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4章 高级忍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快,一行人便到了密道口。

    “苏珊,你先带着他们离开,我断后。”陈强说道,朝着王副

    官看去。

    “不行,我要留下来陪你,让他们自己找个地方藏身就

    好。”苏珊斩钉截铁地说道,她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陈强了,这

    次无论如何也不肯离开。

    要是陈强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也没有办法回去复命。

    “强子,我们一起走,这里太危险了。”肯塔连忙说道,肯撒

    上前拉着陈强的胳膊,肯娜也是一脸恳求的神色。

    陈强微微笑道:“你们先走,我和苏珊随后就会赶到,不会有

    事的。”

    “就是,你们快走吧!有我陪着陈先生,不会出事的。”苏珊

    跟着说道,便将肯塔一家向密道口推去。

    就在此时,有脚步声朝着这边来了,肯塔一家只好迅速钻进了

    密道口,然后陈强按动机关,密道口瞬间消失在眼前,他抓着王

    副官躲在了一块巨石后面。

    不久以后,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出现了,一个个手里端着长

    枪,脸上神色冷厉,小心翼翼地四处搜查。

    “吴侍卫长,这里没有人!”一个士兵的声音响起。

    随后,便听到士兵离去的脚步声,陈强透过石头缝隙,看到那

    些士兵向着另一边去了,他抓着王副官走了出来。

    “求你不要杀我,这都是泰西将军的主意,跟我没关,我只是

    一个办事的。”王副官连声说道,看到陈强脸上杀气腾腾,心里

    也是七上八下。

    “你这不是办事,是助纣为虐,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陈强

    脸色一冷,一只手抓-住王副官的脖子,手上立即陡增,咔嚓一

    声,王副官脑袋一歪,走完了自己虚伪而阴狠的一生。

    苏珊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个家伙肯定会全城通缉我

    们,要不要现在出去,找一个安全的容身之处?”

    陈强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眼神倏忽之间变得

    冷厉如刀,因为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正在盯着两个人。

    “既然都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出来吧!”陈强冷声说道,站

    在了苏珊的身前。

    苏珊知道陈强是想要保护自己,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暖意。

    一道黑色的身影风一样地落在地上,眼神阴狠地看着陈强,来

    人穿着一身白色和服,腰间别着一把武士刀,正是川岛浪。

    他的身后跟着七八个穿着和服的忍者,一个个虎视眈眈地向着

    陈强和苏珊看过来,眉宇之间透着恐怖的杀气。

    “你能从地牢里逃出来,看来还真是有两下子呀!”川岛浪眉

    头挑动几下,脸上露出蔑视的神色。

    他可是出身名门,川岛家族做为东洋国三大家族之首,不仅以

    富可敌国的财富出名,更是以称雄东洋国的忍术而出名。

    川岛浪从小-便学习忍术,他对忍术也是颇有天分,年纪轻

    轻,已经是中忍了,再有一年半载的时间,就可以成为上忍了。

    忍者在东洋国分为三个等级,下忍是等级最低,忍术最弱的,

    中忍高出一等,上忍便是忍者之中的佼佼者。

    三年下忍,八年中忍,十年上忍!

    这是在东洋国成为真正忍术高手所需要修炼的最短时间,二十

    一年。

    川岛浪只用了十五年的时间,便距离成为上忍只有一步之遥

    了,他有资格骄傲,可是他的骄傲将会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

    地。

    陈强脸上神色自若,川岛浪的忍术修为显然不如地牢里的那个

    怪物,他已经迈过忍术的一座高峰,像是川岛浪这种小山头,便

    不值一提了。

    川岛浪以为陈强会害怕,甚至向自己跪地求饶,没想到陈强不

    但若无其事,而且压根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我要杀了你!”川岛浪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金钱豹,身法奇快

    地向陈强冲过来。

    “少爷动手了,这家伙死定了!”

    “死了活该,敢轻视少爷的代价,就是人头落地!”

    “他遇上浪少爷,这辈子算是走到头了,估计过不了三招!”

    ……

    一群忍者议论纷纷,全都在等着陈强被川岛浪砍掉四肢,变成

    一个废物。

    川岛浪年纪轻轻,却是个变-态狂,凡是他的手下败将都会被

    砍掉四肢的。

    武士刀凌空落下,一连斩出十几刀,都被陈强轻而易举给躲过

    了,川岛又气又急,抬手又是几刀斩落,杀气冲天。

    陈强微微一笑,手中水寒匕忽而向前,落在了武士刀上面,顿

    时火花飞溅,震得川岛浪手臂发麻,武士刀几乎脱手。

    他一脸错愕地看向陈强,手中的武士刀握的更紧,再也不敢对

    陈强有轻视之心,眼中杀气更加凌厉凶狠。

    “你不是我的对手!”陈强一脸认真地说道,川岛浪却像是受

    到了平生最大的侮辱一样,一声冷喝,眨眼间到了陈强的身前。

    武士刀从下向上一划,刀尖贴着陈强的衣服,差点被划破一道

    口子,凶狠无比。

    水寒匕向下落去的同时,陈强的另一只手向前而去,落向川岛

    浪的胸口。

    川岛浪抽刀向后而去,他的速度极快。

    砰的一声!

    川岛浪胸口还是挨了陈强一拳,打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此地不宜久留,陈强想要速战速决离开这里,出手便是要命的

    招式,这一拳打的川岛浪不轻松,心脏几乎都要移位。

    “怎么可能?他一个小小的医生,怎么可能打伤少爷?”一众

    忍者脸色惊变,眼里透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川岛浪居然会败,这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因为他们不知道一个上忍在地牢里已经变成了尸体,川岛浪的

    中忍水平,在陈强眼里,狗屁都不是。

    川岛浪紧-咬嘴-唇,硬是将即将要吐出来的鲜血咽回去,一丝

    血迹从嘴角沁出,他的脸色涨红,握着武士刀的手指头嘎嘣做

    响,仿佛要将刀柄捏碎一样。

    倏忽之间,川岛浪向前冲去,眼里弥漫着无穷无尽的杀气。

    士可杀,不可辱!

    忍者也是如此,宁可死,也不可被人侮辱,被人轻视!

    所以,陈强完成了川岛浪的心愿。

    水寒匕封住武士刀的进路,身法如风到了他的身后,一拳落

    下,川岛像是飞机一样起飞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