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7章 牢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门外,那群女人像是羊群看到了野狼一般,脸上带着畏惧之色,纷纷向后退去,让出了一条路。

    一个面若黑炭的人,身边跟着两个面无血色的人,缓缓地朝着地下室走来。

    他们是来给陈强收尸的,很可惜陈强还活着。

    他们走进地下室,看到陈强安然无恙地站在地上,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转瞬又恢复了平静。

    就算陈强刚才大难不死,现在也是强弩之末,不堪一击,就等着他们捡尸了。

    陈强看到有人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脸色显得倒是相当平静,眉宇之间透着隐隐杀气,嘴角露出标志性的浅笑。

    看来前面都是在练手,这里才是主战场,他的目光落在黑白无常中间的那个人的身上,眉头再次深锁。

    黑白无常在中间这个人面前,就像是两个学艺不精的小学生,他强大到让陈强后背有些发凉,有几分怯意。

    “陈强,你没事吧!”徐蕾一脸惊慌地说道,泪如泉-涌,茫然若失。

    陈强微微笑道:“我没事,你先在一边看着,等我收拾了这三个家伙,就带你离开。”

    他目光冷峻地向前看去,两只拳头捏的嘎嘣直响,这些家伙把徐蕾害得这么惨,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小子,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吗?居然大言不惭地想要报仇!”白无常冷笑道,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

    黑无常一双死鱼眼黯然无光,看样子已经挂了,现在不过是用控魂术操控的。

    顷刻之间,白无常已经冲到了陈强身前,铁爪秋风扫落叶般落下,迅疾如电,逼得陈强向后退去,他手臂上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

    黑无常紧随其后向着陈强扑过来,一招黑虎掏心,双手朝着他的胸口落下,陈强侧身闪过,白无常的铁爪再次伸过来,险象环生。

    瞬间之后,地下室里传来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五根手指四处乱飞,空中血雨弥漫,白无常痛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陈强手里的水寒匕并没有停下来,眼神中露出腾腾杀气,风驰电掣般插-进了黑无常的胸口。

    黑无常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这次是彻底凉透了。

    白无常戴着铁指甲的五根手指被齐齐地斩断,血流如注,苍白如纸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疼痛。

    从来没有见过陈强这样的对手,浑身上下仿佛是铁打的一样,受了那么多的伤,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

    恐惧像是一根绳子,缓缓地套在了脖子上,让他不敢向前找陈强决斗。

    “废物!要你有什么用!”那个人开口说话了,声音显得低沉而沙哑,像是杀猪的老刀子,在石头上发出的声音。

    话音未落,白无常脸上的神色惶恐不安,紧接着痛苦不堪,一只又细又长的手扼住他的咽喉,手上力气越来越大。

    咔嚓一声!

    白无常的脖子被硬生生折断了,脑袋一歪倒在了地上,两眼怒睁,死不瞑目。

    “谢谢!”陈强无比真诚地说道。

    这只臭虫太可恶了,不管是谁干掉他,都值得他说一声谢谢,表达一下自己的愉快心情。

    那个人嘴角微微抽-动地说道:“不用谢我,我是怎么杀死他的,等下也会怎么处理掉你,你和他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他说的很随意,仿佛刚才杀的不是人,而是一条狗,踩死了一只蚂蚁。

    陈强心里的怒火呼呼燃烧,他最讨厌这种目中无人的对手了,他要向这个人证明自己值得他尊重。

    “我让你三招,如果你能从这里逃走,我就放你一命。”那个人很自信地说道,眼神坚定如山。

    陈强冷笑两声,像是一支利箭向前冲去,这个对手太强大,他想要先发制人。

    那个人没有动,面无表情站在原地,陈强双拳携着风雷之势向下砸去,卷起烈烈风声,凶狠霸道至极。

    可是那个人不见了,像是一阵风似的散开了,最后出现在了门口的位置,像一头石狮子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陈强深吸一口气,目光凝重,向着那个人看去,随后再次狂奔而去。

    这次他留了一个心眼,前面只是虚晃一招,转身之后,双拳向着那个人的后背落下,端的是厉害无比。

    然而,双拳落在背上像是打在棉花堆里,没有半点的着力之处,整个人反而要被吸进去了一样,惊得陈强连忙向后退去。

    “还有一招,就是你的死期了!”那个人声音平静地说道,目光比声音更平静。

    陈强轻轻缓了一口气,朝着地上的徐蕾看了一眼,他可以肯定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所以他决定抢一个机会,带着徐蕾逃走。

    打架输了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人压着打,而且毫无还手之力,这就很尴尬了。

    顷刻之后,陈强一把将徐蕾背在身上,双脚蹬地,四枚银针在前面开道,手中水寒匕紧握,猛虎下山般向前冲去。

    水寒匕泛着阴冷的光芒,朝着那个人的脖子落下,另一只铁拳向着他的胸口砸落,那个人向后退了两步,感觉到脖子上微微一凉,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陈强趁机想要向前冲出去,徐蕾的眼神再次变得凶狠残忍,她的双手居然像是钢爪一样落下,插-进了陈强的肩膀里。

    陈强闷-哼一声,痛得倒抽一口凉气,差点没有晕过去,双掌向上,将徐蕾打的飞了出去,伤口像是泉眼一样,鲜血直流。

    “我说过你逃不掉的!”那个人冷笑说道,毫无表情的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意。

    肩头的疼痛迅速朝着全身蔓延,陈强痛得脸上肌肉抽-动,身体里的气力快速向外流失,四肢无力。

    那个人不紧不慢地向陈强走来,反正陈强已经是笼中鸟,飞也飞不掉了,他要慢慢地撬开他的嘴,找到《百毒经》的下落。

    陈强身子摇摇晃晃,再也撑不住了,轰然倒地,用尽最后的力气,用两枚银针封住了肩头的穴-道,体-内的力量重新凝聚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