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章 上官添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树林就在建在荷花池边上,也就是两者相连。四周再无遮拦物,周围几乎一目了然。这里没有假山大石,也没有小亭孤座,根本无处可躲。

    眼睁睁看着无数的人往这里而来。独孤兰雨一下子被吓的脸色苍白,她本能的双手护住胸前。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不停地在原地打转。

    “快跑!快跑啊!”藏在荷花池内以荷叶遮身的独孤澜雪急声催促!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然而,上帝没有听到她们的呼唤,已经来不及了。

    听到无数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独孤兰雨恨恨地咬牙,一跺脚就重新跳了进去。嘭的一声,溅起一滩水花。

    噗……独孤月抿着唇。差点笑出声来。这简直太有趣了,不枉她导演一场。

    这是独孤兰雨想到的最合适的办法,这个选择倒也不算笨。毕竟这八月天里。秋老虎还是挺厉害的。而池里的水又淹不死人。而且池中荷花盛开,遮遮掩掩的。成功遮挡身体还是可以的,只有不是特意的去看。还真没人能看出来。

    独孤澜雪被气地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撕碎了喂鱼,此时却也不敢出声。她重重一巴掌就再次毫不留情地甩到独孤兰雨脸上。

    独孤兰雨被人连续扇两巴掌也不高兴了:“你别太过分了!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我想的。”以为平日里以她为先就真当她是丫鬟了!以不顺心就打她,真当她没脾气吗?

    独孤澜雪一听,气炸了,凶狠地瞪着她:“过分?谁?我吗?别忘了我是因何进来的。我之所以进来,是因为你这个害人精把我推进来,现如今我如此狼狈又是谁害的?独孤兰雨你给我记住了,出去后我定然要二叔好好罚你!有你好看的。”

    “好妹妹,你别气,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差点摔跤,但进来却是的的确确有人推我!”独孤兰雨也委屈地说。

    “推你?呵呵……谁推你啊,哪呢?推你的人在哪呢!你竟然敢跟我撒谎。活的不耐烦了。”伸手就掐她的腰,旋转二百七十度。

    独孤兰雨险些叫出声,怕被人听见,死死地咬牙忍着。可独孤澜雪根本不放她。

    精彩,竟然,只差没有大打出手了。

    独孤月冷冷地看着此刻无视纷乱的脚步直接就在水渠里大打出手的两姐妹,漫不经心地坐在树干上,自古女人打架都是精彩万分的,更何况这还是一直以好姐妹出现姐妹相残呢,她不禁有点期待接下去的戏码了,越来越热闹了,越来越精彩了,真不枉费了她幸苦的跑去放那充满烟味的火,总之不会是无用功就是了。

    不过,如果此时在添一把火的话就……

    咚,水声响起,独孤月顺着声音望去。

    “啊!救命呀,救命呀。”一个小斯落入荷花池中,呛了几口水,双手不停地挣扎着,样子甚是滑稽。

    “啊!!!”独孤澜雪二人见到小斯在水中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小斯看到两位小姐也在水中顿时忘记了动作,愣住了。被水淋湿的轻纱流锦裙此刻正紧致地贴在两位小姐身上,将她们的身材凸显的玲珑有致,里面的红色鸳鸯肚兜更是明显。他吞了吞口水,喉结滚动了几下。

    独孤兰雨见了,大骂:“混蛋,你看哪里,还不闭上你的狗眼。”

    那小斯倒是一饱眼福了,独孤月心中想到。不过,饱眼福的应该不止他一个吧。

    果然,有十几个人因为独孤月刚刚的那把火已走到了这边,其中包括独孤沧水,独孤澜雪的嫡亲大哥。他天赋很不错,才二十岁,就已经是三阶高手,这是很多年青一代难以望其项背的。他带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过来,场面甚是威武。

    “出乎意料的好戏呀!”独孤月心中惊叹,心中邪恶因子也都兴奋的雀跃,嘴角不觉微微上扬45度。

    原来跟随独孤沧水来的还有太子上官东跖和三王爷上官东琥。

    为首那人就是太子,只见他一袭淡黄浅色锦袍,腾蛇束腰,淡淡的眉毛,一双阴柔的眼睛,高挑的鼻梁,浅淡的薄唇,透着一股高贵而不可一世的傲气,嚣张傲慢,高人一等,整个人看起来阴柔黑暗,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疏离感,一看性子就不好。

    独孤沧水一袭深绿色锦袍,面容俊俏明朗,长的倒还看得过去,此刻他正紧蹙眉宇,眼底闪过一丝慌乱,神情极其不悦。

    三王爷伸手指了指那小火堆,毫不克制的哈哈大笑起来:“独孤沧水,你们府上这是干嘛呢?这是烧着玩儿呢?还是过家家?”

    三王爷一本正经地绕着火堆转了一圈,继续说道:“也许不是烧着玩,这是在过家家吧。哈哈!”

    包括太子在内的其他世家子弟也都跟着起哄、嘲笑起来。

    烽火戏诸侯,那么这个呢?小火戏弄的又是什么人呢?这明摆着就是故意为之。

    此刻,冒着白烟的小火堆,呈现在他们眼前。众所周知,未干的柴,燃烧起来烟雾会特别大,而对方明显就是以此引诱他们过来。

    独孤沧水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僵硬的展颜一笑,对太子道,“可能是下人之间无伤大雅的、不小心弄出来的恶作剧吧。”

    太子怀疑的摸着下巴,看向独孤沧水:“哦?将军府的下人原来都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在府中开玩笑的吗?”也太没规矩了吧。

    独孤沧水正想着如何狡辩,忽闻。

    “大、大公子。”水中的小厮看到来的这一群人顿时不知所措了。

    独孤月听到声音狂喜,差点就鼓掌叫好了,真是太给力了,亲,你太上道了,亲,你如此给力你家主人知道吗?

    众人听到声音,纷纷往荷花池里看去。

    正所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两位貌美如花娇滴滴的小美人和一个小厮在荷花池中,该怎么想的都怎么想了,不该怎么想的也那么想了。

    独孤沧水心中大骇,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抬头往荷花池望去,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他和太子都在帝都高级学院里,而且还是同系,两人都是水系元素,再加上独孤沧水有事没事就往他那边凑,刻意巴结,所以他已然是太子的爪牙,俨然已经是太子的嫡系。

    这么一闹,太子该如何想?

    太子看着独孤沧水,眼中充满怀疑,这样的人真能堪重用吗?他阴冷一笑:“这也是恶作剧?当真是胆大包天,独孤沧水,你们将军府的人都是如此无礼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