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章 退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与此同时,在客厅等着把退婚圣旨交给独孤月,顺带出出恶气。狠狠羞辱独孤月一番,谁叫她又傻有蠢,害的自己也被嘲笑了这么多年的上官东跖也等得不耐烦。

    昨夜亥时太子的谋士诸葛甾生献计

    听完太子的话。诸葛谋士摇着扇子,呈思考状。正愁没法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机会就来了。

    良久后。诸葛谋士说:“既然太子想和她退婚。那么可以利用今天发生的事,向皇上参独孤家一个治家不严,门风低俗。顺带提起独孤月痴傻不能修炼灵气。不配当太子妃。”

    “本太子提出退婚会不会引起父皇的不满?毕竟独孤月是独孤将军的独生女。”女人毕竟是次要的,娶了一个独孤月还可以娶无数个云霞仙子。而惹恼了父皇却失去了继承大统的权利。

    诸葛谋士说道:“这个太子尽管放心。之前太子因她受了很大的委屈都不曾说要与她退婚,此次退婚是其实在太过失礼。这是太子不得已而为之。太子是为了日后江山社稷着想。这一国之母岂能是痴傻之人?这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吗?皇上圣明,能明白太子的苦衷的。”

    太子点头,认为这次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诸葛先生说的是。独孤月出生时人人以为她是天之骄子。这才被定为太子妃的。事实证明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痴傻废材。怎能当的起太子妃的重任?哈哈哈!”

    诸葛谋士摇着折扇,浅笑道:“太子何不向皇上请旨把那独孤月赐给煜王为王妃?这一来让众人看看太子的仁慈。二来嘛。可以好好羞辱高高在上的煜王。”

    “妙!妙!妙呀!”太子激动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这次终于能够出口恶气了。”仿佛看到上官流殇气的要杀人的样子。太子感到多年来的扬眉吐气。

    小杜子小心翼翼地说:“皇上能答应吗?独孤月与煜王实在是云与泥的差别呀。”

    诸葛谋士风轻云淡,悠悠地摇着折扇:“这几年来,煜王爷自诩天赋异柄。目中无人,连皇上都时常不放在眼里。皇上早就想治治他,让他知道谁才是这个国家的王者了,因此不必担心皇上会不同意。”

    上官东跖特别得意,仿佛已经把上官流殇狠狠踩在脚下。他的嘴角斜向上升起一丝邪恶的弧度。

    “诸葛先生请好好休息,本宫告退。”

    “太子慢走。”诸葛甾生满意的摇着折扇,心想终于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了。

    天知道刚接到主子命令要让太子与独孤月退婚的同时让皇帝把她赐婚给主子时他有多郁闷,都快要郁闷死了,主子这是什么命令呀!

    主子要成亲了,这是天大的好消息!他们这些属下盼了多久了呀。终于有主母了,会不会很快就有小主字了呢?可是……

    可是为毛是独孤月?为毛是独孤月!为毛是独孤月。

    好吧,主子的命令不容违抗。

    但是为什么是独孤月?大陆上何人不知何人不晓独孤月废材又无能。难道是主子同情心泛滥要救独孤月于水火?

    然……主子什么时候有同情心了?死在主子手上的人少吗?少吗?不少!

    独孤月到底是何方神圣?真的只是废材这么简单吗?难道主子就喜欢这个调调?可是,废材也算是一个女人的特色吗?好似不能吧!这世上不能修炼灵气的又不止她独孤月一个。

    风雨雷电你们能来给我解惑吗?

    主子求解释,您能解释一下下吗?纠结,纠结死了,殿下,属下我要是纠结死了您能否照顾我家人?能吗?能吗?

    不管诸葛谋士如何不解都把任务完成的漂亮。

    在上官东跎喝完一壶茶等得不耐烦时终于看到了姗姗来迟的独孤月。只见独孤身着洗的发白的淡绿色衣裙装,衣摆随风荡起一层层微波,瘦小的身子仿若风一吹就会倒,好不惹人怜爱。

    太子有种把那小小人纳为妾,护在身边也是不错的感觉,似乎她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堪。此时早已忘了自己是来退婚的。

    独孤月见太子呆呆地看着自己,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很快又恢复如常。

    独孤家主看到太子痴痴地看着独孤月,一时尴尬的不行,轻咳一声。

    太子回过神来,独孤月已经走到他面前,他懊恼地瞪了独孤月一眼。

    独孤月心里直翻白眼,太子什么的,这个样子真的好吗?这真的是太……蠢……了点吧!

    “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不管怎么说以独孤月现在的实力是绝对对付不了一国太子的,所以该行的礼是万万不可避免的。

    “你就是独孤月?”太子真的从未见过独孤月,居高临下地斜视她。

    “是的。”独孤月低着头,柔柔弱弱,小心翼翼地说。心里却不以为然,这个太子爷也太墨迹了,不就一个退婚圣旨嘛,用得着亲自来吗?用得着吗?用得着吗?既然你如此作死,不让你死一回岂不是太对不住你了。放心,会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

    刚刚的那一点好感怎么都不及对上官流殇打击来的强烈。

    太子故意板着脸,静静地打量她,眉宇更是皱的紧紧的,“你……独孤月,”拿起茶杯,悠悠然,“因你,本宫被人嘲笑了十几年,你说,你该当何罪?”

    独孤月都要笑出声了,没想到这太子不仅仅爱作,而且还无耻。他被人嘲笑了十几年,干她何事儿?若是太子是个能干的,谁敢嘲笑他有一个无能的未婚妻呢?最多也就同情他吧,他被耻笑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太子无能。竟然将屎盆子都往她身上扣,这也呸无耻了。

    若是原身,恐怕就这么吃下了这个亏,但是现在的独孤月早已不再是那个懦弱无能的孤女,岂能愿意?答案很显然不是。

    独孤月冷冷一笑:“敢问太子意欲何为?”

    “哼,你好自为之,看在护国将军的份,本宫就不与你计较了。现如今本宫奉父皇的旨意,来宣旨,你还不跪下接旨。”

    “民女接旨。”独孤月虽万般不愿,可还是跪下了。就当……提前给你跪丧吧。

    “草民接旨。”将军府是独孤涯武的,独孤家主还不是在朝官员。

    “民妇(民女)接旨。”不一会地上就跪了一地的人。

    大声诵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将军府大小姐礼仪不端,教养不淑……实难担当太子妃之位,故此废除当年婚事,从此男婚女嫁,互不干系,钦此……”

    太子对着圣旨自以为气势实足地大声朗颂完,“独孤月,接旨吧。”

    “民女接旨。”独孤月接过圣旨,心中窃喜,面不改色。

    “太子殿下,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独孤月细声细语地问,柔柔弱弱,弱柳扶风。

    太子微愣,莫非要问本宫为何要退婚?“问吧!”问完之后贬低你一番,好狠狠羞辱上官流殇那个滚蛋。

    “太子,我悄悄说吧。”独孤月小声说,似乎很为难。

    “不必,你大声说,在座的各位都不会为难与你。”太子骄傲地斜视独孤月,施舍一般叫独孤月说。

    “真的?你要我大声说?”太子点点头。

    “你也不会为难我吗?”独孤月再次求证。

    太子早已失去了耐心,不耐烦地摆手:“要说就早点,本宫堂堂一国太子岂会与你计较!”

    “太子你怎么做起太监的活了,是皇上想让你当太监还是你想尝尝做太监的滋味?!”当太子一说完,独孤月快且大声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