么,可是他们已经说

    完了。

    “陈先生,阮文在河内可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我得罪不起,

    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青年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了,两个陪

    酒女郎也跟着出去了。

    陈强吐了一口气,许娇坐过来问道:“他是不是告诉你那批货

    的下落了?”

    “嗯,蛇哥说那批货是被阮文劫的,在城南的码头上,国内有

    人出大价钱要买货,明天晚上就要送回国内了。”陈强毫无保留

    地说道。

    许娇想了一下说道:“既然他们明晚出货,我们先回去商量一

    下,阮文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陈强初来乍到,并不知道阮文在河内的存在,就像刀叔在云海

    市的地位一样,他是河内最大帮派阮家帮的帮主。

    阮家帮是越南大名鼎鼎的帮派,势力遍布整个越南,主要从事

    走-私和贩卖人口的生意,河内是他们的老巢,阮家帮在河内的道

    上是首屈一指的老大。

    “这样也好,我们先回去养精蓄锐,从长计议。”陈强说道,

    两个人向外走去。

    两个人回到酒店的时候,陈强已经精神抖擞,没有半点醉意

    了。

    许娇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陈强刚刚明明一身酒气,不可能

    这么短的时间就像没喝酒一样。

    陈强一眼看透她的心思,笑道:“我刚才不过是逢场作戏,那

    些酒都被毛巾给喝了。”其实他是用银针将酒逼了出去。

    许娇笑着点点头,陈强跟着说道:“平时多笑笑,要不然容易

    长皱纹,变成老太婆的。”

    “你才会变成老太婆!”许娇像是被踩到尾巴了一样,立即怼

    了回来。

    陈强没有心情跟她计较这些,转身向着楼上走去。

    两个人回到酒店房间,许娇拿出一张河内市地图,开始部署行

    动路线。

    她果然对河内市了如指掌,从那里进去码头,一旦得手之后,

    从什么地方撤退比较安全,说的头头是道,陈强听得也是佩服不

    已。

    陈强和许娇花了一个时辰做好明天的计划之后,许娇正要离开

    的时候,看到陈强一只手捂着腋下,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陈先生,你怎么了?”许娇连忙问道。

    陈强若无其事地笑道:“没事,可能刚才回来的路上受凉,休

    息一下就好了。”

    “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房了。”许娇说道,转身离开了。

    等到许娇离开之后,陈强立即用银针在腋下刺了两针,疼痛才

    稍微有所缓解,他平躺在床-上,气沉丹田,过了会儿,腋下的痛

    感才逐渐散去,汗水湿透衣背。

    这几日疼痛越发频繁,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甚至痛到无法呼

    吸。

    “看来这次回去以后,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了。”陈强心

    道,脑子里忽然跳出了一个俏-丽的身影。

    徐蕾就在东南亚,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国内的电话早就

    打不通了,微-信发消息也没有回,很有可能遇到麻烦了。

    陈强给徐蕾重新发了一条消息,又在床-上躺了会儿,后来起

    床站在窗台边,目光平静地朝着外面看去。

    灯红酒绿,繁华如梦,河内的夜色美的像是一场梦,美的一点

    都不真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