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8章 活不过三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手机的短视频里,肯塔被一个士兵砍断了右手的小拇指,

    痛得哇哇乱叫。

    这群畜生为了要挟自己,真他-妈是不择手段,陈强气的想要

    冲着泰西将军骂娘,甚至想要冲上去揍他一顿。

    可是他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可不想再看到肯塔被剁手指了,强

    行压下心头的怒火。

    泰西将军和川岛南曲很快就进来了,两个人坐下来以后,两个

    侍女便开始上菜了。

    顷刻之后,川岛南曲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说好的边吃边聊,

    可是陈强低头只顾着吃东西,根本没有聊天的意思。

    “小子,你也太不知好歹了,我爷爷……”川岛浪一脸怒气地

    说道,左手按在腰间的武士刀的刀柄上。

    可是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川岛南曲给打断了,他回头冷冷看

    了一眼川岛浪,吓得川岛浪不敢再多嘴。

    泰西将军看到气氛有些尴尬,连忙说道:“陈医生,川岛老先

    生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你能先停下吗?”

    陈强抬头说道:“王副官跟我说将军让我老实点,我现在老老

    实实吃饭不行吗?”说完之后,低头继续吃东西,这些菜比刚才

    吃的东西好吃太多了。

    顿时,泰西将军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当着川岛南曲的面也不好发作,只好一脸笑容掩饰自己的尴尬。

    陈强吃的差不多,起身问道:“将军,你不是让我给你看病

    吗?现在还需要吗?”

    泰西将军朝着王副官使了一个眼色,王副官立即过来将陈强带

    走了,要是让他留在这里,泰西将军担心后面不好收场。

    “川岛老先生,今天真的很抱歉,是我御下不严,让您见笑

    了。”泰西将军说道。

    川岛南曲微微笑道:“年轻人有点傲气,也是正常的,你帮我

    改天再约陈医生,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泰西将军想要挽留,可是看到桌子上一片狼藉的样子,最后还

    是放弃了。

    “那川岛老先生先回去休息,我保证下次见面一定不会发生这

    种事情。”泰西将军说道,起身将川岛南曲和川岛浪送出了门。

    两个人离开以后,泰西将军回到宴会厅,拍着桌子骂道:“臭

    小子,你居然敢跟老子耍花样,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他转身朝着身边的侍卫说道:“你现在去将肯塔的双手给我砍

    了,然后放在食盒里送到地牢给那个臭小子。”

    侍卫躬身说道:“是,将军!”

    话音未落,便看到王副官从外面走进来,一脸惊慌地看着泰西

    将军。

    泰西将军预感情况不妙,挥手示意侍卫退下,刚才的命令作

    废。

    很快,整个宴会厅就剩下泰西将军和王副官两个人了,王副官

    连忙说道:“将军,那小子给川岛老先生下毒了!”

    顷刻之间,泰西将军脸色大变,一脸的难以置信,刚才他们都

    在现场的,陈强根本没有机会下毒。

    “那小子还想骗我,我就不信他给川岛老先生下了毒!”泰西

    将军脸色阴沉地说道。

    王副官跟着说道:“陈强说了,愿不愿意相信随便我们,要是

    没有解药,七天之后,川岛老先生会七窍流血而死,到时候就算

    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他也不知道陈强所言真假,可是想到陈强出神入化的医术,也

    不敢轻易做出判断。

    泰西将军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件事你知我知,千万不能传出

    去。”

    要是川岛南曲知道自己中毒,麻烦就大了,他千算万算,没想

    到陈强居然来了这么一手,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这件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川岛南曲中毒身亡,整个

    将军府的人都要跟着陪葬。“是,将军,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

    办?”王副官低声问道。

    泰西将军眉头紧缩,想了半天说道:“你把肯塔一家还有那个

    女人给我看好了,只要他们在我们手里,陈强就翻不出我的手掌

    心,况且他现在废人一个。”

    王副官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地牢里。

    陈强像老头一样打着饱嗝,靠在墙上伸了一个懒腰,打了几个

    哈欠,打算睡-觉了。

    从他回来以后,老头就没有醒过,睡得就跟死人一样。

    他刚要躺下的时候,老头却从地上坐起来了,看着陈强问

    道:“你想不想从这里逃出去?”陈强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

    想了,不过也只能想想而已。”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说不出的绝望和难受,独臂人和忍

    术高手武功深不可测,他现在连内力都没有恢复,想要从这里逃

    出去,不如白日做梦。

    老头不以为意地笑道:“年轻人不要这么沮丧呀!我要是告诉

    你,我能帮你从这里逃出去,你相信吗?”

    “我当然相信了。”陈强连忙说道,老头虽然不显山露水,可

    是他已经看出老头武功深厚,要不是琵琶骨被穿,早就从这里逃

    出去了。

    老头说话之间,忽然剧烈地咳嗽了几下,喉头一甜,鲜血从嘴

    角溢出来,皱巴巴的脸像是要萎-缩掉一样。

    陈强立即走了过去,手放在老头的手腕上,顿时脸色惊变,平

    日里看老头谈笑风生,没想到居然受了这么重的内伤。

    “我没事!”老头笑着说道。

    陈强冷声说道:“你别说话,你的内伤要是再不治,恐怕活不

    过三天了。”

    话音未落,手里银针便飞速落下,在老头周身大-穴刺下,老

    头发出一声闷-哼,一股钻心的痛传来,随后感觉到身子一暖,胸

    口的剧痛减轻了不少。

    老头想要开头说话,却被陈强的目光封住了嘴,靠在墙上没有

    说话。

    陈强手上没有停下来,手里的银针再次落下,老头所受的伤太

    严重,一次针灸不够,需要多次针灸,才能将体-内旧伤治愈。

    周而复始,陈强忙了两个多小时才停下来,多亏刚才吃的饱,

    要不然早就没有力气了,随后累的瘫倒在地。

    陈强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看到老头脸色越来越好,脸上露出

    一丝温暖的笑,然后便晕过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