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9章 雪地埋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强子,强子”李玉兰喊道,继续向前走去。

    忽然手电筒灭了,小树林陷入一片黑暗,冷风吹的像是野狼在

    呜咽一样。

    李玉兰感觉到情况不妙,转身想要向小树林外面跑去,可是还

    没有跑两步,便滑倒在雪地上,想要起身的时候,一个人影像是

    饿狼一样扑了上来。

    “你是谁?放开我,放开”李玉兰说道,一边用力挣扎

    着,想要将那个人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那个人冷哼一声说道:“你最好老实点,要不然我弄死你!”

    李玉兰感觉到脖子上一凉,一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吓得她

    一句话都不敢说。

    那个人将李玉兰从地上拉起来,手里的刀子却一直没有动,逼

    着李玉兰向前走去。

    “求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答应答应你”李玉兰声

    音颤抖地说道,她感觉到那个人的手很细腻,不像是村子里的野

    汉子。

    那个人压着声音说道:“这样最好,给我继续向前走!”

    就这样,李玉兰被逼着一直向前走去,最后停在了一个柴火堆

    里。

    那个人一把将李玉兰推倒在地,然后压-在了李玉兰的身上,

    李玉兰想要反抗,可是脖子上的刀让她不敢乱动,只能任由那个

    人一阵风卷残云般的侵袭。

    “真是个骚-货,果然跟那小子有一腿,下面什么都没有

    穿!”那个人一巴掌拍在李玉兰的翘-臀上,痛的李玉兰龇牙咧

    嘴,又不敢大声尖叫,拼命地将双-腿合拢起来,浑身瑟瑟发抖。

    “臭婊-子,给我把腿张开,快点!”那个人厉声说道,手里

    的刀在李玉兰的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立即出现一道薄薄的血

    口。

    李玉兰只要将腿分开,那个人像是饿狼一样将她压-在身下。

    她闻到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他的身上没有一点汗味,李玉兰

    脑海里忽然想起一个人,但是却不敢肯定。

    那个人看起来凶猛如虎,其实就是个怂货,进去还没有几下,

    一条小蛇就变成了毛毛虫,一-泻-千-里,躺在了地上。

    他的战斗力和陈强相比,简直被甩了几十条街道。

    那个人还想要再来一次,可是折腾了大半天,毛毛虫始终没有

    什么反应,最后只好放弃了。

    “臭婊-子,今晚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不会放过你的,而

    且你和陈强苟且之事,也会迅速在村子里传遍的。”那个人一边

    提裤子,一边冷冷地看着李玉兰。

    李玉兰没有说话,低头将自己的衣服拉起来,天寒地冻的,整

    个人都要快冻僵了,心里又悔又恨。

    那个人收拾好以后,手里的刀又在李玉兰面前比划了几下,然

    后转身离开了。

    “我知道你是谁。”李玉兰心里已经肯定那个人的身份,想着

    天亮之后去报警。

    不知道她说话的声音太大,还是那个人临时改变了主意,返身

    冲着李玉兰冲过来。

    李玉兰意识到那个人想要杀人灭口,拔腿就朝着前面跑去,可

    是天黑路滑,没跑两步又摔倒在地,吃了一嘴的雪水。

    那个人高高跃起,像是野兽一般落下,动作相当敏捷,手里的

    刀不偏不倚地落在李玉兰的后心,一股鲜血喷溅而出,李玉兰挣

    扎了两下,便彻底凉凉了。

    那个人看到李玉兰一动不动之后,脸上露出阴狠的笑意,然后扛着李玉兰的尸体回到了小树林里,小树林里积雪很厚,他迅速

    挖了一个大雪坑,然后将李玉兰丢了进去,要是下上一整夜的大

    雪,谁也不会发现李玉兰的尸体,等到发现的时候,所有的证据

    全都销毁了,死无对证。

    “陈强,我要让你的女人,一个个死在你的面前!”那个人冷

    声说道,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风雪里。

    第二天,陈强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阵的剧痛,像

    是被一把刀插-进了胸膛,然后来回在搅动,痛感一直传遍全身,

    而且越来越厉害。

    苏月昨晚被折腾的不轻,这会儿还在睡梦里,脸上带着甜蜜而

    温暖的笑意。

    陈强不想打扰苏月,用银针刺了几下,疼痛缓解之后,便朝着

    李玉兰家走去。

    他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李玉兰很有可能出事了。

    可是陈强没有走几步,双-腿酸-软无力,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

    走了一样,气喘吁吁,他想要运功聚集内力,一提气便感到奇经

    八脉像是千万根银针在刺一样疼痛。

    “奇怪!”陈强心道:“怎么现在一点内力都提不起来,难道

    我的内力消失了不成?”

    这样想了一下,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一个人的内力不可

    能会平白无故地消失不见,他忍着全身剧痛,又凝聚了一点内

    力。

    陈强继续向前走去,漫天大雪,像是鹅毛般纷纷落下。

    倏忽之间,四个黑影朝着陈强冲过来,将他围在了中间,这四

    个人全都蒙着黑色面纱,一身劲装,手里拿着长刀,浑身上下杀

    气滚滚。

    陈强脸色一变,双掌相对,想要将内力再次凝聚起来,这四个

    黑衣人不是善茬,要是不能恢复功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咳咳咳!

    陈强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身-体里像是有无数根银针在来

    回穿梭,痛的撕心裂肺,几乎晕倒在地,体-内又凝聚了一小部

    分。

    刹那间,陈强向前冲去,手里握着水寒匕,想要速战速决,他

    的内力支撑不了多久的,一旦内力消散,立即就会成为任人宰割

    的牛羊。

    四个黑衣人像是看透了陈强的心思,而且他们对陈强的武功路

    数也是十分了解,身影如风向后飘去,双眸之中透着阴冷刺骨的杀气。

    陈强一击落空,又是一招回头望月,水寒匕向着一个黑衣人胸

    口落下,黑衣人看到他内力不济,心中有些托大,手中长刀迎面

    而上,想将水寒匕震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陈强身兼两种内力,纵然现在没有完全恢复,也是不容小觑

    的。

    咣当一声!

    长刀被水寒匕斩断,水寒匕向前一送,插-进了黑衣人的胸

    膛。

    就在此时,另一把短刀已经到了陈强的身后,眼看着就要插进背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