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章 上官夺美人初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时,梧桐树桠上,枝繁叶茂将独孤月的身影遮掩的严严实实。她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所以谁也未曾发现。

    忽然,一道炙热的气息悄无声息地萦绕在她敏感的耳垂边上。

    不待她反应过来。上官流殇捂住她的嘴,邪魅低沉的声音慵懒的戏谑道:“如此精彩的画面。这个见面礼姑娘以为如何?”

    独孤月一时不慎。惊慌下,一脚不小心踩空,双手慌乱地抓住树枝。上官流觞邪魅一笑。一手搂上独孤月纤细的腰肢,一手不忘继续捂住她的嘴。

    “嘘,别说话。一出声他们就发现了。”上官流觞凑到独孤月的耳边。轻声低语,刻意营造出暧昧的氛围。

    就在独孤月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上官流觞邪魅一笑。抱着独孤月一下子飞到了一个小竹林里。惊飞了一群鸟儿。

    独孤月懊恼地瞪了上官流觞一眼。可爱的模样让上官流觞脸上洋溢起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伸出手轻拨她额前的刘海。

    独孤月将身子往后仰,想要远离这不明的情绪。抬头望着他,一眼便望进他那双光彩流动。闪耀着璀璨光芒,尽显笑意却深不见底的眼眸之中。

    此刻,他的凤眸像活山泉一样清润。灵跃,平静安详,貌比潘安风度迷人,仿若世外桃源中的谪仙,如荷花般高贵,圣洁,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上官流殇也带着邪邪的笑容,近距离的打量着眼前一脸审视的丫头。消瘦而尖尖的下巴,却肤如凝脂,口若含朱丹,稚嫩的小脸精致而美白,更胜那些浓妆艳抹的妖娆妩媚,看起来如沐春风,清新可人,玉兰般的芬芳,让人移不开眼。特别是那一双灵动的美眸,眸含春似水,美目流转间,水灵动人。眼眸清澈淡然,神情却更显冷漠,她嘴角勾成一抹清冷的弧度,似笑非笑,拒人千里,如同白云般飘渺虚无,又似镜中花水中月,美则美,也更显不真实。

    此时的独孤月实则面黄肌瘦,怎么也算不得美人一说,可看在上官流觞眼里却是美的惊心动人,一时也看呆了。

    不远树上的两个暗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写满疑惑。

    流电眼神传达着主子这是怎么了?流雷则翻了个白眼,神知道。

    上官流觞可不管暗卫们所想什么,他脑海中忽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将她眼眸深处的冷静彻底印在脑海之中,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吧!回味无穷。忽而转念一想,如若打乱她眼中的冷静会不会更加有趣呢?

    这么想着,身体比大脑更快的做去了反应。他强而有力的修长手臂将独孤月禁锢,另一只葱白如玉的手指轻抚独孤月的小脸,浓重的阴影快而猛朝独孤月覆盖而下。

    独孤月眨巴眨巴眼睛,愣住了,被偷吻了,活了两世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很快独孤月就反应过来,一巴掌狠狠地甩了过去,同时腿迅速弯曲,向上官流觞踢去。

    显然,上官流殇料到了那一巴掌,成功的躲掉,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美人是个狠角,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传来的痛意让他放开了禁锢独孤月的手。

    流电从树上摔下来,流雷也好不到哪去,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主人怎么就亲上去了?那面黄肌瘦的小脸怎么就亲的下去?主子怎么就被打了?

    上官流觞看过去,两人皆寒毛竖起,太恐怖了。

    “流氓!”独孤月似羞似气,红扑扑的笑脸,恶狠狠地说。

    上官流觞好看的唇瓣扬起一抹玩味笑意,他浓浓的剑眉微挑,深吸一口气,表情是打破了,可过程真不理想。

    “你怎么能如此狠心,谋杀亲夫也敢。踢坏了这,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可就没了。”

    独孤月恶狠狠地瞪向上官流觞,咬牙切齿,意欲扒其皮,抽其筋,碎其肉,剁其骨,饮其血,总之,杀之而后快。

    “呵呵……”后者脸上却绽放出璀璨轻笑,那原就俊美无比的脸上犹如盛开怒放的昙花,美艳不可方物,好似对独孤月的怒视不以为然。

    独孤月是谁,天生的女王,怎能轻易咽下这口气?

    独孤月无奈地白了上官流觞一眼,自己铁定打不过人家,这笔账记下了,日后定要加倍奉还。

    幸而独孤月没有说出来,否则某无赖定会高兴的跳起来,定会说,则日不如撞日,就现在还吧。

    独孤月自认倒霉,遇上这个无赖,转身就要走。并且在心里告诫自己下次遇到这个看似高贵如仙实则无赖乃纨绔公子一枚,流氓一只,要记得避开,躲得远远的隔他个七八条街。

    遇到他准没好事,他这人如此无赖,争是争不过,打看着人家轻松将自己掳来就知道此人武力甚至灵力都不错,要不然独孤沧水怎么就没有发现他呢?

    罢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赶紧离开才是正道。只是霉运大神似乎还要继续眷顾她!

    “别生气嘛,我送你一个大礼,你不就回了一个丁点大的小礼嘛。”上官流觞摆出一副吃了大亏的表情。样子好不可怜,不过下一秒,“不过味道还真不是一般的美味!”笑得一脸灿烂幸福,就犹如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稀释珍宝,真是欠扁。

    独孤月猛地停下,转身,咬牙切齿地说:“你这无赖,你倒说说你送了什么大礼呀!”

    话一说完独孤月就后悔了,现在是追究所送大礼的时候吗?你停下要说的是这个吗?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独孤月懊恼的想要跺脚。

    上官流觞还仿若没有察觉独孤月的气愤般,不要命的继续说道:“难道我帮你把那小厮扔进荷花池中不是帮了你大忙?明日‘独孤府两位小姐与小厮在荷花池中密会’可就会传遍帝都了哦。”

    “你毁我独孤府两位姐妹的名声我还没有问罪与你,你竟还在此放肆。”话说刚刚看到被丢进池中的小厮确实挺解气的,原来是这厮做的,挺上道的嘛。

    “女人,你是唯一一个敢跟我如此无礼却还活着的人。”

    “哦,我是否应该感到万分荣幸呢?无礼先生!”

    上官流觞不知先生是何物,却也没有在此纠结。

    “确实应当。”上官流觞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独孤月恨的牙痒痒,嘴皮一会就流血了,她却浑然不觉,继续咬着下嘴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