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8章 偿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个小时后,陈强将所有的银针拔了出来,一阵若隐若现的黑

    气在泰西将军的脑门上萦绕,然后缓缓散去了。

    陈强一脸自信地说道:“将军,你的偏头痛已经好了。”

    泰西将军从椅子上站起来,轻轻地摇摇头,感觉到脑袋轻松了

    很多。

    “你叫什么名字?”泰西将军问道。

    陈强笑着说道:“我叫陈强,将军不用谢我,只要不追究那头

    畜生的死就可以了。”

    “好,我可以不跟你追究秃噜的死,可是必须有人给秃噜偿

    命。”泰西将军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笑,转头朝着王副官看去。

    王副官吓得脸色大变,他知道泰西将军的意思,这是要让自己

    偿命。

    他知道解释是没有用的,在泰西将军的眼里,谁的命都没有那

    头畜生的重要,一声不吭,转身向外走去。

    “给王副官一个痛快!”泰西将军冷声说道,两个士兵立即跟

    着王副官向外走去。

    陈强连忙说道:“将军,那头畜生是我杀的,不应该让王副官

    偿命。”

    “你的意思是要自己偿命了?”泰西将军眼神狠辣地说道,他

    的偏头痛现在已经好了,也用不着陈强了,要不是刚才自己许下承诺,这会儿陈强早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陈强脸色一变,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泰西将军的当,这只老

    狐狸不想让自己背上言而无信的名声,便故意给他下套,真是够

    卑鄙无耻的。

    “来人,陈医生居然想要给秃噜偿命,就送他一程吧!”泰西

    将军冷声说道,朝着两个士兵挥挥手。

    陈强脸上毫无惧色,反而大笑道:“将军,我见过不少过河拆

    桥的人,但是像你这么快翻脸不认人的,还是第一次!”

    这家伙肯定是属狗的,变脸比变天还快。

    泰西将军冷笑两声说道:“杀人偿命,你杀了秃噜,就要偿

    命。”

    陈强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什么话都没有说,抬脚便向外走

    去。

    不过这一切都被泰西将军看的一清二楚,心里顿时起了疑惑,

    让人把陈强和王副官带了回来。

    “你小子刚才笑什么?”泰西将军问道,手里的枪对着陈强的

    脑袋。

    陈强镇定自若地说道:“我笑将军不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

    了,过不了多久就要命丧黄泉了。”

    “你说什么?”泰西将军脸色震惊地问道,陈强那么短的时间

    就治好了自己的偏头痛,他的话不得不让泰西将军多想。

    陈强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你活不久了!”

    “你小子居然敢诅咒将军,我现在一枪毙了你!”中年人怒声

    说道,拔-出枪就要打死陈强。

    顷刻之后,只听见砰地一声,有人倒在了地上。

    死的人不是陈强,而是叫-嚣着要杀了陈强的中年人。

    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泰西将军。

    陈强一脸郑重的样子,让他心里更加惶恐不安,越是有权有势

    的人,越是怕死,他们舍不得自己的荣华富贵。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到胸口微微胀痛?”陈强笑着问道。

    被陈强这么一说,泰西将军轻轻摸了一下胸口,果然有些胸闷

    气短,夹杂着微微的疼痛感,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

    其实泰西将军并没有什么大病,只不过是平日里酒色过度,身子被掏空,刚才陈强用银针给他导气,他的气血衰败,流动速度

    比较慢,胸口胀痛只是后遗症而已,休养一下便没有什么大碍

    了。

    陈强看到泰西将军被唬住了,心中暗自窃喜,脸上却是平静如

    初。

    “你要是放了我和王副官,我可以救你一命。”陈强慢悠悠地

    说道。

    泰西将军迫不及待地说道:“好,一言为定,只要你帮我治好

    病,我不杀你们,还好好赏赐你们。”

    “好吧!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我就再救你一命,不过你沉

    疴已久,恐怕一时半会好不了,最少也要一个月才能完全治

    愈。”陈强说道,这个王八蛋说话跟放屁一样,他不能不留后

    手。

    泰西将军跟着说道:“好,那就麻烦陈医生先给我治疗一下,

    我的胸口好痛”

    陈强偷偷笑了两下,果然是个胆小鬼,便朝着泰西将军走过

    去,给他又针灸了两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泰西将军再也不敢动什么坏心思,命令手下准备了一桌上好的

    饭菜招待了陈强。

    陈强也不客气,大吃大喝了一顿,肚子撑的都要吐出来,才起

    身告辞。

    泰西将军又送给陈强十万块的诊费,陈强也毫不犹豫地收下

    了。

    他早就计划好了,这些钱收起来,等到后面找到肯娜,然后把

    肯塔一家送出仰光市,开始新的生活。

    接下来的几天,陈强便成了将军府的贵客。

    泰西将军每天派人迎来送去,好吃好喝的招待着,陈强趁机也

    对将军府的环境了解的一清二楚,直觉告诉他,肯娜就在将军府

    的某处。

    肯塔一家跟着陈强也沾了不少光,日子过得比前面富足多了。

    陈强治好了泰西将军偏头痛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仰光

    市传开了,很多人前来肯塔家找陈强治病。

    医者父母心,陈强便重操旧业,给前来仰光市的人看病,肯塔

    家的门槛都要被踩断了,人来人往,比将军府还要热闹很多。

    陈强看病秉持一个原则,穷苦人家一律免费,有钱人能收多少

    收多少,他总不能自己倒贴医药费。

    “强子,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呀!”肯塔笑着说道。

    他现在每天和阿丽丝给陈强打下手,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陈强憨憨地笑道:“要不是肯塔大叔救了我,我现在只能给阎

    王爷看病了。”

    这段时间他不仅给别人看病,也在给自己看病,前面的伤势已

    经好的差不多了,等找到肯娜之后,他就要回河内,从段念手里

    拿回那批货。

    两个人七日之约,自己最后失约了,也不知道段念是不是已经

    带着东西回国了,陈强的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送走了所有病人之后,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