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9章 久违的战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和马翠芸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左右,才将诊所的门关了,他

    将马翠芸送到家以后,便偷偷溜了出来。

    柳月蓉一个女人家都找上门了,他要是再犹豫不决,就真不是

    个男人了。

    从家里出来以后,天空中又纷纷扬扬下起了雪,雪花被风吹着

    直往脖子里灌,陈强被冰的缩着脖子向柳月蓉家走去。

    这样的夜晚,一般是村子里最安静祥和的时候,有老婆的都抱

    着老婆在被窝里取暖,打光棍的几个聚在一起赌牌喝酒,就连乌

    鸦和麻雀也找个暖和的地方躲避风雪了,一路上连个鬼影子都没

    有。

    陈强大步流星地朝着柳月蓉家里走去,门果然是虚掩的,他推

    开门走进去。

    柳月蓉听到动静,立即将房间的灯打开了,她以为陈强都不会

    来了,正在自行解决,听到陈强的声音,立即停下了手,脸色潮红地向门口看去。

    陈强反锁大门以后,便脚步轻快地进了屋子里,抖了抖身上的

    积雪,随后跳到了床-上。

    随后,小床唱起吱吱呀呀的小夜曲,房间里像是生着火炉一样

    温暖。

    小夜曲一直唱到了后半夜,柳月蓉败下阵来,才戛然而止.

    陈强虽然意犹未尽,也不忍心继续摧残柳月蓉,便躺下来休息

    了。

    虽然连续作战两个晚上,他却依旧是龙精虎猛,没有显出半点

    疲态,将两个女人喂的很饱。

    “强子,你都在省城做什么呢?怎么去了这么久没有回来,我

    都要急死了。”柳月蓉小-脸委屈地说道。

    陈强嘿嘿笑道:“事情比较多,不过现在有的是时间,我们要

    不要再运动一下,晚上吃的有点多,减减肥。”

    柳月蓉白了陈强一眼,他这是把已经当做运动器械了,要是再

    搞下去,估计有几天不能正常走路了。

    “我有些困了,就先睡了,改天再让你开心!”柳月蓉亲了一

    下他,钻到另一床被子里面去了.

    陈强手上功夫太强,要是被他挑-逗几下,很有可能忍不住还

    要来一波的。

    陈强知道柳月蓉也是真的累了,便没有打扰她,一般男人大战

    之后都会筋疲力尽,他却是特别精神,全身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陈强想起另外两个女人,许娇和苏珊。

    自从河内一别之后,许娇就彻底断了联系,苏珊在他们离开河

    内的时候,也是不告而别,徐蕾已经从河内回到徐世严的身边

    了。

    在东南亚的时候,要是没有两个红粉知己的帮助,陈强觉得自

    己都要回不来了,可是现在想要找人,半点线索都没有。

    陈强想着想着,神差鬼使地将口袋里的《玄天功》秘笈拿了出

    来,老头临时之前嘱咐他修为不够的时候,千万不要轻易打开

    《玄天功》。

    “反正就是看一眼而已,也没有什么关系的。”陈强这样自我

    安慰道,便将《玄天功》秘笈打开了。

    陈强看了前面两页,硬是什么都没有看懂,武功秘笈上根本不

    是字,而是一些黑乎乎,歪歪扭扭的小图案,就跟小蝌蚪一样。

    虽然什么都看不懂,他还是被无可救药地吸引进去了,仿佛有

    一只手将陈强向里面拉去,有人在召唤自己。

    “不行,这本《玄天功》果然很邪门!”陈强抱着脑袋自言自

    语道,随后双眼紧闭,堵住了两只耳朵,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在

    稍微有些减轻。

    陈强闭着眼睛将《玄天功》收了起来,躺在床-上深深地吸了

    一口气,心情逐渐平静下来,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

    他感觉到这本秘笈里像是关着一个人,这个人拼命想要从里面

    冲出来,找到替代自己的人。

    经年之后,陈强十分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贪心,及时停手,要不

    然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自己了。

    忽然,柳月蓉尖叫一声,用手指着陈强的脸,像是见了鬼一

    样。

    原来她就要睡着的时候,被陈强挣扎的声音给吵醒了,转身看

    到陈强眼角和鼻子里,有黑色的血流出。

    陈强照了一下镜子,也被自己的样子给吓坏了,脸上露出诧异

    的神色,因为他根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这《玄天功》着实诡异,陈强轻轻拍了两下胸口,松了一口

    气。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快点睡吧!”陈强笑嘻嘻地说道,他

    总不能跟柳月蓉说刚才的事情。

    柳月蓉点点头,却是没有半点睡意,钻进了陈强的被窝里,搂

    着他的腰,老树盘根,身子还有些颤抖。

    陈强一边安抚她,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最后两个人都睡着

    了。

    林家。

    林天阳脸色震怒地看着大厅里的人,这个人浑身冷冰冰的,像

    是一块千年寒冰,脸上戴着一块青铜面具,眼神更是阴冷如刀。

    “段念,没想到你还敢来找我,那批货呢?”林天阳一脸杀气

    地问道。

    门口的几个林家供奉想要冲进来,将段念团团围住,却看到林

    天阳挥挥手,几个人立即纷纷退了下来。

    “你可以让他们试试的,我的剑很想饮血了。”段念冷声说

    道,手里还是那把断剑,依然是杀气腾腾。

    “把那批货交出来,我付你剩下的钱,要不然……”林天阳脸

    色一沉,眼神变得异常犀利,仿佛要用眼神将段念劈成两半。

    “不然怎么样?横着进来,竖着出去吗?那要看看你林家的本

    事了。”段念说道:“我和陈强有个七日之约,如果我能打败

    他,一定会将那批货双手奉上,我要是输了,你们恐怕只能去找

    陈强要货了!”

    “你前面付给我的定金,现在我还给你,要是我有幸打败他,

    再一起结算!”段念冷声说道,语气格外的坚定。

    他来的太突然,让林天阳措手不及,没有来得及部署,以目前

    几个供奉的身手,在段念的手下走不过三十个回合。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要观战,要不然谁知道你们有什么猫

    腻,你要是故意输给陈强,两个人瓜分那批货呢?”林天阳老谋

    深算地说道,语气也是格外坚定。

    两败俱伤的时候,他正好可以捡便宜,要是陈强和段念都被自

    己除掉,林家的地位又会提高几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