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6章 影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秀秀一脸渴望地看着陈强,虽然她不知道影子具体是做什么

    的,可是想到能够陪在陈强的身边,保护陈强,她就义无反顾地

    想要成为影子。

    “秀秀姐,做影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不想你跟着我受

    苦,我不能让你做影子。”陈强几乎没有考虑,就拒绝了李秀秀

    的提议。

    李秀秀身子骨本来就弱,也不会武功,让她做自己的影子,就

    是让她踏上一条不归路,他只想李秀秀平安喜乐过完这一生。

    “强子,凭什么她能做你的影子?我就不能,我知道我不会武

    功,可是为了你,我可以去学武功,我只想每时每刻陪在你的身

    边,你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有多难熬。”李秀秀说道,一副楚

    楚可怜的样子,看的许娇都有些心疼了。

    陈强摇头说道:“秀秀姐,别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这件事我

    真的没有办法答应你。”

    他能够明白李秀秀的心情,他也想和李秀秀长相厮守,可是影

    子这条路不能让李秀秀走。

    李秀秀再次被陈强拒绝以后,忽然向着许娇跪了下去,闪电般

    磕了三个头,叫了一声师父。

    许娇愣了一下朝着陈强看去,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收这个徒弟,

    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陈强也是一脸懵逼,看来李秀秀决心已定,他要是再拒绝,一定会让李秀秀误会自己不爱她了,伤了她的心。

    女人的心像水晶,有时候轻轻一碰就会碎,让陈强有些左右为

    难。

    许娇看到陈强为难的样子,想了一下说道:“陈强,你看这样

    行吗?我后面有空教她武功,要是她能通过考核,就让她和我一

    起做你的影子。”

    这不过是许娇的推托之辞,因为她知道李秀秀根本不能通过考

    核,可是不久以后,她就会发现自己低估了李秀秀的决心。

    陈强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你后面有空多教教秀秀姐,要是

    她能通过你的考核,就能正式成为一名影子。”

    李秀秀知道这是陈强最大的让步,她心里也没有想太多,一心

    只想留在陈强的身边,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这件事决定以后,三个人将刀叔的尸体送到了殡仪馆,最后将

    骨灰盒存在了保险柜里。

    现在许家未灭,要是给刀叔立碑下葬,以许国荣的心狠歹毒,

    十有八-九会派人掘墓,将刀叔挫骨扬灰。

    这件事忙完之后,陈强决定先回一趟村子里,许峰死了,许家

    不会善罢甘休,他想让马翠芸带着陈大山夫妇出去躲一阵子,陈

    强打算秘密送他们出去旅游,等摆平了许家的事情,再让他们回

    到村子里。

    陈强和李秀秀回到村子里,先去诊所帮马翠芸诊治病人,陈强

    表现的很从容,他不想让马翠芸起疑心。

    两个人一直忙到傍晚的时候,陈强在诊所门口挂了一个暂停诊

    治的牌子,带着马翠芸和李秀秀向家里走去。

    马翠芸没有见过李秀秀,不过陈强在诊所里已经介绍两个人认

    识了,因此两个人有说有笑,像是一朵姐妹花。

    回到家里,李春岚看到李秀秀的瞬间,一把抱住了李秀秀,两

    行热泪滚滚而落。

    她早就知道李秀秀这几年过得不好,李秀秀被许家关押了这么

    久,不管从相貌和精气神上来看,都显得很憔悴,让她心疼不

    已,心里像是刀割一样疼痛。

    “姑妈,你别哭呀!我们好多年没有见面了,我可想死你们

    了。”李秀秀说道,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陈强和马翠芸从房间里出来,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马翠芸心

    砰砰直跳,她发现自己对陈强越来越有感觉了,不管从身-体还是

    精神上都很需要他。

    可是她没有勇气越雷池半步,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喜欢陈强,每

    次看到陈强的时候,就像一个做了亏心事的贼一样。

    “嫂子,我想让你和爸妈出去玩一趟,你看怎么样?”陈强说

    道。

    马翠芸心里正在为自己对陈强不伦不类的感情而纠结和惭愧,

    并没有听到他的话。

    陈强从后面轻轻拍了一下马翠芸的肩膀,将刚才的话又说了一

    遍,马翠芸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蹭的一下跳到前面。

    院子里雪水凝结成冰,立足未稳,身子向前倾去,眼看就要摔

    倒了。

    陈强一个大跨步向前而去,一把从后面搂住了马翠芸,慌乱之

    中,他的手从下而上,左手落在了马翠芸的丰满上,手上顿时一

    阵温软,让他心神一荡。

    马翠芸的丰满不是很大,可是也不小,比李玉兰和柳月蓉这些

    熟-妇的坚实,像是熟透的桃子,隔着衣服,都能闻到一股沁人心

    脾的香气。

    “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陈强连忙解释道,将李秀

    秀抱到安全的地方,立即将手放了下来。

    多亏没有被其他人看到,要不然整个村子都要流言满天飞了,

    嫂子和小叔子的关系,本来就是全世界最敏感的关系。

    马翠芸俏-脸如春地说道:“强子,没事的,你不用向嫂子道

    歉。”

    她的声音不仅没有一丝责备和愤怒,反而透着一股享受和欢喜

    的味道。

    “难道嫂子真的爱上我了?”陈强心道,朝着马翠芸看过去,

    看到马翠芸的胸口上下起伏不定,便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其实他对马翠芸的感情自己也说不清,一想到被自己打下山崖

    的陈刚,心里顿时充满了罪恶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清脆的耳

    光。

    “陈强,你刚才说什么?”马翠芸问道。

    陈强回过神说道:“我说送你和爸妈出去旅游,他们辛苦了大

    半辈子,也应该享享福了。”

    “你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事?”马翠芸抬头问道:“我要是陪爸

    妈去旅游,诊所怎么办?这段时间病人挺多的。”

    陈强笑着说道:“这件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你在我们家任劳任

    怨这么多年,也应该出去逛逛了。”

    马翠芸听到陈强认可自己在陈家做的事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

    高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