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0章 《玄天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头再次转身的时候,他的手里拿着一本泛黄的又破又旧的

    书,比《神农真经》还要破一些,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了。

    “这是我祖传的秘笈《玄天功》,我前半生作恶多端,老来孤

    家寡人,老天爷可怜我,让我在临死前遇到你,这本《玄天功》

    记载的武功高深晦涩,我研究了很多年,也没有找到修炼的窍

    门。”老头一脸平静地说道,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陈强没有说话,他感觉到老头好像在说临终遗言,心里有些难

    受。

    两个人虽然相识不久,可是老头将自己一身深厚内力传给自

    己,现在又把祖传秘笈交给自己,只要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不

    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老头继续说道:“这《玄天功》要是功力不够,强行修炼会走

    火入魔,所以在你功力没有达到之前,要是偷学上面的武功,后

    果你是知道的。”

    他的脸色变得越发凝重,也越发苍白,又轻轻咳嗽了两声。

    “老先生,你快坐下来休息会儿,你的话我一定铭记于心,不

    敢忘怀。”陈强说着,走到了老头的身边。

    他的脸色平静如水,并没有因为即将得到老头的家传秘笈而窃

    窃自喜,他现在只想老头安然无恙。

    “这本秘笈你收好了,千万不能让泰西那个衣冠禽-兽知道,

    以后能不能修炼成绝世武功,就要看你的悟性和造化了。”老头微微笑道,将手里的家传秘笈放在了陈强的手里。

    陈强正眼也没有看一下,便将武功秘笈放在了口袋里,双掌放

    在老头的胸前,将自己的内力给他输送过去。

    老头的眼前十分黯淡,像是即将熄灭的灯火,手脚冰凉,让陈

    强想起油尽灯枯四个字,心里又是一痛。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我还有话要跟你说。”老头拍着他

    的肩膀,眼神微微发亮。

    陈强点点头,随后坐在了老头的对面,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头看

    去,胸口隐隐作痛。

    “你心底太过善良,从这里平安出去以后,要是能远离这个纷

    纷扰扰的江湖,就过平常人的日子吧!皇图霸业都是空!”老头

    语重心长地说道,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神色,仿佛想起了当年往

    事。

    陈强连忙说道:“多谢老先生提醒,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家人,

    让他们不受伤害。”

    老头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脸上露出看尽风云

    的笑意,他知道有些话说了陈强也不会懂,有些事只有亲身经历

    过,才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

    “小子,愿你还有岁月可回首。”老头说了这么一句,打了一

    个哈欠之后,便躺在地上睡着了。

    陈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朝着老头看了一眼,

    也觉得有些困了,没过多久也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陈强看到老头还在睡-觉,心里大叫不妙,起身

    朝着老头冲过去,瞬间以后,脸色大变,因为老头已经没有气息

    了。

    陈强飞快地拿出银针,在老头人中几处要穴扎了几针,可是为

    时已晚。

    他手里握着银针,第一次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都说他可以妙

    手回春,可是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悲愤和痛

    苦。

    倏忽之间,陈强抬头朝着老头身后的铁索看去,猛地站起身

    来,双手落在手腕粗的铁索上,双掌之中灌注强大无比的内力,

    猛的一扯,咣当一声,铁索便应声而断。

    一夜之间,陈强的内力比前面强出很多,要是换做之前,他双

    手肯定不能将铁索扯断。

    这铁索困了老头二十年,不能让老头死了以后还带着铁索,他

    要让老头获得最后的自由。

    铁索断了,陈强用手将老头背上的两个铁环拉开,随手丢在地

    上,然后将老头平放在地上,老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对自己

    这样的结局十分满意。

    临死之前,可以找到陈强这样品行端正,才智超群的传人,看

    来心里也是颇为欢喜的,死而无憾了。

    忽然,陈强跪在老头的身前,朝着老头磕了三个响头,叫了三

    声师父。

    老头传授自己一身内力,又将自己的家传秘笈赠给自己,他早

    就该叫老头一声师父了,他现在很后悔老头活着的时候,没有喊

    他一声师父。

    随后,陈强盘地而坐,双掌向下,气沉丹田,一股温暖而浑厚

    的气息,沿着奇经八脉向着周身流去,到了头顶的百会穴汇聚,

    周而复始,头顶上不断有白气冒出。

    顿时,整个人觉得神清气爽,比泡了一个热水澡还要舒服,感

    觉到全身的毛孔都在瞬间张开,体-内的浊气不断向外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陈强从地上站起来,想起老头的临终嘱咐,便

    将老头放回原来的位置,自己坐在地上,继续练功疗伤。

    就在此时,王副官从铁牢外面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身材高大

    的士兵,两个人架着一个白发如雪的女人,正是陈强上次见过的

    肯娜。

    两个人将肯娜丢在地上,肯娜抬头看到陈强的瞬间,晦暗的眼

    里发出微微星光,嘴角抽-动了几下。

    “陈强,将军让我给你带句话,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要不

    然肯塔一家……”王副官一脸阴狠地说道,脸上透着凶狠而冰冷的

    杀气。

    陈强害得自己三番五次让泰西将军收拾,王副官心里也是憋了

    一肚子的火,恨不得将陈强烧成灰。

    突然,一声惨叫响起来,王副官的手腕被肯娜咬了一口,鲜血

    横流,痛得他直跳脚。

    “来人,给我教训她,狠狠地教训她!”王副官勃然大怒,两

    个士兵便要扑上来抓-住肯娜。

    肯娜像是疯了一样,死死地咬住王副官的手腕,两个士兵想要

    将她拉开,可是肯娜越咬越紧,像是要将王副官的一只手咬断,

    痛得王副官浑身颤抖。

    “给我杀了她,杀了她!”王副官咆哮道,他已经-痛得失去

    了理智,顾不得那么多了。

    两个士兵得到命令之后,举枪便要打爆肯娜的脑袋,可是两个

    人还没有来得及叩动扳机,就像两个肉-球一样飞出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