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6章 巨鳄惊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头巨型鳄鱼扑腾两下,从后面向陈强扑过来。

    陈强感觉到后面情况不对,身子闪电般向左移去,巨型鳄鱼继

    续向前冲去,一口咬住了王副官的左腿,痛的王副官发出杀猪般

    的嚎叫声。

    “救命,救命呀!”王副官痛的大声叫道,两只手紧紧按住巨

    型鳄鱼的脑袋,身子向后倾斜,想要将巨型鳄鱼按在岸上,要是

    被拖进池塘里,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他的力气哪里能跟巨型鳄鱼相比,只见巨型鳄鱼前足蹬

    地,尾巴向后摆动了几下,便将王副官扯着向池塘里而去。

    “救我,救我呀!”王副官哇哇乱叫,双拳像是雨点般落在巨

    型鳄鱼的脑袋上。

    他现在也顾不得巨型鳄鱼是泰西将军的爱宠了,一心只想活

    命。

    很可惜,他不过是在做无用的挣扎而已,巨型鳄鱼皮糙肉厚,

    尤其脑袋上骨头坚-硬如铁,他几乎要把双手砸骨折了,也没有什

    么卵用。

    巨型鳄鱼可能被王副官的挣扎给激怒了,松开了咬着王副官左

    腿的巨嘴,再次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的脑袋上咬下去。

    顿时,王副官吓得面无血色,双手下意识抬起来,想要阻止巨

    型鳄鱼。

    咔嚓两声,王副官的双手被撞断了,软-绵绵地垂落下来。

    巨型鳄鱼的大嘴继续朝着他的脑袋咬去,他的巨嘴足以吞掉两

    个人的脑袋,眼看着王副官就要变成无头尸了。

    就在此时,巨型鳄鱼轰然倒地,像是突发疾病一样。

    王副官死里逃生,拖着受伤的腿向前爬去,巨型鳄鱼在地上挣

    扎了几下,便没有什么动静了,彻底走完了自己罪孽深重的一

    生。

    不远处,陈强面色镇定看着巨型鳄鱼,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

    意。

    他的手里还握着两枚银针,要是巨型鳄鱼刚才没有死掉,他准

    备再补两针的。

    巨型鳄鱼双眼之中鲜血缓缓地流出来,两枚银针已经穿透它的

    脑颅,将巨型鳄鱼的神经系统破坏了。

    王副官看到巨型鳄鱼没有追过来,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朝着陈

    强看了一样,眼里透着感激而又害怕的神色。

    他感激陈强救了自己,又害怕秃噜少爷被杀了,泰西将军会问

    罪。

    “你不用怕,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个畜生是我杀的,我会向泰

    西将军交代的。”陈强一脸平静地说道。

    这个畜生吃了那么多人,自己今天杀了它,也算是替天行道

    了。

    王副官脸色微微一变,又朝着陈强打量了一番,要是换做别人

    刚才早就吓死了,他面不改色杀了秃噜将军,居然还能这么淡定

    自若,他有些看不透陈强。

    远处,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朝着这边跑过来,看到秃噜少爷

    死在了地上,一个个脸色大变,这可是泰西将军最喜欢的宠物,

    比那些姨太太都要看重。

    “你快去向将军禀报,说是秃噜少爷被人杀死了。”一个长官

    模样的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朝着地上的王副官看了一眼,目光最后锁定在陈强的身

    上。

    “是不是你杀了秃噜少爷?”中年人冷声问道。

    他知道王副官没有这个胆子,这里就剩下陈强是凶手了。

    王副官刚想要替陈强辩解一下,毕竟要不是陈强出手相救,现

    在死的就是自己了。

    他还没有张嘴,就听到陈强笑道:“这头畜牲就是我杀的,它

    要吃人,我不能坐视不理。”

    这句话没毛病,而且说得很有道理,士兵们却听起来像是一个

    笑话。

    全将军府,除了泰西将军的命比秃噜少爷值钱,其他人加起来

    也没有它值钱。

    陈强居然为了一条人命杀了秃噜少爷,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给我将他拿下,送给将军进行处置。”中年人怒声说道,两

    个士兵朝着陈强冲过去,脸上露出冷冷的杀气。

    陈强淡然笑道:“不用你们带我去,我也要见泰西将军的。”

    两个士兵愣住了,多少人听到要见泰西将军吓得尿裤子,像陈

    强这么淡定的还是第一个,两个人心里不由冷笑,这小子十有八九是脑袋有病,没有见识过泰西将军的手段。

    王副官朝着这边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朝着中年人看了一眼,随

    后说道:“他是为了救我,这件事我会亲自向将军交代的。”

    他虽然心里十分害怕,可是做人不能忘恩负义,便决定和陈强

    一起承担这件事情。

    陈强没想到王副官倒是有几分血性,回头笑道:“你放心,我

    保证我们都不会有事的,泰西将军不但不会责罚我们,还会重重

    赏赐我们。”

    中年人冷哼一声道:“你说的没错,泰西将军会赏你两颗子弹

    的。”

    陈强懒得跟他争辩,只要自己治好泰西将军的偏头痛,什么事

    都好说。

    大厅里。

    泰西将军听到秃噜少爷被人给杀了,怒火攻心,气的偏头痛又

    发作了。

    “是谁杀了秃噜,给我带上来,我要千刀万剐了他。”泰西将

    军抱着脑袋,破口大骂,两只眼睛像是要喷火一样。

    前来禀报的士兵吓得连忙向外跑去,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泰西

    将军发这么大的火了,也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中年人带着陈强和王副官,很快就到了大厅门口,正好和出来

    的士兵撞了一个满怀,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下去。

    “你他-妈急着投胎吗?”中年人低声骂道。

    泰西将军就在大厅里面,他不敢大声造次,只能小声教训士

    兵。

    那个士兵连忙说道:“将军让把人带进去。”

    中年人朝着瞪了一眼,吓得士兵退到了一边,脑袋恨不得从地

    上插-进去。

    陈强一副淡然如水的样子,脸上毫无波澜,仿佛不是去送死,

    而是吃喜酒一样。

    刚进大厅,他就看到一个脑袋跟电灯泡一样的中年人,穿着一

    身灰色的军装,双手抱着西瓜大的脑袋,痛的龇牙咧嘴,就差在

    地上打滚了。

    偏头痛不是病,可是疼起来却很要命。

    他知道中年人就是泰西将军,抬脚便朝着泰西将军走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