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章 订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快接近上官流殇三尺时,上官流殇的脸瞬间变得阴沉张狂,锐利的鹰眸喷着浓浓的怒火与厌恶。犀利且冰冷,也不见他如何出的手,只见一道残影飞过——然后。独孤澜雪就没有然后了。

    只见她纤瘦的身子犹如箭羽般射向人群,重重地滚落在一个胖胖的小厮身上。两人齐落地。摔了个四仰八叉,依旧痛的独孤澜雪几乎晕厥过去。

    独孤澜雪意识到自己摔在一个胖子身上,尖叫一声。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七拐八拐的,好不容易站起来了。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鹌鹑蛋大小的小石子。独孤澜雪正好踩上去,跌了个跟头,滚了几圈。头撞在一颗很尖锐的石头上。晕死过去。

    “王……王爷。”即便是一家之主遇到上官流殇这个冷酷如阎王爷的主也忍不住的打结颤抖。

    独孤兰雨幸灾乐祸地看着独孤澜雪额头流血:皇上赐婚的对象以为是你了吗?活该!也许自己扬眉吐气的机会来了。会是自己吗?

    “难道是杉儿?”这种好事既然落到老二的手上真厉害让人嫉妒,不过都是独孤家的。想到这独孤剑又宽心了。

    “什么三儿四儿。独孤家主是在跟本王开玩笑吗?”上官流殇挑眉,不怒而威。说不出的强势,压的众人喘不过气。

    也不是杉儿?难道是影儿?也不是不可能的,影儿虽是庶出。但胜在天赋异柄,虽然才年芳十六,却已经是四阶。

    独孤剑显然忘了世家中比独孤兰影天赋更高的人不乏少数,怎么会因为这个给她赐婚呢?

    “管家,快!给影儿写信叫她回来,就说皇上给她赐婚了。”独孤剑大喜,看来煜王殿下还是自家的。

    “独孤家主,父皇何时给不相干的人赐婚了?本王为何不知?”风轻云淡的话,落入独孤剑耳中无异于当头一棒,电击一般动弹不得。

    “王爷,不是您说皇上赐婚的吗?”独孤剑觉得自己好委屈,不是你自己说的嘛。

    “哦……”上官流殇一脸恍然大悟,“原来家主是以为父皇把那些女人赐给本王了。”

    突然话风一转:“独孤剑你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的胆子在本王和太子面前胡乱猜测?谁给你的胆子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想到本王身上?谁给你的胆子肆意揣测父皇的旨意?”

    “王爷饶命,草民知罪。”接连三个‘谁给你的胆子‘把独孤剑的胆子都快吓破了,一个劲的往地下磕头,叩叩叩直响,像敲钟一样。“草民该死……”

    上官流殇把玩着手上的白玉虎头戒指,上瞧瞧下翻翻,不说恕罪也不说怪罪。

    四周静静的没有人开口,怕一开口就引火烧身。

    独孤兰雨也跪在地上,低着头,不言语,抱着那万分之零点零一的幻想,不是说赐婚吗?独孤家的女儿总有一个是吧,万一真是自己呢?

    独孤月则把玩着自己的柔发,漠不关心的态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戏的人是不用担心的,戏无聊就打打哈欠,戏精彩就心中暗自叫好两声,拍拍手,鼓鼓掌,悠然自得。

    “你确实该死。”

    声音中更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冷意,四周的温度似乎遽然的冷了几分。

    “你把那些个女的往本王身上推,这要是本王未来的王妃误会本王风流成性,流连花丛,拈花惹草,乃好色无耻之徒,王妃肯嫁与本王还万幸,要是不愿嫁与本王,本王该如何是好?”

    独孤剑终是听到了重点,只要皇上赐婚之女愿嫁,则一切都好说,要是不愿定会严惩不贷。独孤剑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这世间还会有哪个女子不愿嫁给煜王吗?恐怕没有,别说是正妃了,就是妾室或是无名无份也有无数人愿飞蛾扑火。

    “谢王爷不怪之恩。”

    “不知何人有幸与王爷共结连理枝?”独孤兰雨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欲语还羞,娇羞欲滴,楚楚动人。有幸二字道明能嫁与王爷是雨儿的人生幸事。心止不住的狂跳,压不住的喜悦。

    “她的名字……美好而柔和。”上官流觞一脸温柔,似乎沉浸在美妙世界中不愿自拔。

    “王爷,雨儿愿意,雨儿愿意嫁与你,海枯石烂不与……”

    嘭……

    继独孤澜雪之后,独孤兰雨同样化作一道残影飞过。不知上官流殇是否是故意的。独孤兰雨飞过重重人群,跃过无数俊男,砸在刚刚那个胖子身上。

    这两姐妹真是有福同享呀,昨日同时被一个小厮看了,今日一起把一个小厮压了。

    “独孤剑,这些人是有多么的缺男人?”淡淡地瞥独孤剑一眼。

    这一眼,冷傲孤清,盛气逼人,杀气凛然。

    “王……王爷。”独孤家主心脏要足够强大哦!

    吱吱吱……独孤月咋吧咋吧嘴巴,腹黑男你是在耍人吗?太……邪恶了,不过,我喜欢。

    “上官流殇,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毫不隐示她的幸灾乐祸,双手环胸,怡然自得。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废材想找死吗?可别拖累我们。

    “本王只对你温柔,只对你怜香惜玉。”上官流殇讨好的说,不忘用他那葱白如玉的手捏独孤月挺挺的鼻梁。

    独孤月狠狠地拍掉他做乱的手,“那我是不是要感到荣幸?”

    众人狂吐血,这是才仅仅感到荣幸而已吗?啊?啊?却不敢出声。

    “不,月丫头,是本王感到万分荣幸。”上官流殇凤眸温柔的望着独孤月,眼底的笑容绚烂而妖娆。

    太子气愤的握紧拳头,上官流殇你好样的,本宫不要的废材,你却要当个宝吗?

    终于,上官流殇在独孤月快要抓狂发飙之前后退一步,心情好好,月丫头这个样子真像一只可爱的小野猫呢!笑容不觉又加深了几分。

    这人明知道人家疑惑,却故意不动声色的淡定与独孤月扯白话,高深漠测地端着,让所有人都心里没底,颤颤惊惊的。

    除了太子所有人都好奇,难道?莫非?众人面面相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