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章 煜王殿下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此话一出,瞬间,四周的空气寂静无波。时间瞬间静止,大家一个个屏气凝神,一个个垂眸低头。不敢言语,不敢抬头。恨不得会隐身。会瞬移,离开这个充满危险的地方,此时多看太子一眼都怕是一种罪。

    但是唯有一双眼角眉梢掩饰不住的笑意却分明说明了一切。

    太子脸上布满阴霾低沉地可怕。像是被鞭子抽过般涨红,犹如暴风雨即将来临。

    独孤月此举当真是光明正大地坑人。

    先前设计让太子再三表明不会计较她所问问题的冒昧。太子此时若是惩罚她,不仅摆明了他欲盖弥彰、心虚底气不足而且出耳反而、不守信用、非大丈夫所为、非一国太子所为。肯定独孤月所说是不可能的。但否定。宣旨确确实实是太监的事。反正太子说什么,此时都是心虚。

    没有作的本事,不作就不会死。偏偏还如此爱作。你不死谁死。

    可若太子不惩罚她。那岂不是默认她所言非虚?一国太子想当太监颜面何存?

    反正不管太子如何做,都站不住脚。不管他怎么回话,都说不清。老话说的好。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好个伶牙俐齿的独孤月!

    太子的脸青一阵红一时,他恶狠狠地瞪着独孤月。最后,狠狠甩袖,大踏步地就要离去。

    独孤剑上前:“太子息怒,草民管教无方,回头草民定严惩。”太子要走了,澜雪怎么当太子妃?“逆女,还不快来给太子请罪,太子宰心仁厚,就算你犯下滔天大罪定能原谅与你,还不快快请罪。”

    “家主大人请慎言,第一‘逆女‘二字岂是你能叫的!你以什么身份,谁给你的胆子敢叫本小姐逆女的!”独孤月闪过一丝杀气。

    “第二,我何时犯下滔天大罪?”独孤月突然抬眸,冷冷的望向独孤剑,那幽幽的美眸如同深不见底的沉渊,让人看着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寒意。

    独孤剑对上她的眸子,竟然感觉后背发冷,直达脚底。

    独孤沧水不悦地教训独孤月:“你这臭丫头,怎么说话的?太子岂是你能妄论的?爹爹教训你你怎敢反驳?”

    “我只是好奇问问罢了,太子解释解释并清楚了,怎的?”独孤月停顿了下,偷偷看了一眼独孤沧水又看看太子小声说:“莫非其中真有什么隐情?”

    独孤剑和独孤沧水的脸色却在瞬间变了。

    这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害怕,对害怕。他们似乎听到了重大的秘密,他们会不会被灭口?

    太子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犹如变色龙,一会红一会黑一会青。“独孤剑!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污蔑与本宫。”

    独孤剑等人被吓得脸色发白:“太子殿下,臣等不敢,这都是这个小贱人说的,太子明见。”独孤剑后悔万分,刚刚何必拦住太子,不拦得罪太子的只有独孤月一人,此刻分明逆转了,拍马屁拍蹄子上了。

    “都是这该死的废物,你胡言乱语什么?”独孤沧水说。

    “就是,你这个废物,害的太子这几年颜面尽失不算,现在还要污蔑太子,你该死。”独孤大夫人大声说。

    “独孤月,你简直太过分了,你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更是连太子也不放在眼里。”站在太子身边的独孤兰雨终于忍不住喊道,想用太子压独孤月,借机讨太子的欢心。

    独孤月眉头微蹙,微斜了她一眼,一脸不满。

    太子看着独孤月,狠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他发誓定会让这个女人生不如死。

    独孤澜雪望着太子狠狠地看着独孤月,知道太子此时恨透了独孤月。快速补刀:“你这个废材丢尽了我们家的脸,你怎么还好意思活着?”

    “独孤月,所有人都想你死,你怎么不去死?”

    独孤月听着这些混乱的咒骂声,却只是淡淡一笑,不过凤眸中却多了几分寒意,很好,她倒要看看这些人……哦,不,是这些狗日的以后如何让她吃不完兜着走。

    “谁要独孤月死?”

    发鞭炮般的噼里啪啦乱说了一大串,说得正上瘾,头顶传来气场实足、狂妄霸道的话。那声音带着诱人的引力,极为好听,却透着淡淡的指责。

    恰在此时,上官流殇出现了。一张脸如鬼斧神工精雕细琢而成,无懈可击,完美到极致。一袭白衣胜雪,淡淡暖风吹过,衣衫微动,如诗如画。真可谓天外仙人,难及其韵,国笔丹青,难描其形。那双风眸,转动时流彩逼人,似乎世间万物,只为了点缀它的璀璨。

    独孤月心中却暗暗好笑,虽然早就见识过这个男人,如今确是心中惊叹,一句话就威慑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独孤剑,包括太子。

    独孤月一双美眸流动出光彩。淡淡的微笑,看着上官流殇漫步走来。

    独孤剑战战兢兢走向上官流殇,“草民参见煜王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嗯……”上官流殇微微点头,不在多一言一语,高贵威严。

    凝视独孤月许久,见她一身洗白的旧衣,眉头紧皱,毫不隐视他的不满。

    “怎么穿成这样?”上官流殇脸色似乎微沉了一些。

    明明是关心独孤月的话,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却成了怪罪独孤月。只是接下来上官流殇的行为却让他们知道他们错了,错的离谱。上官流殇一句简单的话就诠释了刚刚他所说的意思。

    “可怜的丫头,不过不要紧,以后有本王在呢。”温柔的的声音犹如天籁,像潺潺细流般滋暖人心。

    所有人都惊诧地几乎掉了一地下巴,这简直难以置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