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0章 风雪归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向前走去,那个人也感觉到了他的到来,缓缓转过身,正

    是段念。

    冰冷的青铜面具下,一双眸子透着更加阴冷的杀气,像是两支

    利箭落在陈强的身上,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来了!”段念声音冰冷地问道,仿佛要将陈强冻在原地。

    陈强轻轻笑了两声,声音洪亮地回道:“我来了,你来的很早

    呀!”

    段念目光犀利如鹰朝着周围看去,冷声说道:“可是有人比我

    来的更早!”

    天柱峰的峰顶,暗藏杀机,轩辕台的四周至少藏着二十名顶尖

    杀手。

    他们太过自信了,以为陈强和段念发现不了,却不知道两个人

    全都看在眼里。

    “我有个提议,我们先把他们干掉,免得这些家伙打扰我们决

    斗的雅兴,怎么样?”陈强笑呵呵地说道。

    这些杀手想要做黄雀,他就实现这些人的愿望,不过都要做死

    黄雀。

    段念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也正有此意,这些家伙实在是太碍

    眼了!”

    话音未落,便听到两声惨叫,两股温热的鲜血飞溅而出,两个

    杀手坠落万丈悬崖。

    段念手中的断剑,剑锋上一抹血红,眼里露出比冷风更要冷的

    杀气。

    他的剑比上次更快,也更准,更狠了!

    陈强也不甘示弱,手中两枚银针飞出,杀手还没有反应过来,

    眉心微微一痛,一滴鲜血像是花儿一样缓缓盛开。

    刹那间!

    十几个杀手像是鬼魅般冲向了两个人,天柱峰上顿时杀气漫卷

    狂雪,一场腥风血雨的杀戮,正式上演!

    段念手中断剑神出鬼没,如同一团清影笼罩着那些杀手,惨叫

    声不断响起,不断有杀手倒在地上,脖子上都有一条细微的缝

    隙,足以致命。

    陈强双拳如同蛟龙出海,变化多端,势大力沉,拳风凌厉如

    刀,势不可挡。

    咚咚咚!

    拳无虚发,拳拳到肉,拳拳见血,打的那些杀手毫无招架之

    力,纷纷向后退去。

    又是啊的一声惨叫,一个杀手想要转身逃走,一脚踩空,坠落

    悬崖。

    一个!

    两个!

    ……

    顷刻之间,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算上那个失足坠崖

    的杀手,全都折在天柱峰了。

    “你的剑更快了!”陈强笑着说道,转头朝着段念看去。

    他忽然想要看看青铜面具下面的那张脸,是不是和面具一样冰

    冷,一样没有什么表情。

    段念冷声道:“你的内力也比前面强了很多,看来这次在东南

    亚遇到了高人!”

    陈强转移话题说道:“我们一定要为了别人的事情,拼上自己

    的性命吗?只要你将那批货交给我,林天阳出多少钱,我一分不

    少的给你。”

    不知为什么,他忽然不想和段念决斗了。

    段念没有说话,手中断剑向前一指,向着陈强冲过来。

    他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比陈强厉害。

    一道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陈强双脚点地,纵身一跃,跳到了

    轩辕台上。

    段念身影如飞,紧接着落在陈强的身后,断剑快如闪电般刺过

    来,凶狠无比!

    咣当一声!

    陈强手中水寒匕落下,挡住了断剑的剑路,双手微微用力,水

    寒匕向前而去,段念风一样地向后退去。

    倏忽之间,段念像是一只猎鹰俯冲而下,断剑凌空落下,斩向

    陈强的头上。

    陈强飞快地向后退去,断剑沿着他的鼻尖落下,再慢上一分一

    毫,便要命丧剑下。

    段念趁势追来,断剑向着胸口刺下,水寒匕向前而去,封住了

    断剑的剑路。

    砰的一声!两个人向后各退两步。

    “出手吧!拿出你全部的实力!”段念说道,声音依旧冰冷如

    铁,听得让人心中寒意顿生。

    陈强淡然一笑说道:“谢谢提醒!那你就要看好了。”

    水寒匕向上一刺,身上杀气像是暴风雪一样汹涌,朝着段念扑

    了过去。

    断剑嘴角一丝冷酷的笑意,手中断剑在空中一划,便看到一团

    清影闪动,仿佛要将陈强从里面吸进去一样。

    水寒匕继续向前刺去,那团清影也是越来越快,忽上忽下,左

    右不定,让人捉摸不透。

    忽然,陈强感觉到左臂上传来一阵剧痛,水寒匕向左挥落,迅

    疾无比,那团清影瞬间消失不见,又转到了他的身后。

    断剑向着陈强的后心落下,铛的一声撞在了软猬甲上,剑气向

    前冲去,推着陈强向前而去。

    陈强双脚一蹬,才稳住身子,差点坠入悬崖。

    转眼间,段念又出现在了陈强的身后,断剑向前一刺,凶狠毒

    辣。

    陈强反应奇快,一个转身,水寒匕向前一挡,双臂发力,逼得

    段念向后退去。

    陈强顾不得手臂上鲜血淋漓,怒吼一声,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

    向段念扑过来,水寒匕向下落去,断剑向前一送,封住了水寒

    匕。

    水寒匕点在断剑上面,微微借力,陈强向上飞去,双脚风驰电

    掣般向着段念的胸口踢去。

    段念的反应也不慢,向后跳去,双脚也在瞬间抬起,四脚相

    对,两个人落在了地上。

    “这家伙的速度太快了!”陈强心道,抬头朝着段念看了一

    眼,闭上了眼睛。

    他想起老头告诉自己,眼睛是会骗人的,要用心去感受,段念

    的招式花样虽多,很多都是虚招,他只要避实就虚,就可以打败

    段念。

    这样一想,陈强心里豁然开朗,双目紧闭,脸上的神色也越发

    变得祥和宁静,周身气势汹汹的杀气,也在瞬间收敛很多。

    段念再次朝着陈强冲出来,断剑如同毒蛇吐信,眨眼间就到了

    陈强的咽喉,向前再进半寸,陈强的喉咙上便是一个血洞。

    可是陈强居然不躲不闪,像是早就知道段念不过是虚晃一招,

    实则是想要刺中他的眉心。

    水寒匕向上而去,一下子就封住了段念的剑路。

    就在同时,右拳朝着段念的胸口砸下去,段念闪躲不及,胸口

    结结实实挨了一拳,感觉到心脏几乎要被震碎一样。

    陈强没有睁开眼睛,脚下飞快向前而去,手中水寒匕一阵强

    攻,逼得段念只有招架之功,向后继续退去。

    砰砰砰!

    陈强一鼓作气,连环腿又是一顿抢攻,段念胸口一连中了好几

    脚,跌落悬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