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6章 毒计连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竹镇,工地办公室。

    “柳镇长,这点子可是强子想出来的,我们现在就把这个机会

    拱手相让吗?这恐怕有点不讲究吧!”朱龙一脸不服气地说道。

    刘川从后面轻轻拉了一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柳林,朱龙

    是个暴脾气,对事不对人,让柳林多多包涵。

    柳林根本就没有放心里去,这种事放在谁身上,谁都会觉得不

    爽,况且前期朱龙为了这件事付出了不少。

    “这件事已经决定了,交给省城的旅游公司进行开发了,这件

    事你们以后不能插手。”柳林说道,脸色有些沉重,最后一句话

    像是在提醒,又像是在警告。

    朱龙拍着桌子吼道:“柳镇长,你也欺人太甚了吧!现在我们

    联系不上强子,你就把这个项目交给别人走,你存的是什么心?

    戏-子无情……”

    他终究没有把婊-子无义四个字说出来,两只眼睛像是喷火般

    盯着柳林,脸上怒火腾腾,整个人气的都快要烧起来了。

    柳林脸色平静地说道:“这是陈强的意思,你们也是知道的。

    现在陈强没有云竹镇,我们不管论人脉和资本,和省城那些旅游

    公司都是有所差距的,难道非要争个头破血流,让陈强回来收拾

    烂摊子吗?”

    “就是,这都是强子的主意,他现在虽然联系不上人,可是他

    既然这么说了,我们听他的就是了。”刘川跟着说道。

    朱龙气的长叹一口气,恶狠狠地瞪了两个人一眼,转身甩门而

    出了。

    “这小子今天是吃错药了吗?”刘川皱着眉头,朱龙平日里虽

    然脾气暴躁,性格冲-动,也不是这样的。

    柳林笑着说道:“还是让他冷静一下吧!毕竟费了那么多心

    血,真的说要放弃,也是一件让人挺难接受的事情。”

    刘川点头说道:“柳镇长说的是,让他冷静一段时间,应该就

    没有什么问题了。”

    朱龙从工地里出来的时候,很快就跳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轿

    车,车里坐着两个戴着墨镜,穿着高档西装的青年。

    “朱哥,那件事怎么样了?”那个穿着花西装的青年问道,顺

    手给朱龙点了一支雪茄。

    朱龙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说道:“兄弟,那件事可能要黄

    了,柳镇长把项目交给省城的旅游公司了,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

    事做了,真是抱歉呀!”

    另一个黑色西装男脸色震惊地说道:“大龙,这件事你可是做

    的不地道呀!我们两个回家钱都筹备好了,你现在跟我们说这件

    事黄了,这不是玩我们吗?”

    陈强现在基本上是半个无业游民,没有什么大的收入,前面在

    药材公司赚的钱,大部分投进了棚户区改造工程,现在工程没有

    完工,资金不能回流,因此旅游公司虽然成立了,却是一个空壳

    子,资金十分匮乏。

    本来陈强凭着自己的人脉已经向银行借到了钱,可是陈强现在

    消失了,银行便以各种理由推脱借钱的事情,后期旅游开发的基

    础建设,也是要花不少钱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朋友把这两个青年介绍给了朱龙,这两个

    人都是西川省的,西川省和西岭省隔着一道川,云海市就和西川

    省是接壤的。

    据说这两个青年是西川省豪门杜家和吴家的少爷,他们也想参

    加这次的投资,三个人一拍即合,朱龙出力,他们两个出钱,没

    想到现在事情居然黄了。

    朱龙说道:“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两位兄弟,以后要是再有合作

    的机会,我一定不会忘了两位兄弟的。”

    柳林都这么说了,他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只能将肚子里的火压

    下去了。

    “朱哥,这件事还没完呢!说什么下一次,省城那些王八蛋敢

    抢我们生意,难道我们杜家和吴家,还有你手下有那么多的兄

    弟,我们都是吃素的,任人宰割吗?”一身花西装的青年笑着说

    道,两只眼珠子贼溜溜地转了好几圈,脸上露出阴险的笑。

    朱龙摇头说道:“这件事真是对不住两位,不过还是算了吧!

    我先回去了。”

    他一听这两个家伙想要搞事情,连忙打了退堂鼓,朱龙虽然对

    柳林的决定很不满意,可是他也不傻,知道这里面牵扯的事情不

    少,况且这也是陈强的决定。

    “朱哥,你在我们兄弟眼里可是一号人物呀!怎么变得这么婆

    婆妈妈,像个娘们似的,被人骑在脖子上撒尿,也不吭一声

    吗?”另一个一身黑西装的青年说道,看着朱龙脸上透出一丝轻

    视的神色。

    朱龙最讨厌别人用这种眼神看自己,朝着黑西装青年瞪了一眼

    说道:“你他-妈少用这种眼神看老子,你们确保后面资金能到账

    吗?只要你们敢打包票,这个旅游项目,我无论如何也给你抢回

    来。”

    两个青年看到朱龙情绪激动,已经跳进了陷阱里,相互看了一

    眼。

    “朱哥,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只要把项目拿到手,钱都不是什

    么事。”一身花西装的青年拍着胸-脯说道。

    黑西装青年接着说道:“钱要多少有多少,我爸前段时间给我

    五个亿让我出来练练手,只要你能把项目拿过来,钱分分钟到

    账。”

    朱龙本来就脑袋简单,看到两个人不像是吹牛说谎,便拍着

    胸-脯保证一定会将项目拿下的,却不知他已经掉进天地门的陷阱里了,向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朱龙下车以后,两个青年相视一笑,黑西装青年拨通了一个电

    话,随后将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胡飞天上次一计不成,便想着再出毒计,他要趁着陈强没

    有回来之前,要将他在临江县的势力连根拔起,就算陈强侥幸从

    河内回来,也是一条丧家之犬。

    这两个青年也不是什么杜家和吴家的少爷,都是胡飞天派来的

    人,他看到柳林和刘川老成持重,不好对付,便从四肢发达,头

    脑简单的朱龙这里下手。

    现在已经不是陈强和李家的恩怨了,而是天地门和陈强不死不

    休的仇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