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章 赐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揉揉眼睛,看清楚眼前这完美如神祇却温柔的能溢出水来的男子,真的是传说中那位冷酷绝杀有着深度洁癖的煜王殿下吗?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所有人都宁愿眼前这位是假冒伪劣的。

    “总比衣不遮体要强的多。不是吗?”淡淡的语气不畏不惧,不卑不亢,听不出喜怒。

    所有人都幸灾乐祸起来。敢用这样的语气跟煜王殿下说话,真是愚不可及。谁不知煜王殿下向来果敢狠辣、冷酷无情、残暴嗜血。他们都在等。等待着独孤月或死或残惨不忍睹的下场。

    然而,等待他们的确是崩碎了一地的世界观。

    “回头本王叫云娘过来给你量身,用雪婵缎给你做几套衣裳。暂且委屈你了。”上官流殇纤细白润的手捏向她的琼鼻。

    就是那种从雪山中而生,食雪莲而养,最后通透无比。水浸不透如雪冰凉。号称金难求,银难寻,雪婵一匹金银难筹的雪婵缎?

    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有人不怀疑自己的耳朵坏掉了。

    生硬。难看僵在了脸上。雪婵缎。煜王殿下竟然将自己独用的,举世无双的雪婵缎给独孤月用。还几套,还暂且委屈了?什么时候用雪婵缎还委屈了?还有云娘。那是煜王殿下独用的绣娘,煜王殿下所穿的衣物,都是出自云娘手中。她亲手设计,亲手制作。那独特的针法和高超的技艺,是任何绣娘都无法比拟的。

    “什么意思?我凭什么要你的衣服?”独孤月瞪了一眼上官流殇,又捏鼻子,又捏鼻子,有本事你捏眼睛呀!

    上官流殇微微一笑,“很快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可不能让你给本王丢脸。”

    众人恍然大悟,和煜王殿下一家人还穿旧衣确实会丢王爷的脸,难怪,难怪,还好不是关心独孤月。

    独独太子皱眉,一家人?难道他这是承认独孤月这个废材未婚妻了?

    “一家人?”独孤沧水低声嘀咕。

    独孤剑眼睛一亮,大喜,一家人!难道是?

    “父皇为本王赐婚了……”发鞭炮般的噼里啪啦乱说了一大串,说得正上瘾,头顶传来气场实足、狂妄霸道的话。那声音带着诱人的引力,极为好听,却透着淡淡的指责。

    恰在此时,上官流殇出现了。一张脸如鬼斧神工精雕细琢而成,无懈可击,完美到极致。一袭白衣胜雪,淡淡暖风吹过,衣衫微动,如诗如画。真可谓天外仙人,难及其韵,国笔丹青,难描其形。那双风眸,转动时流彩逼人,似乎世间万物,只为了点缀它的璀璨。

    独孤月心中却暗暗好笑,虽然早就见识过这个男人,如今确是心中惊叹,一句话就威慑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独孤剑,包括太子。

    独孤月一双美眸流动出光彩。淡淡的微笑,看着上官流殇漫步走来。

    独孤剑战战兢兢走向上官流殇,“草民参见煜王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嗯………”上官流殇微微点头,不在多一言一语,高贵威严。

    凝视独孤月许久,见她一身洗白的旧衣,眉头紧皱,毫不隐视他的不满。

    “怎么穿成这样?”上官流殇脸色似乎微沉了一些。

    明明是关心独孤月的话,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却成了怪罪独孤月。只是接下来上官流殇的行为却让他们知道他们错了,错的离谱。上官流殇一句简单的话就诠释了刚刚他所说的意思。

    “可怜的丫头,不过不要紧,以后有本王在呢。”温柔的的声音犹如天籁,像潺潺细流般滋暖人心。

    所有人都惊诧地几乎掉了一地下巴,这简直难以置信——

    想揉揉眼睛,看清楚眼前这完美如神祇却温柔的能溢出水来的男子,真的是传说中那位冷酷绝杀有着深度洁癖的煜王殿下吗?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所有人都宁愿眼前这位是假冒伪劣的。

    “总比衣不遮体要强的多,不是吗?”淡淡的语气不畏不惧,不卑不亢,听不出喜怒。

    所有人都幸灾乐祸起来,敢用这样的语气跟煜王殿下说话,真是愚不可及,谁不知煜王殿下向来果敢狠辣、冷酷无情、残暴嗜血。他们都在等,等待着独孤月或死或残惨不忍睹的下场。

    然而,等待他们的确是崩碎了一地的世界观。

    “回头本王叫云娘过来给你量身,用雪婵缎给你做几套衣裳,暂且委屈你了。”上官流殇纤细白润的手捏向她的琼鼻。

    就是那种从雪山中而生,食雪莲而养,最后通透无比,水浸不透如雪冰凉,号称金难求,银难寻,雪婵一匹金银难筹的雪婵缎?

    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有人不怀疑自己的耳朵坏掉了。

    生硬,难看僵在了脸上。雪婵缎,煜王殿下竟然将自己独用的,举世无双的雪婵缎给独孤月用,还几套,还暂且委屈了?什么时候用雪婵缎还委屈了?还有云娘,那是煜王殿下独用的绣娘,煜王殿下所穿的衣物,都是出自云娘手中,她亲手设计,亲手制作。那独特的针法和高超的技艺,是任何绣娘都无法比拟的。

    “什么意思?我凭什么要你的衣服?”独孤月瞪了一眼上官流殇,又捏鼻子,又捏鼻子,有本事你捏眼睛呀!

    上官流殇微微一笑,“很快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可不能让你给本王丢脸。”

    众人恍然大悟,和煜王殿下一家人还穿旧衣确实会丢王爷的脸,难怪,难怪,还好不是关心独孤月。

    独独太子皱眉,一家人?难道他这是承认独孤月这个废材未婚妻了?

    “一家人?”独孤沧水低声嘀咕。

    独孤剑眼睛一亮,大喜,一家人!难道是?

    “父皇为本王赐婚了,本王过来看看本王的未婚妻。”上官流殇向众人说道。

    独孤剑狂喜,一时激动的说不出话“雪儿,雪儿过来,太好了,皇恩浩荡。”

    “爹……”独孤澜雪挪着金莲三寸小步过来,声音发嗲,故作羞涩。

    独孤兰雨紧紧地揪着裙子,狠狠地看着独孤澜雪一步一步地走向上官流殇,嫉妒的快要被火烧死,从未像现在一样如此憎恨庶女的身份。

    独孤澜雪羞涩地说:“王爷……”声音嗲的不能再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