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0章 命悬一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强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眼看就要命丧长刀之下。

    啊!一声惨叫划过天空,紧接着,便是一捧温热的鲜血,随着

    雪花落下,染红了地上的皑皑白雪。

    那个黑衣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只见胸口一个巨大的血洞。

    陈强又是几声剧烈的咳嗽,想要再凝聚内力,可是半点作用都

    没有,一身深不可测的内力,像是泥牛入海,化为乌有。

    另一个黑衣人朝着陈强扑过来,手中长刀凌空斩落,杀气惊

    人!

    陈强手中水寒匕向上一挡,铛的一声,长刀再次被砍断,可是

    刀势并没有停止,继续向着陈强的头上落下。

    陈强想要躲开,已经完全不可能了,只能向左而去,断刀砍在

    他的右肩上,一阵钻心的疼痛立即传开,他紧-咬牙关,向前冲

    去。

    断刀在血肉里划过,更加深了几分,鲜血横流。

    黑衣人始料不及,被水寒匕正中心窝子,脸上露出震惊不已的

    神色,随后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便彻底凉凉了。

    另一边,一个俏-丽如花的女人,手中握着一把匕首,正在跟

    剩下的黑衣人激战。

    黑衣人的武功不弱,那个女人刚才偷袭成功一个,现在明刀明枪地对战,眼看着就要落于下风了。

    女人脸上蒙着一层白纱,只露出一双冰冷如月的眸子,透着冰

    天雪地的阴寒。

    黑衣人向着女人扑过来,出手便是杀招,显然被女人给激怒

    了。

    女人左闪右躲,朝着陈强这边靠过来,陈强现在提不起内力,

    尝试了好几次,还是一无所获,半跪在雪地上,满面霜雪,脸上

    露出痛苦的表情。

    “看针!”眼看着女人就要落败,陈强大喊一声,手中做出飞

    针的姿势。

    黑衣人吓得向后跳去,给了女人喘-息之机,到了陈强的身

    边。

    “许小姐,怎么是你?”陈强有些惊讶地说道,又是一阵上气

    不接下气的咳嗽,抬头朝着黑衣人看去。

    许娇冷声说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下我将他引-诱过

    来,你趁机用飞针杀了他,要不然我们谁都不能活着离开。”

    话音未落,黑衣人挥舞长刀,像是风雪一样扑面而来。

    他知道陈强内伤严重,现在已经不能使用内力,刚才不过是虚

    晃一招而已。

    长刀落下,力大势沉,眼看着要将陈强劈成两半。

    许娇向后推了一把陈强,随即闪身躲过,长刀落在地上,淹没

    在雪地里。

    黑衣人冷笑一声,长刀向上一撩,瞬间便有无数风雪被卷起

    来,落向了两个人。

    “许小姐,我现在不能使用内力,你用我做挡箭牌,然后趁机

    杀了他。”陈强目光坚定地说道,他已经尝试了好几遍凝聚内

    力,最终还是失败了。

    陈强左肩上的断刀还在,伤口已经被冻住了,他的脸色惨白如

    雪。

    “不要再犹豫了,要不然我们都要死!”陈强催促道,眼看着

    黑人又要杀到了。

    许娇-点点头,因为目前别无选择,只能用陈强做诱饵。

    转眼间,黑衣人已经冲过来了,长刀横着向前一划,擦着陈强

    的胸口而过。

    瞬间之后,黑衣人脸色大变,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因为陈强向着自己撞过来,一脸的无畏无惧,一脸的杀气如海。

    黑衣人愣了一下,手中长刀向前刺来。

    铛的一声!

    陈强的衣服全被割穿了,长刀落在了软猬甲上,火花四溅。

    不觉之间,许娇已经到了黑衣人的身后,匕首向着后背落下。

    黑衣人想要转身防御,陈强左手轻轻一抬,一枚银针从他的指

    缝间飞出,穿过了他的眉心,黑衣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很快

    便倒在地上。

    就在同时,陈强也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浑身剧痛无比。

    他刚才强行凝聚内力,现在如同废人一个,口吐鲜血,浑身发

    抖。

    许娇二话不说,弯腰将陈强抱起来,脚步飞快地向前而去。

    地上四具黑衣人的尸体,很快也被风雪掩埋了,仿佛刚才什么

    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许家。

    许国荣带着手下众人,正在大厅里等着林天阳的到来。

    秦天林将自己的话带回去之后,林天阳欣然允诺前来许家举行

    结盟仪式。

    只要能将刘师长和陈强两根眼中钉拔掉,林天阳现在愿意降低

    身份,听从许国荣的调遣和安排,当然最重要的是想让许家打头

    阵,他在后面捡便宜就好。

    “家主,林天阳带着两个供奉来了。”那个短小精悍的中年人

    说道。

    许国荣立即笑道:“快请林家主进来!”

    很快,林天阳带着两个供奉从外面走进来,一脸不悦。

    虽然是自己前来许家结盟,可是许国荣并没有出门相迎,明摆

    着是想要打击林天阳和林家的士气。

    “许国荣,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林天阳阴狠地心道,他已

    经想好了如何利用许家对付陈强和刘师长了。

    许国荣看到林天阳脸上的神色,就知道他心里很不满意。

    “林家主,刚才有点事情,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呀!”许国荣

    客套地说道,伸出了一只手。

    林天阳心中早就有盘算,也伸出一只手,两只手紧紧握在一

    起,半天都没有松开,都在试探对方的武功修为。

    林天阳的修为在林家也不是最出众的,自然无法跟许国荣相提

    并论,瞬间之后,脸色涨红,感觉到手指都要被捏碎了。

    许国荣知道这个下马威不能给的太狠,要是逼走林天阳,后面

    的计划就没有办法实施了,便将林天阳的手松开了。

    林天阳忍着手上传来的剧痛,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心里恨得牙

    根发-痒。

    “林家主请上座!”许国荣说道。

    林天阳也不客气,向前走去,然后坐在了座位上。

    “林家主,想必秦总管已经将我的心意都说明了,陈强靠着刘

    师长的作威作福,屡次欺压林家和许家,而且刘师长对我们也是

    虎视眈眈,上次还想灭掉林家,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许国荣开

    门见山地说道。

    林天阳笑着点点头,两个人开始商量后面的合作事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