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9章 泰西的怒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将引线缓缓引到甲板上,他在里面已经连接了五六个炸药

    包,足以将整个游轮炸毁,正要点火的时候,两个武士走了过

    来。

    “有人要炸武器库!”一个武士大声喊道,随即像是一阵风向

    陈强冲来。

    陈强毫不犹豫地点燃引线,手中两枚银针急射而去,正中武士

    的双眼,一声惨叫之后,武士倒在地上。

    另一个武士想要将引线踩灭,陈强追上而上,一拳打在他的背

    上,力大无穷。

    砰地一声!

    武士像是风筝一样飞出了甲板,噗通掉进了海里。

    顷刻之间,便有十几个武士向着这边冲来,一个个杀气腾腾扑

    过来。

    陈强二话不说,守在引线附近,等着武士们冲过来。

    一个武士冲到陈强身前,手中武士刀飞快落下.

    陈强侧身闪过,一拳将他打的飞了出去,又是一招神龙摆尾,

    又一个武士从甲板上飞出去了。

    砰砰砰!

    陈强一脚一个,一拳一个!六个武士瞬间便被陈强干掉了。

    剩下的武士看到陈强武功高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纷纷向后

    退去。

    只见三个手里拿着枪的人出现在甲板上,瞄准陈强便要开枪。

    然而,一颗子弹都没有打出来,三个人便仰面倒下,气绝身亡

    了。

    每个人的眉心都有一滴血迹沁出,银针穿过眉心,从脑后飞了

    出去。

    陈强估计时间差不多了,要是再不跳海,等下就要被炸死了。

    嗖嗖嗖!

    又是几枚银针飞出,几个武士倒在了地上。

    陈强双脚一蹬,如同大鹏展翅,向着海里落去,随即飞快地向

    岸上游去。

    刚到岸上,便听到身后轰隆一声巨响,海面上火光冲天,浓烟

    滚滚。

    那些守在岸上的士兵,一个个吓得脸色大变,谁也没想到邮轮

    会突然间爆炸,随即纷纷向后退去。

    泰西将军和川岛南曲刚到港口附近,听到巨响之后,两个人脸

    色陡变,心知大事不妙。

    “快点开车!”泰西将军厉声说道。

    司机一脚油门,车如同离弦之箭向前冲去,很快就到了港口。

    此刻的荣威港口,已经乱成一片。

    海面上火势越来越大,照亮了整片夜空,黑色的浓烟遮天蔽

    月。

    邮轮起火,军火被烧。

    川岛南曲心中又气又急,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眼里

    的精气神顿时散掉,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朝着前面冲去。

    泰西将军一把将川岛南曲抓-住,死了川岛浪,要是再让川岛

    南曲死在这里,川岛家族那边他没有办法交待。

    川岛南曲捶胸顿足,口中大喊几声,面目狰狞,丝毫没有一点

    老家主的风范,他已经没有面目回到东洋国了。

    “川岛老先生,我先送您去医院!”泰西将军说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次油轮爆炸,虽然对他的计划影响巨大,可是只要川岛南曲

    活着,后面就有机会重新和川岛家族合作。

    川岛南曲面无血色,甩开了泰西将军的两个手下,抬脚向前走去。

    “川岛老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泰西将军连忙大声叫道,

    川岛南曲是朝着正在燃烧的邮轮走去,看样子是想要殉葬。

    泰西将军朝着两个手下看了一眼,两个人立即心领神会上前想

    要拦住川岛南曲,没想到迎接他们是一把短刀。

    川岛南曲脸色阴沉,短刀向后极速落下,逼得两个人向后退

    去。

    “这家伙是疯了吗?军火被烧,还可以重新再运,人死不能复

    生呀!”泰西将军心里骂道,朝着川岛南曲看去。

    川岛南曲像是失魂一样向前走去,不缓不急地走到距离邮轮最

    近的地方,然后脸色平静地坐了下来。

    海面上,火势滔天,整片海都要烧起来一样,黑色的浓烟弥漫

    在港口的上空,一阵冷风袭来,瞬间散入了仰光市的千家万户。

    川岛南曲拔-出腰间的短刀,朝着东洋国的方向点了三下头,

    然后切腹自杀了。

    川岛浪死在了仰光市,军火又被烧得一干二净,而且死了不少

    人。

    他身为川岛家族的老家主,回到东洋国也只能让川岛家族蒙

    羞,不如一死了之,为川岛家族和自己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这老家伙果然是疯了!”泰西将军气的破口大骂,看到海面

    上黑烟滚滚,火光蔓延,心里也是怒火腾腾。

    他知道这一定是陈强搞的鬼,早知道如此,最开始就应该干掉

    他。

    “你们立即给我全城搜捕陈强和肯塔一家,格杀勿论!”泰西

    将军冷声说道。

    身后的几名军官齐声说道:“是,将军!”

    他朝着海面上又看了几眼,无奈的叹了两口气,转身上车了。

    就在此时,远处一辆军用汽车停下来了,一个侍卫气喘吁吁地

    从车上跳下来,拦住了泰西将军的车。

    泰西将军摇下车窗,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将军,不好了,将军府着火了,火势太大,控制”侍卫

    的话没有说完,便仰面倒地,嘴里吐出几口血沫,一命呜呼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军火被烧了,现在连自己的老巢也被烧了!

    泰西将军勃然大怒道:“开车,立即赶回将军府,无论如何都

    要把火扑灭!”

    开车的司机被吓得也是不轻松,连忙一脚油门,车向前疾驰而

    去,将身后的卫队甩开了一大截。

    “陈强,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泰西将军怒声

    说道,一张脸狰狞如兽,脸上露出腾腾杀气。

    回将军府的路上,需要穿过一条巷子。

    轰隆一声!

    路边一棵成年人腰粗般的老树应声而倒,砸在了疾驰的军用轿

    车上。

    司机吓得一脚刹车,军用轿车顿时失控,朝着一堵墙上撞去。

    哐当一声!

    整堵墙都被撞塌了,军用轿车向前又冲出了五六米,才停了下

    来。

    司机血流满面地趴在方向盘上,半死不活地晕过去了。

    陈强不慌不忙地朝着军用轿车走过来,脸上杀气密布如云。

    他知道泰西将军得知自己的老巢被烧,一定会十万火急赶回

    来,便在烧了邮轮之后,就在回来的路上守株待兔了。

    然而,打开车门的瞬间,陈强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