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3章 袖里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刚回到房间里,便接到了柳林的电话,她简明扼要地把整

    件事说了一遍。

    “你现在立即公开招标,我要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等我回去

    再收拾他们。”陈强笑着说道,老虎不在山,猴子瞎胡闹,他想

    要看看这群跳梁小丑能搞出什么事。

    柳林脸色大变,她还以为陈强会用缓兵之计,把这件事拖下

    去,等自己回来再进行梅林的旅游开发项目,没想到他居然让现

    在就公开招标,也不知道陈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朱龙和刘川看到柳林脸色不对,连忙问道:“强子怎么说?他

    是不是让旅游项目暂停,等他回来再处理。”

    柳林摇摇头,一脸苦涩地说道:“不是,陈强让现在进行招

    标,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什么?强子让项目现在开始招标,这不是帮别人做嫁衣

    吗?”朱龙皱着眉头说道。

    刘川相对比较淡定,他知道陈强这样安排,肯定别有意图的。

    “柳镇长,朱龙,我们就按照强子说的做,他不是一个做事不

    管不顾的人,一定是想到了后招。”刘川说道。

    柳林和朱龙愣了片刻,随后点点头,他们虽然不明白陈强的意

    图,可是相信陈强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考虑的。

    其实柳林说的拖延招标大会的时间,陈强不是没有想过,可这只是缓兵之计,拖不了多久的,后面很有可能会引起更大的冲

    突,将朱龙和刘川卷进去,这样还是落入对方的圈套。

    与其如此,不如大开方便之门,等他们把前期的事情做好了,

    自己回去正好收割一波,何乐而不为。

    东悦大酒店。

    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手里握着一把断剑从酒店里走出去,

    脸上带着一块青铜面具,双目之中透着阴冷的杀气,正是段念。

    他的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匣子,匣子里面像是藏着十分贵重的

    东西,用一块红布包的结结实实。

    段念快步向前走去,很快就走进了一条又黑又深的巷子,他的

    脚步极快,身影如风,转眼之间,就到了巷子的尽头。

    可是他忽然停住了脚步,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双眼之中透着一

    股冷然的杀气,握剑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巷子的尽头,同样站着一个手里握剑的人,那个脸色冰冷而宁

    静,像是一块寒冰,剑眉星目,杀气腾腾。

    陈强刚回到房间里,便接到了柳林的电话,她简明扼要地把整

    件事说了一遍。

    “你现在立即公开招标,我要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等我回去

    再收拾他们。”陈强笑着说道,老虎不在山,猴子瞎胡闹,他想

    要看看这群跳梁小丑能搞出什么事。

    柳林脸色大变,她还以为陈强会用缓兵之计,把这件事拖下

    去,等自己回来再进行梅林的旅游开发项目,没想到他居然让现

    在就公开招标,也不知道陈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朱龙和刘川看到柳林脸色不对,连忙问道:“强子怎么说?他

    是不是让旅游项目暂停,等他回来再处理。”

    柳林摇摇头,一脸苦涩地说道:“不是,陈强让现在进行招

    标,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什么?强子让项目现在开始招标,这不是帮别人做嫁衣

    吗?”朱龙皱着眉头说道。

    刘川相对比较淡定,他知道陈强这样安排,肯定别有意图的。

    “柳镇长,朱龙,我们就按照强子说的做,他不是一个做事不

    管不顾的人,一定是想到了后招。”刘川说道。

    柳林和朱龙愣了片刻,随后点点头,他们虽然不明白陈强的意

    图,可是相信陈强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考虑的。

    其实柳林说的拖延招标大会的时间,陈强不是没有想过,可这只是缓兵之计,拖不了多久的,后面很有可能会引起更大的冲

    突,将朱龙和刘川卷进去,这样还是落入对方的圈套。

    与其如此,不如大开方便之门,等他们把前期的事情做好了,

    自己回去正好收割一波,何乐而不为。

    东悦大酒店。

    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手里握着一把断剑从酒店里走出去,

    脸上带着一块青铜面具,双目之中透着阴冷的杀气,正是段念。

    他的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匣子,匣子里面像是藏着十分贵重的

    东西,用一块红布包的结结实实。

    段念快步向前走去,很快就走进了一条又黑又深的巷子,他的

    脚步极快,身影如风,转眼之间,就到了巷子的尽头。

    可是他忽然停住了脚步,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双眼之中透着一

    股冷然的杀气,握剑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巷子的尽头,同样站着一个手里握剑的人,那个脸色冰冷而宁

