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7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公馆。

    徐世严正坐在大厅里吞云吐雾,脸上的神色沉重如铁,整个人

    显得很烦躁,坐卧不安,不时抬头朝着门口看去,像是在等人。

    盼星星盼月亮,徐世严总算是盼到自己想要见的人,连忙从沙

    发上站了起来。

    来人是一个小麦肤色,穿着一身野战部队迷彩服的中年人,腰

    间别着两把军刺,浓眉大眼,一看就知道是久经沙场的人。

    “泰山,现在还没有徐蕾的消息吗?还有货也丢了吗?”徐世

    严脸色肃穆地问道。

    中年人叫做泰山,是徐世严潜伏在东南亚的手下,主要帮他打

    理东南亚的生意。

    “徐先生,是我失职,我和徐小姐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不知

    道从哪里冲出来几十个特种兵,将我们的人全部干掉了,徐小姐

    也被抓走了,要不是想着回来给徐先生通风报讯,属下……”泰山

    跪在地上说道。

    徐世严为了搞到这批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现在货被搞丢

    了,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起来吧!”徐世严脸色平静地说道,他现在手下可用之人屈

    指可数,而且没有人比泰山更熟悉东南亚的情况,想要找到徐蕾

    和那批货,还要仰仗泰山。

    泰山从地上站起来,颔首说道:“陈强是谁?我听徐小姐在路

    上说过好多次……”

    徐世严目光阴狠地看向泰山,吓得他立即闭嘴了,这小子知道

    徐世严是个废物,便想要勾搭徐蕾,却被徐蕾毫不留情拒绝了,

    凡是爱上陈强的女人,眼里容不下别人了。

    泰山担心徐蕾告诉徐世严这件事,便想着恶人先告状。

    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愿意头上顶着青青草原,即便是徐世严这

    样的假男人,况且他还是雄霸一方的老大。

    可是徐世严的脸色出奇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你先下去休息,明天我再给你一拨人。你必须把人和东西给

    我找回来,明白吗?”徐世严跟着补充道:“无论如何,一定要

    把徐蕾给我带回来。”

    在他的眼里徐蕾比那批货要值钱,只要徐蕾在自己手里,陈强

    就要听自己的,要不然上次放了陈强鸽子,他肯定不会再给自己

    医治了。

    泰山连忙点头说道:“是,徐先生。”

    等到泰山离开以后,徐世严拨通了一个电话,随后回到了房间

    里。

    省城,天地门。

    胡飞天简直要被气爆炸了,他派去云竹镇捣乱的人,居然被警

    察给抓起来了。

    本来想要趁着陈强不在云竹镇,趁势将他的老巢捣毁,把刘川

    和朱龙等人一网打尽,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刚刚派人将那

    些废物给捞出来。

    他更加没有想到金无名居然也被陈强给废了,还把软猬甲丢在

    了陈强手里。

    先是《百毒经》,现在又是软猬甲,都是天地门的镇门之宝,

    全都落在陈强的手里,而且还配上鬼王和天地五鬼的命,以及金

    无名的一只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小子的武功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怎么

    可能会输?”胡飞天一字一句地说道,每个字像是飞石砸落在金

    无名的脑门上,让他无地自容。

    金无名深吸一口气,随后说道:“门主,那小子的武功确实不

    如属下,只是他手中的兵器十分厉害,手下这才吃了亏。”

    胡飞天脸色变了几下说道:“他用的是什么兵器,你的剑可是用玄铁铸成,削铁如泥,怎么还会吃亏?”

    “回禀门主,那小子的兵器是水寒匕。”金无名说道,看到胡

    飞天愣住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胡飞天跟着问道:“你没有看错吗?是水寒匕?”

    金无名拍着脑袋说道:“属下愿用项上人头保证,那小子手里

    的就是水寒匕,绝对错不了。”

    胡飞天眼睛微微眯起来,冷声说道:“那小子不过是一个小小

    的乡村医生,怎么可能会有水寒匕这种圣器?”

    水寒匕在江湖上消失匿迹已经很多年,没想到重现江湖,居然

    出现在陈强手里,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已经派人将陈家的底细查了一个底朝天,世世代代都是泥腿

    子出身,根本不是什么隐居云竹镇的豪门大族。

    “门主,水寒匕会不会是林家送给陈强的?那小子可是林家的

    亲信。”金无名皱眉说道,除了这个解释,他找不到陈强拥有水

    寒匕更好的理由。

    胡飞天摇头说道:“这绝不可能,就算是林天阳的亲儿子,他

    也绝不会把水寒匕随便交给他的,水寒匕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道上各大家族都在相互争夺。”

    陈强曾经是林天阳的亲信,差点成了林家的女婿,即便如此,

    林天阳也不会把水寒匕交给他的。

    “水寒匕到底藏着什么秘密?”金无名有些好奇地问道,却被

    胡飞天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不敢再说话。

    江湖上都在盛传水寒匕里有一张藏宝图和一部修真的武功秘

    笈,可是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你再带人前去河内,一定要将水寒匕带回来,还有陈强的脑

    袋。”胡飞天一脸郑重如山地说道,眼里透着冷冷的杀气。

    金无名连忙躬身说道:“是,门主,这次我一定带着姓陈的人

    头回来。”

    他的一只手虽然是段念斩断的,可是如果陈强没有半路上杀

    出,他早就杀了段念,然后带着那批货回来复命了。

    “门主,那批货现在怎么办?”金无名问道,毕竟东西是在他

    手里丢掉的,要是自己不拿回来,有失颜面。

    胡飞天说道:“这批货你先不用管了,陈强也想得到这批货,

    让他和段念斗得两败俱伤,然后再出手不迟。”

    “还是门主高明,属下谨遵门主的命令!”金无名拍马屁说

    道,随后转身离开了。

    胡飞天想到水寒匕在陈强手里,分不分插上翅膀飞到河内,将

    水寒匕抢回来。

    “判官,无常,你们立即前往河内,暗中协助金无名,一定要

    将水寒匕和陈强的脑袋带回来,明白吗?”胡飞天厉声说道。

    黑暗里传来异口同声地回应:“是,属下谨遵门主命令!”

    胡飞天嘴角露出冷冷的杀气,两只眸子透着冰冷刺骨的寒

    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