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章 下菜落汤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传说中的废柴,说的是她吗?独孤月望着悠悠白云,看到掠过的大雁。眼底却闪过一丝冷笑。她独孤月在现代经历了十几年的军事化魔鬼训练,几位爷爷的苦心教导,狠心训练。最终登上巅峰,训练熬得过第一次。也就熬得过第二次。巅峰爬的上一次就登地上第二次。废材吗?就算是天赋为零,她也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弱者,弱肉强食。她还记得穿过来的第一天,那两个低贱有渺小的丫头也敢肆无忌惮的凌虐她的情景,此仇不报就不是她独孤月。

    “小姐。四小姐和五小姐今日又在离我们这最近的花园里散步呢。两人都没带丫环,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坏主意来欺负你呢。”小桃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提着食盒进来。然后看到独孤月没有看过来。她将食盒搁在桌上。将里面的菜一一摆在桌上。

    烂了的白菜叶子一盘,发霉的豆腐干一碗。被老鼠啃过的地瓜一个,还有馊了的稀饭两碗。大小姐的生活过成这样也真是让独孤月大开眼界了。

    “你将白粥喝了。其他的扔掉。”独孤月将碗筷一放,吩咐道,这些除了白粥。什么都不能吃,馊了的白粥虽然难喝,但最起码对人体无害,但是,独孤月扫了眼其他的东西,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敢欺负到独孤月头上,就要有被坑的准备,她独孤月向来恩怨分明,而且有恩则必报,有仇——必往死里报。

    按照独孤家族排名,女子中,家主独孤剑生有二女,独孤家大小姐独孤兰杉和五小姐独孤澜雪。独孤枪生有二女,二小姐独孤兰影和独孤兰雨,二人皆为庶出。惟有独孤月是独生女,排行老三,五岁前人称将军府大小姐,五岁后人称废柴。

    对于二小姐独孤杉影,独孤月只能说同名不同人。

    众姐妹中独孤兰雨和独孤澜雪最爱找独孤月的麻烦。

    花园里,独孤兰雨和独孤澜雪,两个人正沿着花园的荷花池不紧不慢地走着。

    五小姐独孤澜雪是独孤家主的嫡女,身份尊贵,而且小小年纪天赋也算是惊人,是整个独孤家的宠儿。

    四小姐独孤兰雨,她作为一个庶女,有着她自己的安生之道,独孤澜雪受宠,她就巴结着独孤月澜雪,因为嘴巴甜,明面上一切为了独孤澜雪,一切以独孤澜雪为主,独孤澜雪倒是真的被她哄的有事都爱叫上她一块,所以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还挺不错。

    独孤月来到这边不久就隐隐的听到独孤兰雨不悦的声音:“五妹妹,听说那死废物又醒过来了?她怎么还没死呢?”

    独孤澜雪皱起眉头,冷笑道:“谁知道呢?下毒毒不死她,打也打不死她,饿也饿不死,真不知道那些喂猪猪都不吃的东西她是如何下咽的,想着都恶心,命真贱,真是讨厌透顶。”

    独孤兰雨心里冷笑一声,贱,都贱,又道:“这可怎么办?她活着,那婚事岂不是……”

    独孤澜雪恶狠狠地说:“不可能!哼,等着吧,下次我一定弄死她!我就不信了,她躲得过初一还躲得过十五,她又不是九尾狐,有九条命,就算她有九条命我也要她死九次!第十次看她还怎么活!”

    听后独孤兰雨故作亲昵地挽上独孤澜雪的胳膊,说:“她哪有做太子妃的命呀,太子妃铁定是五妹妹的,五妹妹,哦,不,太子妃,民女参见太子妃。”?

