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5章 林家的震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家大厅里。

    许国荣正在召开家族会议,商量对付刘师长的事情,刘师长利

    用军方的势力,一举端掉了许家在省城的两家地下赌场,在许家

    掀起了轩然大-波。

    许家在警察局的人,都被刘师长给抓起来吃了枪子,警察局里

    全都安插了他的亲信,时时刻刻盯着许家的一举一动,如芒刺在

    背。

    “家主,这姓刘的也欺人太甚了,让我带几个兄弟给干了

    他!”

    “就是,我们许家也不是好欺负的,姓刘的想要在许家头上

    拉-屎撒尿,痴心妄想!”

    “姓刘的有个女儿,我们将他抓来送给家主!”

    ……

    许家上下群情激愤,一个个恨不得能用唾沫星子淹死刘师长。

    许国荣半天没有说话,他在等一个消息,对刘师长动手之前,

    他要先斩断刘师长的左膀右臂。

    陈强受伤的消息他也知道了,派了许家两个天字号的杀手前去

    执行任务。

    这次陈强差点没有躲过,不过白老头已经将两个杀手料理了,许国荣还不知道自己的人已经变成两具尸体了。

    众人看到许国荣迟迟没有说话,一个个也逐渐安静下来了,所

    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又过了会儿,一个穿着夜行衣的杀手,风尘仆仆地从门外冲进

    来。

    “主人,天罗地网的任务失败了!”那个杀手跪在地上说道。

    许国荣脸色微微一变,并没有着急动怒,目光如炬地问

    道:“任务失败了,他们人呢?”

    “回主人,天罗地网被人杀了,死在了临江县医院门口。”那

    个杀手说道。

    顿时,许国荣脸色大变,就算天罗地网任务失败,以陈强现在

    的实力,也不可能将他们杀掉的,难道那个神秘人又出现了。

    “知道是什么人动的手吗?”许国荣冷声问道,眼中的杀气汹

    涌而出。

    那个杀手回道:“主人,我们看过医院的录像,是一个老头杀

    了他们。”

    大厅里炸锅了,众人听到一个老头干掉了天罗地网,纷纷从椅

    子上站了起来。

    天柱峰上,被陈强和段念联手干掉的,是许家地字号的杀手,

    出现在医院里的老夫妻,则是天字号里最顶级的两个杀手。

    两个天字号的杀手被一个老头干掉了,不由得许家众人不震

    惊,这里在座的都是许家最厉害的人物,也没有几个人是天罗地

    网的对手,可想老头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强。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忽然听到许国荣冷声说道:“肃

    静!不过死了两个废物而已,有什么值得震惊。”

    他的脸色出奇的平静,眼里的杀气却是汹涌澎湃,目光重新落

    在杀手的身上。

    “你们现在立即将陈强监视起来,不要轻举妄动,给我调查清

    楚那个老头的身份。”许国荣接着说道:“把这瓶无味散交给

    他,他知道应该怎么做!”

    “是,主人!”那个杀手接过白色瓷瓶,起身向外去了。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这两天所有的赌场全都关门,没有我

    的命令不许开门。”许国荣冷声说道,转身向着二楼走去。

    “陈强,我就不相信,你还能躲过这一劫!”许国荣脸色阴狠

    地说道。

    三管齐下,他不相信陈强每次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都能活到

    最后。

    冷风如刀,大雪纷飞。

    林天阳心里却是狠狠地烧了一把火,因为林家制药厂昨晚被一

    场大火烧的干干净净,变成了一片废墟。

    这次大火林家的损失最少也要二十亿,林家即便是家大业大,

    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最重要的是发生这种事情,让林家在道上

    尊严扫地。

    “还没有找到纵火的凶手吗?”林天阳怒声问道,浑身杀气滚

    滚而落。

    “林先生,还没有调查……”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整个人便飞

    了出去,撞在残垣断壁上,一命呜呼。

    林天阳大声说道:“给我继续找,一定要找到凶手,要不然谁

    也别想回去!”

    林家制药厂可是林家支柱产业之一,也是林家洗白后,经营最

    好的公司,底子干干净净,一向都是林天阳最看重的产业。

    多年心血被付之一炬,林天阳像是一头暴怒的虎王,终于露出

    隐藏已久的尖牙利爪,周身杀气像是洪水泛滥,滔滔不绝。

    过了半天,两个壮汉抓着一个贼眉鼠眼的青年向这边走过来,

    青年吓得浑身哆嗦,裤-裆里滴滴答答,已经湿-了一大-片。

    “林先生,这小子一直在偷偷地监视我们。”一个壮汉说道,

    两个人将青年丢在了地上。

    青年哆哆嗦嗦地说道:“不是我,我只是路过这里而已,我真

    的什么都……”

    不知道三个字被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取代了,林天阳一脚踩断青

    年的腿骨,痛的他在地上直打滚。

    “说,你的同伙在哪里?”林天阳冷声问道,脚上又猛的一

    踩,青年再次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响彻天空。

    青年龇牙咧嘴地说道:“我真的只是路过而已,真的……”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声,青年的另一条腿也被

    踩断了。

    “你要是告诉我,谁是幕后主使,我可以考虑饶你一条狗

    命!”林天阳抬起脚,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过了会儿,青年看着林天阳说道:“林先生,这都是陈总的意

    思,陈总让我带着两个兄弟烧了制药厂,不关我什么事,我也是

    被逼的呀!”

    “哪个陈总?”林天阳怒声问道,吓得青年拖着断腿向后退

    去。

    “陈强,是陈强让我们干的!”青年声若蚊蝇,林天阳却是听

    得清楚。

    可是他不相信陈强会干出这种事情,陈强拒绝十几家制药厂的

    事情早就传到了林天阳的耳朵里。

    “说实话,你到底是谁派来的?要不然……”林天阳说着,随

    手抓起地上一根木棒,朝着青年的身上落下。

    “真的是陈总,他说神谷药业出的价钱是林家的三倍,要是将

    林家制药厂烧毁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神谷药业合作……”青年

    说道,这段话成了他的临终遗言。

    林天阳手中木棒向下落去,砸在了青年的脑袋上,顿时一片血

    雨飞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