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9章 顶上之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峰离开之后,许国荣心里有些不安,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心

    高气傲,十有八-九会偷着出去找那批货的,便吩咐身边的中年人

    暗中跟着许峰。

    他也得到了段念和陈强在天柱峰决斗的消息,打算派人前去坐

    山观虎斗,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就在此时,孙九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走进来,一脸郁闷的神色。

    “怎么?你被那小子打了吗?”许国荣冷声问道,天地门在临

    江县吃瘪的事情,他也听说过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家

    了。

    孙九连忙说道:“许先生,不是那小子打的,前两天喝醉酒不

    小心从楼梯上掉下去……”

    啪啪啪!

    话音未落,几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响起,打的孙九鼻血直流,头

    晕眼花,东南西北都要找不到了。

    他当然不能告诉许国荣是陈强阴了自己,这样自己不仅丢面

    子,还会被许家的人看不起。

    “我让你去临江县办事,你搞成这样还有脸回来,还不给我

    滚!”许国荣厉声说道,要是换成别人事情办成这样,早就横尸

    当场了。

    孙九躬身说道:“许先生,那小子铁了心要和林家的制药厂合作,我们的人出了三倍的价钱,陈强还是不愿意跟我们合作。”

    “我再说一次,陈强的脑袋我要,临江县的药材我也要,少爷

    的修炼已经到了最重要的关头,明白吗?”许国荣冷声说道,脸

    上露出一股阴冷如刀的杀气。

    孙九连忙点头向后退去,生怕许国荣一怒之下,送自己上路

    了。

    他从许家出来以后,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又给钱发财打了电

    话,打算商量一下后面的事情。

    孙九这个省城首富在许家连个屁都不如,许国荣说放了就放

    了,响声都不会有。

    “老钱,我今天就给你透个底,许先生说了,临江县的药材他

    是要定了,要不然……”孙九冷笑两声,朝着钱发财看去。

    顿时,钱发财的脸色比死了爹妈还要难看,陈强已经很明确地

    表示不会跟林家之外的制药商合作,许国荣这不是给了自己一道

    送命题!

    “孙总,你一定有办法的,请你给我指条明路,求求你

    了!”钱发财低头哈腰地说道,他知道孙九邪门歪道的法子很

    多。

    孙九先是摇摇头,卖了半天的关子,逼得钱发财扑通一声跪在

    地上,就差叫爸爸了。

    他才慢悠悠地说道:“陈强不是只和林家的制药厂合作吗?要

    是这个世上没有林家制药厂,你说他们还能合作吗?”

    孙九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意味深长地看向了钱发财,轻

    轻地拍着一下他的肩膀,脸上的笑意更浓。

    外面的人都知道孙九是个喜欢美色,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能够称为省城首富都是许国荣抬举的。

    然而,事实并不全是如此,许国荣这几年暗中帮了孙九不少

    忙,可是他能有今时今日的身价,多半还是靠着自己的心狠手

    辣,奸诈狡猾。

    “我明白了,孙总的意思是让我带人一把火烧了林家的制药厂

    吗?”钱发财不算太蠢,一下说出了孙九的心思。

    孙九脸色阴沉地说道:“还有呢?”

    钱发财一脸懵逼地看着他,想不到自己还要做什么,林家制药

    厂化成灰烬,到时候陈强只能找别的药厂合作了,以神谷药业黑

    白通吃的势力,没有人敢跟自己抢生意。

    “你要伪造成是陈强派人烧了制药厂,我要的可不止临江县的

    药材,我还要陈强的脑袋。”孙九目光阴狠地说道。

    要是计划顺利的话,很快林家会找陈强算账的,等他们斗得两

    败俱伤,就是自己出手的好时机。

    钱发财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孙总高见!孙总妙计!我这就

    去安排,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是了。”

    “嗯,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千万要珍惜呀!”孙九笑着说道,

    缓缓地点燃了一根烟。

    翌日,又是大雪纷飞的一天。

    这个冬天,临江县的雪比往年多,也比往年下的大,这几天的

    降雪量可以比得上去年一年了。

    下雪虽然出行不方便,可是大家心里还是高兴的,瑞雪兆丰

    年。

    陈强站在窗户边,抬头看着空中如同柳絮轻舞的雪花,微微叹

    了一口气,因为他又想起了陈刚,想起小时候的下雪天。

    他并不知道两个人已经见过好几面,而且很快会再次见面。

    以前这种大雪天的日子里,李春岚会在屋子里给两个儿子缝制

    过年的衣服,穷人家买不起新衣服,只能自己买了布料做衣服,

    陈大山通常会睡大觉或者喝点小酒,他们兄弟堆雪人,捉麻雀,

    反正是不会闲着的。

    越成长越喜欢回忆,因为很多美好的事情在成年的世界里,变

    得遥不可及,也难以追回。

    “想这些做什么?还不如想想傍晚的决斗!”陈强苦笑道,鼻

    子微微有些泛酸。

    他将沙发上搬到了窗前,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雪,什么都不

    想去想,只想安静度过这个美好的午后,然后痛痛快快地跟段念

    打一场。

    陈强一直坐到五点半的时候,起身换了一身衣服,随后下楼吃

    了一点东西,便朝着天柱峰去了。

    雪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样子是要下一整夜了,整座县城

    都在一片银装素裹里,像是一个冰清玉洁的仙女躺在地上。

    陈强想想能在满天飞雪里决斗,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小时候看

    电视最喜欢这样的场景了。

    他一路朝着天柱峰狂奔而去,路上看到一些浅浅的脚印,脸上

    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看来这次来天柱峰看热闹的人还真不少呀!

    陈强到了天柱峰下,山脚下一片安静,天色已经黑了,冷风像

    是刀子刮在脸上,雪越下越大。

    他站在山峰下等了片刻,便如同一只飞鸟向着峰顶而去,身法

    飘逸如风,气沉丹田,双脚发力,一口气便到峰顶。

    夜色下的天柱峰显得十分沉寂,一个瘦削如剑的人站在雪地

    里,像是一块又冷又硬的墓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