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06章 今晚的约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喏简单干脆,苏梨浅还是听出他的醉意,大中午的喝了酒?

    难不成他不记得今晚的宴会?

    “在哪里?”苏梨浅坐起身,困意全无,她不认为,醉酒的萧喏会老老实实的让她发脾气。免-费-首-发→【追】【书】【帮】

    “金陵路6号,”话落,萧喏便挂了电话。

    苏梨浅起身换衣服,简单的化了一个妆,临走时看到装旗袍的礼盒,

    一思量,还是抱着旗袍出了门。

    她不在,就怕江欣离母女会搞出什么事来。

    叫了萧家的司机送她,到了金陵路的路口,便让司机离开了,抱着礼盒去了6号,

    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家咖啡厅。

    一进门,便看到坐在窗口的萧喏。

    他的脸有些微红,看样子喝了不少酒,此时,正出神的看着窗外。

    苏梨浅走上前,坐在了他的对面。

    “今晚有一场宴会,我将会退掉和苏家的亲事,梨浅,嫁给我。”

    说着,萧喏将桌上的一个精致的首饰盒推到了苏梨浅的面前。

    看着首饰盒,苏梨浅并没有伸手去碰触。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里面一定放着一枚戒指。

    “萧喏,我们不适合,”苏梨浅心绪万千,换做上一世,她只怕当场类目,

    爱有多深,就有多期盼,

    可如今,她除了无奈,再无其他。

    “你为什么不接受?为什么不合适?在我眼里,全世界的女人也没有比你更适合我的,

    除了你,我不想要任何人。”

    苏梨浅抿着唇,默默看着他。

    萧喏目光灼灼的与她对视,却看不到她眼中的波澜,“梨浅,你有什么苦衷?

    你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不管,甚至可以不追究你的过去,

    不理会你的家世,你还有什么苦衷?”

    苦衷?

    苏梨浅想了想,也许因为你是萧喏,她才不愿意吧。

    上一世,萧喏看她的眼神,她忘不了,厌恶,恶心,嫌弃,讥诮,

    每一个眼神她都记得。

    换做了这一世,萧喏却变了,她不解,甚至,她觉得,萧喏心里只有蓝榕,

    对她不过是得不到之后产生的不甘心。

    “没有苦衷,我还太小,不想考虑这些我符合我这个年纪的事,

    晚一些也许我会考虑,但不是现在。”

    苏梨浅找了一个不怎么好,却十分实用的借口。

    “东西你收下,我可以等你长大,等你答应我,”萧喏第一次与人这样说话,

    面对喜欢的女人,他冷漠不起来。

    “东西太贵重了,万一你反悔了,难不成还要从我这里要回去?

    我不要。”

    苏梨浅自知她几斤几两,萧喏若是反悔又不是不可能。

    “收下吧,这辈子我都不会反悔,你什么时候见我做过后悔的事?”

    苏梨浅看看他,又看看首饰盒,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萧喏见她不收,拿起首饰盒取出里面的戒指,直接拉过她的手,将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简单干脆,很符合萧喏的性格。

    苏梨浅全程被动,反应过来时,只看到那枚戒指上面的钻石格外的大。

    有些晃眼,苏梨浅开始觉得不真实。

    想想,若是今晚萧喏顺利退婚,然后被告知,她就是他的未婚妻,

    萧喏会是怎样的表现。

    苏梨浅坏心的开始幻想,萧喏会不会气晕?又或者大闹一场?

    “你身边的盒子里放的什么?”苏梨浅一进门,萧喏就看到她手中抱着的盒子。

    苏梨浅一愣,讪讪笑道,“女孩子的东西,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两人在咖啡厅坐了半个下午,萧喏因为要应付宴会,还有家中的长辈,提前回去了。

    苏梨浅抱着礼服准备回苏家。

    电话再响起时,苏梨浅已经坐上了计程车。

    “梨浅你在哪儿?阿城病了,之前还好好的,老爷不在家,我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春霞急得一边哭一边说。

    “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这样?你在哪儿?”

    “在别墅,你帮帮我,”春霞哭的更伤心,电话却在此时被挂断了。

    苏梨浅有些疑惑,春霞就算有事着急,最先找的也应该是苏启仁,怎么会是她?

    不过一想她在别墅,没在苏家,也只能暂时打消了猜忌,去了别墅。

    别墅里,春霞泣不成声,江心离嘴角挂着冷意,“只要你拖住苏梨浅,

    等到萧喏退婚成功,我是不会动你的家人。”

    “夫人,我知道了,”春霞满心愧疚,苏梨浅对她那么好,她却背叛了她。

    江心离很满意春霞的举动,看着她身边面色红润的有些不正常的孩子,

    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苏梨浅赶到时,江心离已经离开,敲开了别墅的门,

    春霞一下扑进了苏梨浅的怀中。

    “梨浅,孩子是过了敏,都是我不好,误将他吃不了的奶粉喂了他。”

    苏梨浅满腹疑惑,走进去看了看孩子,确实,孩子身上起了不少的小疹子,

    脸上透着不自然的红色,呼吸十分粗重。

    “别耽搁了,先送去医院。”

    苏梨浅催促着春霞,却在沙发的一角发现了一条手链,

    眸光瞬间变得阴冷。

    面不改色的看着春霞忙碌,心里隐隐知道了一些什么,现在她还不打算说破。

    叫来了计程车,去了市立的医院的儿科。

    经过一番诊治,孩子确实是过敏引起的症状。

    待所有事情结束,夜幕已经降临,苏梨浅看看时间,竟然8点了。

    宴会7点半就开始了,看来她还是晚了。

    看着病床上熟睡的孩子,春霞拉着苏梨浅的手突然跪了下来,“梨浅,快去宴会吧,

    不管多晚都赶去吧,

    江心离恨极了你,用我家中亲人的性命威胁我,为的就是拖延时间,

    让你迟到,萧家那边退了婚,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苏梨浅长舒一口气,抽出了手,“春霞,我知道,一进别墅我就知道了,

    我就怕你什么都不说,

    现在没事了,迟到了也没关系,你家人的事尽管告诉爸爸,

    他会帮你解决的,至于我,你不用担心,江心离做的这些还不至于击垮我。”

    “梨浅快去吧,不要让他们母女得逞。”

    两人正说着,苏家的电话便来了。

    苏梨浅接起来,简单的说了两句便挂了。

    从医院出来,已经差不多快九点,苏梨浅叫了一辆计程车,去了最近的一家还没结束营业的商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