    两人又嬉笑一阵。

    此刻,她们正在荷花池边打闹,两个人抱成一团。

    独孤月手上转着一片树叶子,倚在树上,听着她们兴奋地商量着谋害自己,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嘲讽地看着毫无防备的两人,想她死?她倒是看看到底谁先死!独孤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听说这独孤澜雪天赋高,小小年纪就已经是武士二阶了,平日里嚣张跋扈,将一众人都不看在眼里,更不用说欺负原主了。现在,硬性条件限制,注定还没能力报仇,不过,独孤月望了望荷花池,嘴角冷笑,收点利息却是不错的。

    独孤月悄无声息地隐藏在梧桐树后,手上拿着一颗小石子,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她衣袖翻飞,一颗小石子厘米不差地滚落到独孤兰雨脚边。而此时的独孤兰雨与独孤澜雪打闹着,心思歹毒的想着如何害人,哪里顾及的到脚下?她一脚踩上去,顿时重心不稳,歪歪斜斜的往前倒去。

    然而,她们两人几乎靠在一起,就在两人歪歪斜斜摇摇欲坠的时候,独孤月毫不留情地猛然朝独孤兰雨屁股踹去!

    毫无防备的攻击打得独孤兰雨措手不及,而她此刻又牢牢揪住独孤澜雪的衣袖。顿时,两个人双双往荷花池倒去,嘭的一声,重重跌落进水渠中,能不能算是苦命鸳鸯呢?额,好似不能。充其量就只能称之为两只落汤鸡吧。

    而独孤月早早的隐藏回了梧桐树后,背靠着树干,双手环胸,眸中充满狡诈,靠着树,悠闲的坐等看戏。她倒要瞧瞧这对合作无间且又狼狈为奸的好姐妹内斗起来该如何的精彩,是否还会彼此信任,彼此包容。

    突如其来的变故,其实独孤澜雪自认为是无辜的,但是谁叫她谁不好得罪,好巧不巧偏偏去得罪独孤月呢?这就不能叫无辜了。

    她自认为此次会跌进水中,完全是被独孤兰雨连累,本就脾气娇纵,不可一世的她顿时怒了,气得一个巴掌就甩过去:“四姐你干嘛?干嘛要拉我!连累我也摔进来,你安得什么心,不会是以为我死了太子妃的位置就会是你的吧,痴心妄想!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独孤兰雨呛了一口水,好不容易浮出水面,就迎来独孤澜雪重重的一巴掌,拍的晕头转向。

    独孤兰雨真的是觉得自己无辜而委屈,她也想知道路上怎么就出现一个石子,害得她踩上去。不过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她最后之所以会摔进水渠里,是因为有人狠狠踹了她后臀。

    独孤兰雨掩住眼底的恨意,恨恨地捂住被打的左脸,梨花带雨:“五妹妹,我是无辜的,是有人踹我。”

    独孤澜雪听后,笑了:“这里就你跟我二人,谁会踹你?我吗!白痴吗!你还不快上去给我拿披风穿?”

    “可是……”独孤兰雨委屈地垂下眼睑。全身湿漉漉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如果她就这个样子出去,被人看见的话,可怎么做人?可不丢死人了?

    “四妹,你看,我们喊人吧,行吗?”独孤兰雨低着脑袋想半天,弱弱地建议,她实在不想就这样出去,若是被人看到了,她的清誉和名声就全毁了。

    “不行!绝对不行!要是把男人叫来,岂不是被人看光了?你快去!好不然我叫二叔罚你。”独孤澜雪满脸凶狠!

    “不,不行……”独孤兰雨拼命摇头,她抱紧胸口死活不肯,现在是夏日,她穿的真心不多。

    “你还不快去?!”独孤澜雪紧急之下一把提起独孤兰雨毫不留情地将她往岸上丢去,并恶狠狠地怒视着她。

    站在岸上的独孤兰雨摇摇欲坠,衣服紧贴,胸前的两点被风一吹,迎风而立,简直傲视群雄,修长的美腿几乎裸露。她冻得瑟瑟发抖,正欲往外拼命跑。

    然而,不巧的很,此时,不远的林中不知为何忽然着火了,浓烟滚滚。

    原来独孤月觉得戏不够精彩,添了一把火,真的,是真的一把火。

    远远的听到有人喊着:“来人呀!走水了……林中走水了……快来人呀!大家快过去灭火啊……走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