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6章 七日之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顿时,巷子里的空气再次变得紧张,像是有两座大山压下来。

    “想要拿走我背上的黑匣子,只有一个办法,你杀了我!”段

    念冷声说道,目光也是冷冷的,心里却有一股别样的情绪在蔓

    延。

    他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一幕幕的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

    天,仿佛自己是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陈强还是跟在自己后面叫

    哥哥的小屁孩,仿佛他们还是无话不谈……

    段念回忆不下去了,他和陈强有着太多美好回忆,血浓于水,

    没想到今日便要拔剑相对,他想起陈大山夫妇,想起马翠芸……

    “你刚才救了我,又有重伤在身,你放心,我不会乘人之危,

    黑匣子你先带走,我们七日之后在这里决一死战,怎么样?”陈

    强一字一句地说道,水寒匕已经收入鞘里,一脸真诚的样子。

    段念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意,他发现自己的弟弟还是当初那

    么明亮干净的少年,即便经历了这么多的杀戮,他的内心依然是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

    “你不怕我带着黑匣子偷偷回国吗?”段念有些好奇地问道,

    他不知道陈强为什么这么自信。

    “当然不怕,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陈强解释道:“你是

    一个杀手,信用对杀手来说就是生命,要是你跑了,我就在报纸

    上大肆宣传你临阵脱逃,我看后面还有谁敢再雇佣你。”

    杀手是骄傲的,像段念这样的杀手更骄傲,他不会轻易拿自己的声誉开玩笑。

    “好,我们七日之后在相聚,到时候决一死战,你要是能杀了

    我,黑匣子就是你的了,你也可以回去复命了。”段念说道,转

    身向前走去,他的背影消瘦而寂寞,渐渐地变成了一个虚影。

    陈强没有着急离开,他一直看着段念消失在巷子的尽头,眼眶

    里泛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因为段念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他日思夜

    想都要见到的一个人。

    他无法肯定段念的身份,所以做出了七日之约,想要找到更多

    的线索。

    酒店房间里。

    许娇正在做有生以来最为复杂的思想斗争,因为她刚才得到消

    息,陈强身受重伤,现在正是动手的好机会,上面让她趁机杀了

    陈强。

    她现在不是在纠结动手的事情,而是担心陈强能不能活着回

    来。据她所知,想要得到那批货的人有好几家,都是道上有头有

    脸的人物,甚至还有一些隐世不出的家族,也出动了人手。

    就在许娇神思恍惚的时候,陈强从外面进来了,他的脸上精神

    焕发,半点没有受伤的样子,难道是上面的消息有误?

    “你这么晚没有睡,是不是在等我呀!”陈强嬉皮笑脸地说

    道,坐在了床边,一双眸子明亮如星盯着她。

    这样的眼神看的许娇有些心虚,她感觉到自己被扒-光了,什么-都-没-穿站在陈强的面前,任凭他随心所欲的欣赏,陈强似乎

    要看到自己的灵魂深处,看出自己的阴谋。

    “你别这样看着我,搞得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一样?”许娇冷着

    脸说道,强行和陈强对视了一下,瞬间就败下阵来。

    陈强嘿嘿笑道:“当然没有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而已,这段

    时间日子不太平,你可要多加小心。”

    他故意将多加小心四个字说的很重,像是在含沙射影,又像是

    在警告,听得许娇后背发凉。

    “你也是,出门注意安全。”许娇针锋相对地说道,手心里却

    沁出汗珠。

    陈强回头冲着她笑了一下,转身向自己房间里走去,便看到苏

    珊等在门口了,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子,装得是夜宵。

    “陈先生,你在许小姐的房间里呀!我还以为你出去了。”苏

    珊语气里带着几分醋意,上次自己送上门陈强都不要,看来他还

    是更喜欢许娇一些。

    陈强笑呵呵地说道:“没有,我刚从外面回来,看到她还没有

    睡,就过去看看了。”

    “这是我在楼下买的夜宵,你快点吃,要是凉了就不好吃

    了。”苏珊说道。

    陈强点点头,便将房门打开了,苏珊像是鲤鱼跃龙门般跳了进

    去,许娇也跟着进来了,她要看看陈强受伤是真是假。

    陈强刚坐在沙发上,看到许娇走进来,伸手示意她坐下来,刚

    才经过一场恶战,他肚子确实也饿了。

    “陈先生,肠粉的味道不错吧!这可是河内最有名的小

    吃。”苏珊站在陈强的身边,抬头朝着许娇看去。

    许娇决定静观其变,她不相信以自己的眼力,不能看出陈强是

    不是受了重伤,她哪里知道自从修炼了《神农真经》,陈强的伤

    口可以自行愈合,这会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两个女人杵在地上,像是两尊守护神像,陈强低头继续吃自己

    的肠粉。

    三个女人一场戏,两个女人只能干瞪眼。

    就在许娇和苏珊相互瞪了无数眼之后,陈强把两碗肠粉吃的干

    干净净,还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意犹未尽。

    “你们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睡了。”陈强打了一个哈欠说

    道,跳到床-上,钻进了被窝里。

    两个女人相互看了一眼,又齐刷刷地看向陈强,他居然已经睡

    着了,只好转身离开了。

    等到两个人离开之后,陈强从床-上坐了起来,手里拿着金无

    名的宝贝软猬甲,脸上不由露出欣喜的神色。

    他现在有水寒匕和软猬甲护身,后面还有谁能奈何自己,那批

    货他一定要顺利地给刀叔带回去。

    陈强没有什么睡意,他在回来的路上买了一件外套,里面的衣-服确实破破烂烂,将外套脱下之后,对着镜子露出惊讶的神

    色。

    他知道《神农真经》的内功心法可以治愈伤口,只是没想到恢

    复如此神速,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陈强身上的伤口不但消失了,更神奇的是身上没有留下一丝疤

    痕,皮肤泛着红-润的光泽,要是姑娘们看到了,估计能羡慕死一

    大-片。

    想到七日之约,陈强将《神农真经》再次拿了出来,全神贯注

    地进行修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