    静,像是一块寒冰,剑眉星目,杀气腾腾。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金无名。

    那批货落在段念的手里,阮家帮的人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他的

    下落,金无名知道阮家帮的废物,不是段念的对手,便决定亲自

    出手了。

    “你就是段念?”金无名问道,脸上露出蔑视的神色,他并没

    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看来今晚就能拿到那批货,后面只要拿

    了陈强的脑袋,就能回去复命了。

    段念没有说话,他就像是一棵树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却又一

    股不怒自威的杀气,像是潮水般滚滚向前。

    “留下你背上的黑匣子,我可以放你一条狗命,要不然今天就

    是你的祭日。”金无名冷声说道,一脸的自信满满。

    段念还是没有说话,就像是哑巴一样。

    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是要死人的。

    “你是哑巴吗?”金无名被激怒了,他感觉到自己被忽视,甚

    至受到了侮辱。

    段念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像是在笑,像是要说话,他手里的剑

    瞬间出动了。

    刹那间,漆黑如墨的巷子里,一道皎洁如月的光芒冲天而起,

    像是一匹白马朝着金无名扑过去,迅疾无比。

    金无名的脸色微微一变,整个人像是叶子般向后飘去,那道剑

    光却是穷追不舍,像是恶犬一样追过来。

    “好快的剑法!”金无名感叹道。

    不过他也是用剑的高手,手中长剑向前落下,剑鞘飞快向前而

    去,紧接着,便是一道剑光铺天盖地落下,凶狠无比。

    砰的一声!

    两道剑光相互撞了一下,两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身

    子。

    “高手!”金无名感叹道,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用剑高

    手了,心里颇为感慨。

    段念还是没有说话,他只会用自己手里的剑说话,他的剑就代

    表自己。

    顷刻之间,巷子又是两道剑光滚滚而动,仿佛要将漆黑的夜空

    划破。

    两道剑光越来越强,两个人身法快如鬼魅,又在空中交手了几

    十个回合,还是胜负难分。

    巷子里的墙壁上,剑光划出纵横交错的痕迹,要不是两个人收

    着,这会儿巷子恐怕都要被夷为平地了。

    “你居然是……”金无名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他现在才知道自

    己看走眼了,段念的剑法不再自己之下,反而比自己强出不少。

    段念没有说话,他的剑再次代表他说话,快如闪电向前冲去,

    须臾之间冲到了金无名的身边。

    金无名手中长剑向前一挡,顿时感觉到手臂酸麻,虎口震裂,

    胸口气血翻涌,全身的穴-道像是要移位了。

    “你到底是……”金无名手中长剑插在地上,一脸惊恐地看向

    段念。

    要是这个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他一定要买一副,不管多贵都

    要买,因为这副后悔药可以救自己的性命。

    段念并没有打算给他开口的机会,手中断剑再次向前而来,速

    度快到极致,瞬间就架在了金无名的脖子上。

    “段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先生,还请先生大人大量,可以放我一马。”金无名求饶道,感觉到脖子上凉嗖嗖的。

    他的剑很快,可是他的舌-头更快。

    剑快是用来杀人的,舌-头快是用来保命的,他已经成功了好

    多次,这一次也会成功的。

    “你也算是个门里人,居然做出这种跪地求饶的下-贱行为,

    留你有何用?”段念说道,手中断剑向前一拉,便要送金无名上

    路。

    然而,片刻之后,段念靠在墙上,他的胸口插着一把短剑,穿

    透了他的心脏,鲜血沿着胸口缓缓流下,双眼之中惊诧不已。

    很多人以为金无名的长剑最厉害,却不知最后死在他手里的

    人,都是被短剑所杀。

    就在金无名打算痛下杀手的时候,一个人从巷子里冲进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