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6章 奸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地牢里。

    陈强又是一脸郁闷地看着老头,两只拳头攥紧如石,想要扑过

    去跟他拼命。

    这个老家伙一连三天抢走了陈强的食物,陈强现在内力被那个

    忍术高手不知道用什么奇怪的手法给封住了,浑身提不起力气,

    又一连三天没有吃饭,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你是不是很饿呀!”老头笑眯眯地说道,从碟子里夹起一块

    红烧肉,在陈强眼前晃动了几下,随后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他故意发出吃饭的吧唧声,惹得陈强的更加饿了,喉头微微动

    了几下。

    “你要是想吃,那边有的是,要是受不住了,就让泰西早点接

    你出去,我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饿死。”老头指着地上的死老

    鼠说道,陈强看到那黑乎乎的一团,忍不住又干呕起来。

    这个老家伙不仅抢自己的食物,还让自己吃老鼠肉,一想到那

    些老鼠吃人肉,陈强差点没把自己给恶心死。

    他抬头朝着老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因为这是陈强现在唯一能

    做的,跟老头讲道理等于对牛弹琴,他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老

    头就是不相信自己不是泰西将军派来的奸细。

    对于那些讲道理讲不通的人,通常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动

    手,枪杆子里出政-权,拳头底下有真理!

    然而,陈强现在连自由活动都难,更别说和老头动手了,即便

    他现在好好的,也不是老头的对手。

    说没有用,打也打不过,陈强算是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叫天天不

    应,叫地地不灵了,只能认栽了。

    “小子,这二十年里,来这里的有好几十个了,你以为苦肉计

    有用吗?”老头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我看你年纪轻轻,

    还是别再这里浪费时间了。”

    老头说着打了一个哈欠,躺在地上睡着了,食盒里饭菜全被吃

    的干干净净,一根菜叶,甚至一点油水都没有留下。

    陈强朝着地上的死老鼠看了一眼,虽然肚子饿的咕咕叫,还是

    忍住了吃老鼠填饱肚子的冲-动,舔舔干涩的嘴-唇,倒在地上打

    算睡-觉了。

    “睡着就不会饿了。”陈强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心里却是一

    阵酸涩。

    刚闭上眼睛,打算强睡的时候,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睁开

    眼睛就看着王副官走进铁牢里,门口站着独臂人和忍术高手。

    “你们就是这么照顾将军的贵客?”王副官勃然大怒道,转手

    就给独臂人一巴掌,瞬间就把独臂人的斗笠打飞了。

    黑色的斗笠下,那是一张让人会做噩梦的脸,他的半张脸都没

    有肉了,森森白骨露在外面,显得格外恐怖,剩下的半张脸也好

    不到什么地方去,上面是密密麻麻的齿印和伤痕,嘴-唇被撕裂

    了,像是蛤-蟆一样。

    纵然陈强也算一个大心脏,这几天又在地牢里心理素质增强了

    不少,看到这张脸的瞬间,还是吓得转过头去,要不然估计这几

    天都要失眠了。

    “都是他抢了陈医生的饭!”忍术高手说道,用手指着正在酣

    睡的老头。

    王副官看着皮包骨头,眼眶深陷的陈强,厉声说道:“‘给我

    好好教训他,我要让他明白抢陈医生的饭菜,是什么下场?”

    话音未落,独臂人便抢先一步冲到老头的身前,手中铁棍朝着

    老头的身上如雨点般落下,老头像是没有知觉一样,居然一声不

    吭,看的陈强都觉得痛了。

    “老东西,很抗揍是吗?我今天弄死你!”独臂人像是受到了

    侮辱一样,脸上露出凶狠的杀气,他手里的铁棍朝着老头的脑袋

    上落下。

    “住手!不是他抢走我的食物,是我心甘情愿给他吃的。”陈

    强大声叫道,这一铁棍下去,老头可能会当场毙命。

    王副官紧接着说道:“陈医生让住手,还不住手!给我退

    下!”

    其实他也不敢真的把老头给打死,王副官知道这老头的身份特

    殊,泰西将军好像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什么东西,一直将他幽禁在

    这里。

    “陈医生,将军有请!”王副官客客气气地说道,弯腰做了一

    个请的手势。

    陈强用像是看到一坨屎的嫌弃眼神,朝着王副官看去,可是王

    副官仿佛浑然不觉,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臭小子,我看你还能嘚瑟几天,等到将军的病治好了,看老

    子怎么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副官心道。

    陈强想要拒绝,可是想到肯塔一家和苏珊都在他们手里,只好

    答应了。

    “我现在走不动,你找人抬我出去!”陈强有气无力地说道。

    王副官示意独臂人和忍术高手抬陈强,却听到陈强说道:“王

    副官,你这是想要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心理阴影呀!要是我给泰

    西将军针灸的时候,万一想到他们,手一抖扎错穴位,这个锅谁

    来背呀!”

    前面吃尽了两个人的苦头,现在总算是能尽情吐槽一下了,说

    完之后,陈强心里顿时舒服多了。

    独臂人脸色一变,那张可怖的脸变得更加狰狞,剩下的一只眼

    靖看了陈强一眼。

    “你去找两个人抬陈医生,先带他去洗漱一下,换一身干净的

    衣服,然后再去见将军和川岛老先生。”王副官说道,转身向外

    走去。

    十分钟以后,两个人高马大的士兵抬着担架从外面走进来,两

    个人小心翼翼将陈强扶上了代价,慢悠悠地抬着陈强向外走去。

    就在他们离开铁牢的瞬间,老头从地上坐了起来,嘴角带着一

    丝血迹,他虽然武功深厚,可是被穿了琵琶骨,功力已经大不如

    前,能够硬接独臂人那么多下,已经十分难得了。

    “这小子难道真的不是泰西派来的奸细?”老头眼睛微微眯起

    来,一只手摸着脏兮兮的白胡子,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忽然,老头剧烈地咳嗽几声,一口鲜血喷涌-出来,独臂人的

    毒打引发了多年的旧伤,让他有些支撑不住了。

    老头擦去嘴角的血迹,双-腿盘坐,双掌合十,吐纳气息,头

    顶上的白气缓缓升起,额头上不断有汗水落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