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0章 乱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河内。

    许娇一连找了三天,就差把整个河内市找个底朝天,把爪哇河

    的水抽干了,可还是没有陈强的下落。

    陈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得知天地门的人

    也在四处寻找陈强的下落,许娇的心算是放下一般了,这至少说

    明陈强没有死在绝命判官的手里,还有一线生机。

    许娇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徐蕾,她现在精神已经在崩溃边缘,要

    是知道陈强生死不明,一定会急得发疯。

    “许小姐,既然陈强没事,他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徐蕾并不

    傻,陈强这么久了没有来找她们,十有八-九是出事了。

    许娇回头笑道:“陈先生上次受了伤,需要一段时间养伤,况

    且现在那些人正在四处找我们,我们和陈先生之间的联系越少,

    大家越安全。”

    她说的虽然是谎话,可是说的很有道理,徐蕾心里的疑虑被打

    消,微微点头。

    两个人又是长久的相对无言,各怀心思。

    许娇正在想怎么找到陈强,他很有可能已经不在河内了,沿着

    爪哇河而下,就是仰光市了,她决定去仰光市寻找陈强的下落。

    徐蕾这些天一直都处于深深的自责里,陈强不远千里来救自

    己,却被自己暗算成重伤,一想到陈强肩膀上鲜血淋漓的样子,

    她的脑袋像是要爆炸一样疼痛。

    “徐小姐,我有事情要去仰光一趟,你就在这里等我,三天之

    后我要是还没有回来,你就自行想办法离开,或者打电话给国内

    的亲人,让他们来这里接你。”许娇说道,她要去仰光找人,带

    着不会武功的徐蕾路上多有不便,很容易暴-露身份。

    三天之后,外面的风声应该没有这么紧了,正好是逃走的好时

    机。

    “你是不是要去找陈强?”徐蕾一针见血地问道,她总觉得许

    娇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许娇不假思索地说道:“不是,我知道你想问三天之后,为什

    么不是陈强来接你?他受伤很重,你只能一个人离开,只有你到

    了安全的地方,他才能一心一意对付那些人。”

    徐蕾乖乖地点点头,什么话都没说,心里却是难过的要命,像

    是胸口插了一把刀子,将她的心绞的稀碎。

    国内的亲朋好友,徐蕾脑海里只有陈强一个人,徐世严虽然是

    她名义上的丈夫,可是他从来没有尽过一天做丈夫的义务,不管

    是在床-上,还是生活里。

    徐蕾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恣意妄为的玩物,身上的一个装饰品,

    仅此而已。

    “徐小姐,保重!”许娇说道,转身向外走去。

    她不能再耽搁了,就算陈强活着到了仰光市,以他的伤势日子

    也不会好过。

    仰光比河内更加黑暗,它是东南亚有名的魔窟,住着泰西将军

    这个大魔王,还有他的魔兵魔将,以及魔子魔孙,被成为东南亚

    的黑暗之城。

    仰光市。

    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瓦蓝色的天空,云朵像是羊群在天空里

    游荡,各种各样的水鸟在碧绿色的湖面上飞来飞去。

    一个青年正躺在仰光的金沙江畔悠闲地晒着太阳,金色的阳光

    落在他有些苍白的脸上,整张脸都变成了透明的。

    青年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长袍,这是仰光市当地土著传的

    衣-服,袍子上还打了好多补丁,显得十分寒酸。

    可是破旧的长袍穿在青年的身上,却有一种厚重的岁月感,像

    是博物馆里的文物。

    青年双眼紧闭,打了好几个哈欠,或许是觉得太阳落在脸上太

    热,翻身侧着继续睡着了,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平静祥和,给人一

    种很温暖很踏实的感觉。

    长袍的袖子很宽,露出了半截胳膊,胳膊上纵横交错的伤痕,

    有些还没有完全好,有些已经结了疤,看的让人心生寒意。

    “强哥,强哥……”

    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气喘吁吁地朝

    着这边跑过来。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陈强。

    当时他从爪哇河跳下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黑漆漆的小屋子里,还以为是被

    抓-住关起来了,后来才知道已经被人救了。

    陈强起身说道:“肯撒,这么慌慌张张做什么?有什么话慢慢

    说就是了。”

    少年急得脸色涨红地说道:“不好了,那些士兵要抓我爸去当

    兵,你快去看看!”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况且这肯撒的爸爸是陈强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把自己从河里

    捞起来,陈强早就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在哪里?我们快走!”陈强问道,从地上跳起来。

    肯撒连忙说道:“就在家里!”

    陈强二话不说,转身向前狂奔而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些

    士兵带走肯撒的爸爸。

    这里距离肯撒家本来就不远,陈强一口气便跑到了。

    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你要是识相,现在就跟老子走,要不然我一把火烧了这里,

    让你变成烤乳猪!”一个军官模样的中年说道,身后跟着两个扛

    着枪的士兵,像是三条恶狗。

    “大叔,我们家里是不是有狗进来了?我怎么刚才听到了狗

    叫。”陈强笑呵呵地说道,抬头朝着三个人看去。

    中年军官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从腰间拔-出手

    枪,顶在了陈强的脑袋上,吓得地上的人连忙扑过来。

    这个人就是肯撒的爸爸肯塔,是一个打渔为生的渔夫,看到陈

    强有危险,冲过来想要保护他。

    “你他-妈活腻歪了吧!居然敢骂我!”中年军官怒声说道,一脸凶狠地盯着陈强。

    “不好意思,我刚才说的是狗,不是在骂你。”陈强解释道,

    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容。

    中年军官气的心梗都要发作了,陈强都这么说了,要是自己再

    斤斤计较下去,岂不是间接承认了陈强的话。

    肯塔连忙解释道:“不好意思,他不是我一个朋友,不懂这里

    的规矩,请您多多见谅!”

    中年军官冷笑两声,点点头的同时伸出了手,肯塔连忙把身上

    仅有的钱拿了出来。

    就在他要把钱放在中年军官手里的时候,却被另一只手给抓住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