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7章 带我回家好不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啧啧。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姿势,摔得也太好看了!

    慕凉一双清亮的眼眸褶褶生辉,流光溢彩,嘴角的笑容还带着几分小小的顽劣。

    她戏谑道:“行这么大礼啊?”

    “......”

    躺在地上被摔得动也不能动的女人,直接被她这一句话给气得七窍生烟。

    但偏偏这里摔跤的动静挺大的,顿时让边上舞池的人全都停止了动作,然后围了过来。

    女人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能使劲的扯自己的裙子,因为摔倒的时候裙子变得更短了,再不拉扯一下,可不得众目睽睽之下走光啊!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啦?”

    这次宴会的女主人,给所有人发请柬的那位钟太太走了过来,见到这样的情况后,她一边让服务员扶那女宾客起来,一边说道——

    “哎呀没摔着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一句“不小心”,摆明了就是让这女人消停点,不要胡乱的把摔倒的责任安到别人头上去。

    虽然......钟太太刚刚就在不远处,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这女人摔倒,纵然有慕凉的手笔在里面,但说来说去,不还是这个女人自己活该吗!

    招惹谁不好,竟然去招惹慕凉?

    不知道人后对她的评论都是豹子啊!别看表面温良无害,实则逼急了亮出爪牙,谁都要被挠上几道!

    这女人可好,竟然不怕死的去招惹豹子,活该她自己丢人又丢份......

    被这么含沙射影的一番警告,女人好不容易才站起来,哪知差一点又要气个仰倒。

    “我我我......明明就是这丫头故意推我摔倒的!”

    “我看你真是摔懵了脑袋,人家慕小姐好端端会推你吗?”

    钟太太摆摆手打圆场:“行了行了,你是赵总带来的女伴对不?我让人送你下去休息,其他太太们就散了吧啊,没什么好看的。”

    说完,钟太太一摆手,直接让她自己家的佣人,把那女人给强制带了下去。

    美名其曰是休息,实际上,只是不想让她闹事,从而变相驱逐罢了。

    区区一个女伴而已,随便得罪没所谓。

    但是慕凉就不一样了,她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慕家,还有商场上,她可是风华集团的老大。

    抛去这两重身份不谈,她还是君家的当家主母。

    外界传言,君家所有的资产,全都在慕凉一个人的手里......

    所以,哪怕现在的君慕两家,离婚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但不管这婚离成还是没离成,慕凉都不会净身出户。

    换言之就是,她手里始终掌握着大把大把的资金链。

    这样一个坐拥庞大资产的少女,其能力,实力,未来的创造力,绝对不容小觑。

    慕凉并不知道,在这短短的一分多钟里,这位钟太太就已经将她的身份和关系谱,甚至是身价多少,全都在她脑袋里过了一遍。

    且得出来的结论,颇叫人哭笑不得。

    慕凉摇摇头,不再理会边上这些惯会看戏的富太太们,转身就朝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

    她有轻微的洁癖,如果穿在身上的衣服,不能及时换掉的话,那脏了就必须洗,不然心里总会觉得,特别特别的不舒服......

    有这种毛病的人,估计很难找出同类来。

    所以有时候就连慕凉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个麻烦精。

    叹了口气,她在问了个侍应生之后,七拐八拐之下,终于找到了洗手间。

    将长长的裙摆提起,放在洗手台子上,按压了一点洗手液去清洗。

    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方式不对,竟然搓不起泡泡来,那黑色的脚印子,自然难洗干净。

    手边又没有刷子或者其他工具,慕凉洗着洗着,又因为搓得太快了,一个不小心,右手手指甲就刮破了左手手背上的皮。

    一阵火辣辣的疼......

    她果然是娇身惯养啊,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低头看着那团乌黑的脚印子,慕凉的神情有几分恍惚。

    在慕家的时候,这些琐事不需要她做,衣服有佣人洗,晒干也有佣人收。在后来嫁给君远寒的时候,家里只有一个打扫卫生加做饭的林嫂。

    林嫂也会帮忙洗衣服和被套,但由于她只是钟点的,不是全天都在君家,因此大多时候一些小衣服,都是君远寒动手给她洗的。

    比如小内内。

    还有袜子......

    真正算起来,她自己动手洗衣服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

    甚至......一次都没有。

    如今想来,那人前矜贵又养尊处优的男人,人后......给她下厨做饭洗衣服。

    试问,几个男人做得到?

    尤其,他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如此,从未抱怨过一句,也从未拿这件事情来邀功。

    总是默默的,把一切都打点好......

    慕凉静静的发呆,陷入了沉思中。

    但也就在这个时刻,一双修长宽厚,掌心还带着一层薄薄老茧的手,毫无预兆的伸了过来,从她手里接过了被弄脏的裙摆。

    然后,那人又挤了一些洗手液,涂在脏的衣裙上,开了水龙头沾了一些水上去,这才开始搓。

    一边清洗,他一边敦敦教导,语气温柔,如同哄孩子一般,耐心十足——

    “洗手液要多一点,不要干搓,要打湿了才好洗。”

    磁性又熟悉的嗓音响在耳边,慕凉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她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镜子里,那依旧俊朗如神祗,突然降临在她身边的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