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3章 有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番话说出来,素熔的脸色僵了一下,还没等开口,汝长老就冷笑了一声:“就是,鸣凰看起来如此狼狈,你这个做师父的没有问一句就罢了,还一上来就给人家扣了这么大一个罪名,院长,你这个师父还真是当得好啊。★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鸣凰是我的弟子,如何对待,怕还轮不到汝长老你来管。”素熔虽然尴尬,但是他院长的威严却是不容挑衅,所以即便汝长老说得有道理,他也没有准备改变自己之前的说辞。

    这样的表现,古鸣凰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是眸中的冷冽却一闪而过。

    本来今日这事儿,她并没有想往素熔和南宫晚身上扯,但是现在看来,就算是她不故意往他们身上泼脏水,这两个人就已经脏得一塌糊涂了吧!

    汝长老冷哼一声:“院长好大的威风!只是怕不是忘了,这里是长老殿,既是在长老殿,那老身还真就有资格管!”长老殿与其他地方都不同,能在长老殿中处理的事情。

    那就是吟衫学院最重要的事情,即便素熔是院长,也断断不能独断专行,素熔眼神一凌,看向汝长老的目光中满是寒意:“鸣凰虽是亲传弟子,但还没有资格撞钟,我没有责罚她已经是客气。”

    “钟是我撞的。”就在这时,秦方往前走了两步,他的身份虽然是学院弟子,但是整个学院并没有真的将他当做弟子看待,甚至秦方的实力,早已经超过了一些长老。

    但是真正让秦方有底气撞钟的,却是另一个原因:“当初师父外出云游时,曾向诸位长老亲口说过,我秦方在学院中,可全权代表他老人家,这句话,相信诸位长老和院长,都没有忘记吧。”

    在秦方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古鸣凰看都素熔的双手紧握了一下,显然对于秦方的师父十分忌惮,这倒是让她有些好奇了,关于秦方的师父,她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什么。

    就连秦方自己也不说。

    “自然没忘,既然钟是秦方撞的,那就有效,院长可还有什么异议?”汝长老立马站出来力挺,她是学院中的老人了,实力虽然不如素熔,甚至隐隐已经被秦方超越。

    但是论起了解素熔,恐怕谁也比不过汝长老。

    她很清楚,以素熔的性子,若是这件事没有一个斩钉截铁到无法辩驳的说法,那么秦方他们真正想要说的事情,就无法开口。

    素熔冷哼一声挥起了衣袖:“好,你们两人断了亦卿一手一脚,我倒是要听听你们到底有什么可辩驳的!”

    “辩驳?师父怎会这样说?白师兄的腿的确是被鸣凰所断,这一点鸣凰从未想过要否认!”古鸣凰无辜看向素熔,但是眼中根本就没有一点歉疚的意思。

    素熔双眸微眯:“听你这语气,似乎是觉得自己做得很对?诸位都看看,做错了事情还这般理直气壮,这是什么态度!”素熔指着古鸣凰的鼻子就吼。

    然而说完这一句之后,她就又不吭声了,抿着唇坐在椅子上。

    “院长急什么,鸣凰承认了自己做的事情,这何错之有,而且白亦卿这个畜生的手,也是被我的长刀亲手砍断,我秦方敢作敢当,也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就是不知道白亦卿做的事情,他有没有胆子承认了。”

    秦方冷冷的看着素熔,长刀在手中紧握。

    “亦卿能做什么?他一向宽和待人,要不是你们……”

    “院长,你又开始了,怪不得鸣凰丫头之前会说那么一番话,看来你这偏心,可是偏得有些过头啊!”一道乐呵呵的声音响起,是一直待在不起眼角落中的花长老。

    一切的一切,花长老都看在眼中,他虽没有上前,但是心中却急着古鸣凰替小妹解围的恩情:“你偏心我们管不着,爱偏心谁就偏心谁,但若让鸣凰丫头受了委屈,我这老头子拼着这张老脸不要,也得与院长你好好掰扯掰扯了。”

    素熔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花长老给堵死了,虽然气愤,但是素熔很清楚,以他现在的实力,若是单打独斗,这殿中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却还轮不到他一家独大的时候,这群老不死的,平日里吵闹不少,关键时刻,却各位的团结,在吟衫待了这么多年,硬是没能将这些人分化开。

    一想到这事,素熔就气不打一处来,只好瞥了一眼白亦卿:“好,既然各位都这样说了,那咱们就将事情弄弄清楚,亦卿,你便说说你都做了些什么,才能让秦方和鸣凰对伤你一事,如此理直气壮。”

    “我……”白亦卿一怔,但是那件事情他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弟子不明白,我并未多鸣凰师妹或者秦师兄做出任何过分的举动,只是想要给鸣凰师妹送疗伤的药而已,弟子也不知……”

    “不要脸!”秦方冷笑着打断了白亦卿的话,转身朝诸位长老深深一拜,而古鸣凰也在这时很合适的落泪,她现在不再是那个不要命的角色,而是需要一个柔弱的,委屈的形象。

    秦方冷声道:“就在刚才,我去庆安苑看望鸣凰师妹,却没有想到,竟然撞到这个姓白的畜生对鸣凰师妹欲行不轨!不但如此,还为了让鸣凰无法反抗,刻意加深了她的伤口。”

    “诸位长老,若是秦方没有及时赶到,恐怕现在的鸣凰,别说是名节了,怕是连性命都难保!”秦方这话一说出来,长老殿中一阵哗然,古鸣凰的眼泪也流得更凶了,就连素熔和南宫晚都是微微一愣。

    很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白亦卿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花长老走到古鸣凰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孩子,委屈你了!”

    “旁人如何鸣凰可以不在意,只希望师父能给鸣凰一个公道,否则这吟衫学院,鸣凰怕是待不下去了。”走?她还没有想走,马上就要到门派大比,说不定小枫枫他们会出现,就算要走也绝对不是现在。

    



        


  •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